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生活 » 美瞳被药监局点名背后,Moody们的暴利和乱象

生活

美瞳被药监局点名背后,Moody们的暴利和乱象

2022-06-23 生活
日前,国家药监局发布《选购使用装饰性彩色平光隐形眼镜(美瞳)的提示》,明确指出美瞳在我国作为第三类医疗器械,应按要求纳入严格监管。 近年来,人们对于“眼妆”的需求不断走高,推动美瞳类产品销量节节攀升。……

日前,国家药监局发布《选购使用装饰性彩色平光隐形眼镜(美瞳)的提示》,明确指出美瞳在我国作为第三类医疗器械,应按要求纳入严格监管。

近年来,人们对于“眼妆”的需求不断走高,推动美瞳类产品销量节节攀升。相关数据显示,近5年来,美瞳市场规模快速攀升,年复合增长率高达41%,2020年终端销售额超过200亿。

与此同时,这个涉及眼部安全的医疗器械产品,背后却有众多资质不明的代购、微商肆行,“一盒净赚80元,一日代发5万单”的情景正在上演。

暴利驱动下,国内美瞳市场充斥各类低成本产品,消费者则成为劣质美瞳的受害者。此前,关于消费者佩戴美瞳出现眼干涩、红血丝的事件频频爆出,严重者甚至出现了眼球染色、角膜溃疡等情况。成本低廉的美瞳背后,存在着多少安全隐患?卖力营销的品牌方们,是否获得了正规资质?

暴利眼球经济:瞳代盛行,一副美瞳倒手净赚八十

只能露出上半张脸的这几年,美瞳成为了90后女生熊林的出门必需品。“美瞳就像是眼部化妆品”,熊林告诉凤凰网《新视界》 ,“我每天都会换不同颜色的美瞳来戴,这不仅能放大双眼,也能给我好心情。”

熊林的喜好代表了当下年轻人消费趋势。《天猫隐形眼镜行业人群洞察白皮书》数据显示,近年来美瞳消费极具攀升,2021上半年美瞳产品GMV年增速高达83%,远远高于2021年全年化妆品类的14%增长率,消费主要以90后和95后为主导。

美瞳市场的快速增长,让趋利的资本也争相入局。据智研咨询统计数据显示,2020年以来,美瞳行业投融资不断,包括COFANCY、美目美佳、可啦啦、moody在内的美瞳头部企业接连获得多轮融资,投资者不乏红杉、高瓴、腾讯、GGV等知名机构。

2021年11月,Moody完成总值超10亿人民币C轮融资;3月,4iNLOOK完成1亿B+轮融资,总融资金额超过4亿元;今年5月24日,国风系美瞳品牌NORVEY也完成了来自东华的3500万元人民币天使轮融资。

美瞳被药监局点名背后,Moody们的暴利和乱象

图|智研咨询统计的2019-2021国内美瞳品牌融资情况

然而,快速增长的美瞳市场却是鱼龙混杂、乱象丛生,商家从业资质不明、一证多用已成“行规”,瞳代肆行。

有7年从业经验的“瞳代”张婷表示,自己从15年开始兼职代理,陆陆续续加过一些代理群。这些代理商经常会以日赚斗金、无需资质的话术来吸引宝妈、学生加入,通常上家大额进货,再以低价批发给下游代理商。

比如,早期市场不规范时,她代理海俪恩日抛美瞳一盒官方售价139元,代理拿货价格只有58元。她还透露,日韩的美瞳品牌拿货价更低,最低一副低至30元,售价却能标到上百元。

由于单量较小,张婷说她自己无法向厂家拿货,但向代工厂批量拿货并不困难。凤凰网《新视界》在调查走访中发现,许多国内的小型代工厂都声称可以提供美瞳定制与生产业务。

其中,一家代工厂表示,加工一款美瞳的起订数量是5000片,也就是2500对,可提供“低、中、高”不同质量选择,而当提出要“低”质量之后,该代工厂报出的价格仅为6.5元一片;另一家日韩合资的代工厂则表示,日抛起订量是50000片/款,2款起订,单片价格2.9元。

