新闻资讯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科技 » 碳中和行业不是钱太多,而是钱太少

科技

碳中和行业不是钱太多,而是钱太少

2022-06-23 科技
碳中和已成当下创投圈最热门主题之一。 自2020年9月双碳政策提出以来,相关配套政策陆续出台。2021年被称为“碳中和元年”,红杉中国、高瓴、IDG资本、中金资本等机构纷纷发起设立碳中和基金。有研究预计,未来四十……

碳中和已成当下创投圈最热门主题之一。

自2020年9月双碳政策提出以来,相关配套政策陆续出台。2021年被称为“碳中和元年”,红杉中国、高瓴、IDG资本、中金资本等机构纷纷发起设立碳中和基金。有研究预计,未来四十年碳中和目标将带来百万亿级别的新增投资,每年所需的绿色投资将会占到GDP的2%左右。

碳中和也是春华资本关注的重点行业之一。2021年10月,远景科技集团旗下远景能源和远景动力两家企业获得春华资本6亿美元的战略融资,这笔交易刷新了碳中和赛道的投资金额纪录。除此之外,春华资本还投资了锂电池企业珠海冠宇、固态电池企业辉能科技、小鹏汽车、蔚来、哈啰等。

近期,春华资本创始合伙人汪洋接受《中国企业家》专访,分享了他对碳中和行业发展阶段、颠覆性技术、行业面临的挑战等方面的思考。他认为:

1.早期项目要选龙头团队,中后期项目选行业中的绝对龙头。

2.和前两年相比,早期项目的融资难度翻了2~3倍,中后期项目融资也比较困难。创业者和投资人预想中的估值差异巨大,导致双方谈判过程会很累,成交难度在加大。

3.从全球来看,投在碳中和行业里的钱不是多了,而是还不够。这么多新技术,应该有更多资本进场。我们不怕竞争,怕的是一个好公司下一轮融不到钱。

4.发展资金是硬道理。不要在乎一时的估值下来了,股价下来了,最重要的是要把事情做成。

5.创业者需要有全球化的眼光、技术储备及市场触达,这是创业者接下来的最大挑战,也是最大机会。

以下为春华资本创始合伙人汪洋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主要内容,有删节:

三部曲:拓荒—供给端推动—需求端拉动

碳中和行业的发展,大致可分为三个阶段。

1.拓荒阶段(依靠补贴,降低成本)

第一阶段是2005年至2017年这十余年,属于“拓荒阶段”,特点为企业的生存发展依靠政府补贴。在全球范围内,补贴都像氧气,企业没有补贴就无法存活。

这一时期的太阳能或者风能发电成本是火电成本的4~5倍,全世界范围内,都在大规模对这些替代能源进行补贴。

2.颠覆性技术突破和创新阶段(供给端推动)

第二阶段是2018年之后的十年。此时全球范围内实现了PPP(purchasing power parity),以风能和太阳能为代表的新能源发电价格甚至低于煤电,这让新能源行业发生了革命性变化,补贴不再重要,全球政府补贴大范围退坡。目前大部分补贴退坡已经完成,这意味着行业从拓荒期进入成年期。

在这十年中,主要由供给侧推动行业发展。一些产品已经推向市场,但是大多数消费者对这类产品没有认知,消费习惯的养成需要一定周期。比如这一阶段,电动车的发展受技术、媒体、政策等因素的推动很大,消费习惯的培养还需要更长的周期。

3.“平淡无奇”的大众消费阶段(需求端拉动)

2028年左右,我们相信消费者会主动选择碳中和产品,碳中和将成为生活的一部分,变得“平淡无奇”了。

疫情和俄乌冲突对碳中和行业的发展起到了加速作用。当下燃油、天然气等成本大幅攀升,实际上十年前也曾涨到这么高,但当时大的石油供应商在加大产能。而这一次,石油供应商都在捂紧口袋,控制产能,这可能和地缘政治有关,也和替代能源有关。因为随着替代能源的应用,传统能源公司的高管对于传统能源的未来是存疑的。这里面不仅仅是短期的经济利益问题,他们对长期的公司形象和企业战略的思考,也发生非常大的转变。

这些因素造成传统能源价格大幅度提高,替代能源获得了前所未有的生存空间,无论在监管、舆论还是经济效益上,企业被动或主动地需要发展替代能源。

商业模式的演进与颠覆

在第一阶段,创业者生存的必要条件就是先利用好政府补贴,实现产品落地。其次,不断改进技术,提高效率,降低成本,实现PPP。在风电行业,度电成本下降空间非常大,最近两年补贴退坡后,每度电的装机成本可能下降了30%~50%,进而度电成本下降10%~20%。

