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科技 » 创维二代接班:曾经的“彩电大王”,跨界农村光伏赌明天 | 焦点分析

科技

创维二代接班:曾经的“彩电大王”,跨界农村光伏赌明天 | 焦点分析

2022-06-23 科技
作者 | 袁斯来 编辑 | 苏建勋 2011年,曾被称为“彩电大王”的黄宏生还在保释中,此前他和胞弟以佣金的名义,串谋母亲和“公司顾问”,窃取上市公司资金5000多万港元,被判处六年有期徒刑,创维的管理权也暂时移交给了……

作者 | 袁斯来

编辑 | 苏建勋

2011年,曾被称为“彩电大王”的黄宏生还在保释中,此前他和胞弟以佣金的名义,串谋母亲和“公司顾问”,窃取上市公司资金5000多万港元,被判处六年有期徒刑,创维的管理权也暂时移交给了职业经理人

此时离黄宏生刑期结束还有一年,但这个掌控欲极强的创始人已经开始考虑接班人问题。2011 年,27岁的长子林劲,进入了创维基层。

那一年,刚刚恢复自由身,正忙着重整创维的黄宏生,尚且无法确定“创二代”林劲能否接过重担。2012年,《第一财经》问起黄宏生接班计划,他回答:“他(儿子)还没有接班的欲望,家电业技术创新很快,儿女传承也不是很有必要。”

而在十一年后,2022年6月,创维集团宣布,林劲将从7月7日起,接任董事会主席和执行委员会主席位置。这意味着创维被职业经理人管理六年后,创始人家族再次走上前台。

创维正身处关键十字路口,需要绝对的控制力。家电行业萎靡不振,2017年开始,彩电销量连年下跌;创维财报也不好看,2018年到2020年,集团营收增长只有个位数。

创维想过做些创新电视产品,包括8K电视、MiniLED电视,还涉足车载液晶显示器等等,但营收不见太大起色,显然,继续在显示屏行业打转不会带来业绩暴涨。

让创维没有想到的是,试探性的分布式光伏业务增长如此迅速。

2018年,国务院发布了《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年)》,明确提到了要发展太阳能。2020年1月,创维成立了创维光伏,当年业务并没有太大增长。但2021年,随着“双碳”提出和“光伏整县推进”政策,创维的光伏业务开始狂飙突进,成了为数不多的增长点。

十年前,黄宏生曾野心勃勃地提出,2020年创维销售收入要达到1000亿元。但直到2021年,创维的营收才刚刚过500亿。林劲接手创维之季,公司业务更复杂,面临的宏观环境变幻莫测,这个38岁的“创二代”背负的重担,并不比白手起家的父辈来得轻松。

漫长的接班人培养 

林劲有着典型二代的成长轨迹。多伦多大学工科专业毕业后,他在联发科当过销售经理,最终回到父亲的公司,从创维基层步步往上。

林劲做事低调务实,公司内评价不错,很快就进入管理岗位,在黄宏生出资成立的开沃新能源汽车担任董事。

开沃主要做新能源商用车,直到2020年才推出过一款电动SUV。创维让开沃的乘用车用自己商标,但没打算在造车上投入太多精力。黄宏生很明确表示过:“创维不造车,造车太烧钱。”

造车不是创维的核心业务,林劲在开沃也没有太多动作。他真正崭露头角,还是在相对传统的电视领域。2017年,林劲和当时创维集团软件研究院的王志国合作成立酷开网络,主攻互联网电视。乐视暴雷,互联网电视偃旗息鼓后,酷开剥离硬件,留下电视系统等软件业务。

酷开在创维内部其实很边缘。根据创维财报,酷开系统2021年只带来12.3亿元收入,还不到新能源业务的三分之一,在整体营收占比微乎其微。

虽然没有做出什么明星业务,但黄宏生很重视这个接班人。2011年安排林劲进入创维时,显然他已经在为儿子铺路。只是林劲当时太年轻,缺少历练,还够不上接班资格。

创维从未脱离过创始人家族控制。一位创维前高管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说:“黄宏生一直是创维集团的创始人和精神领袖,也是大股东,在创维员工、经销商等心目中的地位无人可以取代。”哪怕在入狱期间,他还把控着高管任命和重大投资决策权。

