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生活 » 吃了99元100只的小龙虾,我决定再爱它一次

生活

吃了99元100只的小龙虾,我决定再爱它一次

2022-06-22 生活
“小龙虾,除了大脑瓜子还剩啥?” 曾经红极一时的夏日美食顶流小龙虾,终于跌落神坛。最近,话题#年轻人为啥不爱吃小龙虾了#在社交平台上引发热议。 有人“硬着头皮”说它不好吃:一丁点的肉,全是调料味。 有人立刻……

“小龙虾,除了大脑瓜子还剩啥?”

曾经红极一时的夏日美食顶流小龙虾,终于跌落神坛。最近,话题#年轻人为啥不爱吃小龙虾了#在社交平台上引发热议。

有人“硬着头皮”说它不好吃:一丁点的肉,全是调料味。

有人立刻上场拉踩:海白虾、黑虎虾、基围虾,哪个比不过小龙虾?

一个个一脸嫌弃地扬言要抛弃小龙虾,但你降个价试试?自从低至99元100只的小龙虾进入战场,食客们立马重拾旧爱:别问,问就是爱不会消失

吃了99元100只的小龙虾,我决定再爱它一次

人们依旧热爱小龙虾,只是不愿再为它的网红身份买单。

小龙虾的世界变天了

小龙虾曾经可谓夏季餐饮界当之无愧的霸主,想要打发闷热枯燥的夏日,最好的方式莫过于约上三五好友吃顿小龙虾。

嘴上聊得酣畅淋漓,手上忙得风生水起,舌头“嘶溜”得马不停蹄。剥虾可是个技术活,没有两三个钟头可无法撤离战场。关键是剥着费劲,吃起来却毫不费力,三五斤小龙虾下肚都不占肚子,毕竟虾肉合起来也超不过一斤。

吃了99元100只的小龙虾,我决定再爱它一次

如果再有场球赛,有扎啤酒,没有什么比这更惬意的夏夜了。

美食节目导演大白回忆,早在10年前,小龙虾就是夏季的爆品,那时候北京的簋街就已经有论只售卖的小龙虾,15元一只,三五好友一顿饭吃下来就能上千元。这价位放在今天都属于“轻奢”。

消费小龙虾,一度并不是吃饭,而是社交。能让人放下手机专注于眼前人眼前事的,大概只有小龙虾了。花毛一体当然也占手,但远没有小龙虾上瘾,手上一开工就仿佛上了流水线,根本停不下来。

热辣、上瘾还带强社交属性,小龙虾的价格水涨船高,10元一只的小龙虾俯拾皆是,最贵的高达20一只。

吃小龙虾都吃出了omasake(中餐日作)的既视感——量小、麻烦、昂贵

然而,正当小龙虾忘记了自己只是生长在田间地头的一种鳌虾,而不是从深海里野生出来的龙虾的时候,疫情这把重棍就打了下来。一棍子打碎了小龙虾从“轻奢”迈向“高奢”的奋进之路

在各大电商平台,忽然间就冒出了99元100只的小龙虾套餐。即便是盒马鲜生这样出品稳定的平台,小龙虾也足够便宜,99元3盒(600-700克/盒),按照4到6钱一只小龙虾计算,单价也不过1块多1只。

吃了99元100只的小龙虾,我决定再爱它一次

抖音截图

如果去餐厅用餐,小龙虾的价格更是令人咂舌,有些餐厅推出了9.9元20只小龙虾的特价菜品作为引流。按照生鲜的成本看,这个价格很难赚到钱。

吃了99元100只的小龙虾,我决定再爱它一次

大众点评截图@花家怡园

推出了夏日限定小龙虾菜品的餐饮品牌丰茂烤串也观察到,今年小龙虾菜品的价格格外内卷,尤其是在直播带货和线上电商的冲击下,价格透明、低廉,餐饮实体店几乎失去了以往的优势。

小龙虾沦为时代的眼泪?

小龙虾价格大跳水令人唏嘘不已,不过它的“陨落”似乎也是命中注定,这就不得不提它“从虫到龙再回到虫”的网红兴衰史

小龙虾学名克氏原螯虾,原产于北美洲密西西比河流域,1923年前后被日本引进,随后在1929年前后被日本引入中国。不过,无论是进入日本还是进入中国,小龙虾的使命都只有一个:成为饲料。