第二阶段是长成阶段,创业者除了继续做降本提效这些常规动作之外,更要做一些常规之外的动作。我相信在全球范围内,有成千上万个细分行业正在产生颠覆性技术。

比如在生物能领域,原本藻类通过光合作用形成石油和煤需要上亿年,现在通过技术创新,这一过程缩短到1~2年。在这一过程中还可以利用海上的风能、太阳能,合成很多可降解材料,做成塑料袋等,这都属于碳中和。比如鸡肉,有一种技术可以在实验室里细胞培养生物学的方法做鸡肉,以后就不需要养鸡养牛,很多环保问题就没有了,空间占用等问题也解决了。

这十年,在工业、民用、消费等领域都将有颠覆性创新出现,让碳中和发生实质性升级,能耗降低一半。

总之,企业一定要在第二阶段推出颠覆性技术,想颠覆性的事情,这样才能引领行业发展,成为行业中的执牛耳者,为进入第三阶段做准备。

在行业上游的替代能源方面,相对来说,风能和太阳能领域出现颠覆者的可能性会低一些。尤其是风能,机械占比大,机械效率继续提高比较难。太阳能是不一样的,阳光转成电的转化率原来是8%,现在可能是21%~23%。如果有人说能做三个点的提升,这就是颠覆。

在行业中下游,颠覆者出现的可能性更高。或者会有公司创造出新的赛道,而不是颠覆谁,比如植物肉、燕麦奶。我觉得未来在生活方式上,这种创造者会遍地开花。

泡沫与挑战

相对来说,现在追捧碳中和的现象是存在的。

投资人既喜欢泡沫,又害怕泡沫。一个真正新兴的行业没有泡沫是长不起来的,所以泡沫不全是坏事。但是投资人投资就像选马一样,如果随着泡沫的起来,你最后选的是泡或者沫,投资就会灰飞烟灭。但如果你选的是基础,选马选对了,泡沫退去之后,你的投资还是成功的,还会赚钱。

与此同时,过去18个月里资本市场发生巨大逆转,这使得包括碳中和在内的很多行业,公司估值都发生了根本性变化。在全球范围内,其实有一个估值重估的过程。最热的行业如碳中和与中国的芯片行业,估值发生了巨大的前置,现在最新估值低于上一轮的项目,比比皆是。和前两年相比,早期项目现在的融资难度翻了2~3倍,受二级市场影响,中后期项目融资也比较困难。创业者和投资人预想中的估值差异巨大,导致双方谈判过程会很累,成交难度在加大。

我不能说到处都已经downround(估值比上一轮低),但是经常能听到,也经常有人愿意做。这是合理的生存之道和发展之道,一个聪明的企业家要有这样的度量。但他也要为此承担巨大压力,他要去做上一轮投得贵的投资人的工作,要去说服他,拍桌子也行,该拍就得拍。这样你才能生存,否则企业就死了。在这个时代,如果我是卖方,我也会做聪明的选择,识时务的选择,发展资金是硬道理。不要在乎一时的估值下来了,股价下来了,最重要的是要把事情做成。

从全球来看,投在碳中和行业里的钱不是多了,而是还不够。这么多新技术,应该有更多资本进场。我们不怕竞争,怕的是一个好公司下一轮融不到钱。

很难说现在碳中和行业的资金规模和理想规模之间的缺口有多大,可以肯定的是,五年之后,碳中和行业里的资本一定会有数量级的增长。眼下,资本进场的速度还是慢了。碳中和那么多新技术,需要更多VC和后期投资人的进入,让新技术能进入市场。

在碳中和领域,春华资本的投资理念是“两头硬,一头宽”。早期项目要选龙头团队,中后期项目选行业中的绝对龙头。

具体来说,一头是在上万个行业里寻找颠覆性技术,这一头要看得很宽,因为行业非常分散。投资某个行业时,春华资本会把全球的公司都看一遍,最后进行评估。

一头是类似远景、哈啰这类相对成熟的公司,风险有限,春华资本希望以合理的估值进行投资,期待未来公司的成长能带来好的收益。在这一头,机构的投资金额通常较大,可能是几亿、甚至十亿美元。

对于碳中和领域的创业者来说,目前面临两大挑战。

一是人才招募。一些领域人才成本非常高,这对于早期公司来说简直就是“梦魇”。不招人不行,要招人了发现融不到钱,非常不容易。只有充分市场化的机制,能解决这个问题。

另一个是全球化。技术无国界,碳中和一定是全球化的一件事,技术的突破绝对不在于任何一个国家。各国都有贸易壁垒,但不引进他国的好的技术是不现实的,比如最好的电池公司在亚洲,欧洲和美国都要引进。这是对监管者的挑战。

对创业者来说,和十年前相比,需要有全球化的眼光、技术储备及市场触达,市场至少覆盖多个国家、几个核心市场。全球化是最大的挑战,也是接下来最大的机会 。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中国企业家杂志”(ID:iceo-com-cn),作者:王玄璇,编辑:马吉英,36氪经授权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