美瞳被药监局点名背后,Moody们的暴利和乱象

图|代工厂给出的美瞳定价

作为对比,可啦啦天猫旗舰店所售年抛美瞳两片装价格为79.9元,折合单片约40元一片;海昌官旗所售的一款名为星眸东方瞳色彩色隐形近视眼镜美瞳半年抛限定色,1片的价格则为108元。

这也解释了,为何市面上动辄有十几二十元的美瞳产品出售,甚至还有9.9元的地板价产品。但即便是这样,品牌背后的操盘手们,依然有较大利润空间。

没有资质也能卖

眼球经济盛行下,无论是销售方还是购买方,似乎都忘记了美瞳在我国属于三类医疗器械,并非所有人群均适合配戴,且销售、使用等各方面均有严格要求。

6月10日,国家药监局发布《选购使用装饰性彩色平光隐形眼镜(美瞳)的提示》,指出:“美瞳”是带有装饰功能的隐形眼镜,在我国作为第三类医疗器械管理,其生产企业需要取得《医疗器械生产许可证》;经营此类产品的商家需要取得《医疗器械经营许可证》。

按照规定,想要售卖美瞳产品,需要获得三类医疗器械经营许可证。而该证对经营场地与人员都提出了明确的要求,比如要求设置质量负责人,具体要求为“大专以上学历,理工科相关专业。

美瞳被药监局点名背后,Moody们的暴利和乱象

由于这一门槛的存在,一些美瞳品牌也动起了“歪心思”。一些美瞳产品在网上的销售方显示为“某药房”。可实际上,只是美瞳品牌或代理商借助对方有医疗器械许可证的优势,来销售美瞳等产品而已。

此外,市面上销售的美瞳产品,常常会出现注册证号在国家药品监督管理网站上查询不到或者信息不符的情况。

有媒体曾报道,某电商平台搜索“美瞳”,发现销量排名前十的商品中有9个的详细信息中均显示是同一个“国械注准”号(医疗器械注册证号),但关联的品牌却有7个。

Moody们皆为代工,美瞳品控问题频出

目前,市面上的美瞳品牌大多来自同几家代工厂。比如,moody和可啦啦的生产商就是中国台湾的晶硕光学和精华光学,而它们同时也承担着强生、博士伦等品牌的美瞳代工业务。

代工模式的盛行,使得美瞳品牌之间同质化严重,且质量问题频出。小红书少,有不少消费者指控moody品牌的美瞳在佩戴后眼睛发炎、角膜溃疡穿孔等问题。

一名消费者称,自己在moody旗舰店买了四副美瞳(两幅伽罗棕、两幅蜜桃、均为800度)。其中,蜜桃两幅佩戴都有问题,戴上模糊不清,且出现红血丝。但向客服反映后,对方却称其佩戴方式不正确。

在黑猫投诉平台上,关于美瞳质量问题的消费者投诉多达几百条。其中,moody、博士伦、Kilala-可啦啦等品牌多次被消费指出,佩戴其产品后磨眼睛、干涩等问题。一名匿名用户表示,自己佩戴moody小剧场美瞳后得了结膜炎,眼睛严重红肿,导致无法正常工作。

美瞳被药监局点名背后,Moody们的暴利和乱象

图|网友佩戴moody美瞳后眼睛出现红血丝

实际上,“共享代工”是美瞳行业的通病。由于美瞳属于三类医疗器械,是医疗器械产品中风险级别最高、监管最严格的一类,产品生产安全性要求高,且供应链链企业主要分布在韩国和台湾,中国内地有资质的代工厂很少,所以品牌选择代工也是无奈之举。

对此,一位眼镜行业的业内人士指出,国产美瞳品牌参照新美妆品牌的营销打法,以爆款产品、IP联名、小红书kol种草等手段,带来了品牌曝光和销量增长。但它们重营销轻产品的模式,导致了颜值成为了品牌竞争的重点,从而忽视重要的安全问题。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凤凰网科技”(ID:ifeng_tech),作者:李猛,编辑:蒋浇,36氪经授权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