黄宏生身陷囹圄期间,创维交给了职业经理人张学斌。当黄宏生刑期进入尾声时,妻子林卫平接替张学斌,成为董事会执行主席。

黄宏生服刑完毕后迅速重掌大权。他会选择职业经理人搭档,但不会轻易淡出。 以他过去的行事风格,儿子林劲接班也在意料之中。

美的创始人何享健将公司交给职业经理人方洪波的故事,终究成为难以复制的传奇。接班人问题困扰着老一代制造业创业家。无论是TCL的李东生还是格力董明珠,仍然未能找到合适的接班人。黄宏生已经足够幸运。66岁这年,他终于等到接班人成熟。

只是,这个80后接班人有着和父亲不同的任务:在家电行业逐年衰落时,他要完成创维的转型。 

向光伏进军

创维的转向早有铺垫。上一任创维董事长赖伟德因为几次成功的重组案例,被业内称为“重组专家”。他任期内,创维电视业务占比下降,多媒体业务营收逐渐增加。

林劲接手后,大概率会继续让创维“跳出”制造业。目前创维最关注的,是刚刚入局两年的分布式光伏业务。

如果只看2021年年报,创维表现不错:营收增长近三成,其中新能源业务贡献不小。2020年时,创维新能源业务只有1亿营收,2021年就涨到41亿元,增长近40倍,在同侪中称得上出色。

比起海尔和美的,创维在新能源行业的投入更激进,态度也更坚决。2021年时,新能源业务已经是创维集团五大业务之一,而海尔和美的财报中,新能源业务占比并不高,更多作为点缀。

创维也选择了一个聪明的切口。康佳和TCL押注光伏的决心并不比创维小,但业务更重:康佳做光伏玻璃,TCL的中环股份则聚焦于光伏组件使用的硅片。

这两个行业最大的特点就是烧钱,且技术壁垒高。康佳2021年初宣布投资20亿建了两条光伏玻璃产线,到今年6月还在忙着提升良品率。

TCL啃的是更硬的骨头。硅片生产位于光伏产业链上游,无论是资金还是技术投入都更高,TCL收购中环时花了110亿,2020年一个半导体硅片项目投资就高达45亿。

创维所做的分布式光伏门槛相对低。主要为个人用户安装光伏电站,负责电站开发、建设、运维和咨询,其实就是服务商和集成商,自己并不生产组件和设备。这种模式显然比制造业轻巧。

创维二代接班:曾经的“彩电大王”,跨界农村光伏赌明天 | 焦点分析

浙江宁波:居民屋顶光伏,图片来自视觉中国

户用分布式光伏在一户建的农村、县城比较普遍。这类地区依赖线下渠道,家电龙头有天然的优势。创维做了30多年家电,2021年在全国乡镇已经有2万多个经销网点。也因为毛细血管遍布乡村县城,创维在一年中就安装了6万个家庭户用光伏电站。对比看,户用光伏领域排名第一的正泰安能累计到2021年用户数量为50万户。

在开始做分布式光伏后,创维集团股价一度翻了5倍。尝到甜头后,创维还打算发展工商业用户,并且引入金融服务。

然而,创维的分布式光伏业务刚刚进入深水区。

和TCL的中环股份不同,服务商位于产业链下游,上游的细微波动都会影响到成本。而它的技术门槛低,厂商们比拼的是渠道和政府资源,这也意味着更激烈的竞争。对于林劲时代的创维,向新能源的转型并不会很顺利。

创维目前保有500亿收入,彩电的收入也不会消失。然而,林劲如果要实现父亲的千亿营收夙愿,光伏这样的新兴业务会是关键。创维有了一个好的开始,但之后的路怎么走,还要看这位“创二代”的格局和眼界。

创维二代接班:曾经的“彩电大王”,跨界农村光伏赌明天 | 焦点分析

36氪制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