吃了99元100只的小龙虾,我决定再爱它一次

长在泥塘里灰头土脸的小龙虾可上不了国人的餐桌,它只配当做牛蛙、家禽乃至牲畜的饲料。因为长相太过尖嘴猴腮,一度被人们当做虫子。

新京报在2013年还特意刊发题为《小龙虾是虫?不靠谱》的科普文章,为小龙虾雪冤,使食客们能多瞅它一眼。

吃了99元100只的小龙虾,我决定再爱它一次

小龙虾得以登上人们的餐桌,一方面得益于科普学者们声嘶力竭的呐喊,另一方面得益于国人“遇事不要慌,万一好吃呢”的美食文化自信。

小龙虾主要产区江苏盱眙开发出了十三香的做法,另一个主要产区湖北潜江则钻研出了油焖的做法,从此壳质厚硬油盐不进的小龙虾彻底入了味。

有滋有味就有了成为宵夜的潜质。根据餐饮行业专家谭野的划分,小龙虾开始进入它生命的第一个阶段——宵夜之王,此后随着资本的大肆进入,小龙虾从网红单品成长为了一个品类,涌现出一众小龙虾专门店,例如麻辣诱惑、堕落虾、文和友龙虾馆等等,这也是小龙虾生命的第二阶段。

在小龙虾品类化、品牌化的过程中,它一跃成为了当红顶流。

当时有多红呢?

美团在2019年发布的《小龙虾消费大数据报告》显示,2018年美团上的小龙虾消费达到了4.5万吨,小龙虾首尾相连可以绕赤道3圈。同时,小龙虾产业总产值超过了4000亿元,相当于2018年白俄罗斯全年GDP总值。

小龙虾的门店数也逐年递增,2017年比前一年增加10万家,2018年再增加14万家,2019年前5个月又增加5万家。

在江苏盱眙,不仅每年都举办盛大的龙虾节,还有诗人谱写了用黄梅戏演唱的《龙虾节赋》,盱眙当地还建立了中国第一家小龙虾博物馆。

吃了99元100只的小龙虾,我决定再爱它一次

图源:中新图库盱眙龙虾开捕仪式

资本逐利,成为顶流意味着价格节节攀升,溢价越来越大。即便单价已经逼近了它美国的亲戚波士顿龙虾,食客们依然络绎不绝。

小龙虾的身价甚至被拿来和豪车做对比,以2018年均价88元/斤计算,能够跟小龙虾PK的几乎只有新宝马3系轿车,单价也是88元/斤,奥迪、奔驰都是小龙虾的“手下败将”。

“少吃一斤小龙虾,离你的梦想更进一步”成了热门梗。

然而,命运馈赠给小龙虾的礼物,早就标注好了代价。当餐饮业遭遇疫情寒冬之时,小龙虾被打回了原形。

吃了99元100只的小龙虾,我决定再爱它一次

据企查查显示,小龙虾相关企业的注册量在疫情前后呈断崖式变化,2019年的注册量为5578家,2020年和2021年则分别为3244家和2202家。

2020年以餐饮为主的小龙虾第三产业产值同比下降25%。

曾经资本风风火火涌入的小龙虾领域,在疫情之后也格外冷静,得到融资的企业也只有信良记和文和友,但显然,信良记被资本看上的是预制菜赛道,而文和友被资本青睐的是它打造的文化,与作为餐饮的小龙虾似乎距离越来越远。

在独立分析师刘戈看来,这是小龙虾飘了之后“命中注定”的事。小龙虾爆红的背后其实是高冷中产重拾人间烟火的感觉。

小龙虾凭借酷似昂贵大龙虾的“形”,黏合起了宵夜烟火气的“意”,配合上轻奢的价格,深得了当代中产的心。

然而,中产又对价格与价值非常敏感,当经济环境遇冷的时候,小龙虾这种价格远高于价值的产品就会优先被抛弃

“什么时候可以负担它的符号价值溢价,什么时候不愿再为溢价买单,小龙虾是经济环境和消费者心智的典型风向标”,刘戈说。

那么小龙虾最终会沦为时代的眼泪吗?

刘戈认为并不会,当小龙虾重新平衡供需关系、找到合适的溢价空间之后,它会以一种洗尽铅华返璞归真的方式重新回来,就像现在愈演愈烈的小龙虾预制菜一样

吃了99元100只的小龙虾,我决定再爱它一次

在红餐网联合创始人、红餐品牌研究院院长樊宁看来,小龙虾发展到今天已经有较为成熟的产业生态布局,餐饮业视角下小龙虾跌宕起伏的生命史只反映出产业的部分现状,小龙虾产业并未停止发展,例如在食品零售领域的小龙虾正在茁壮发展。

“毋庸置疑,小龙虾的品类红利正在消退,但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也不会在一天消失。小龙虾产业最终会回归到相对合理的水平”,樊宁说。

不再昂贵的小龙虾,以99元100只“预制菜”的身份重新赢回了消费者。

小龙虾回归日常生活了,不过这届食客偶尔还是会想念当年在店里大啖小龙虾的日子,虽然确实有些奢侈,但千金难买当时的纵情欢笑和心无顾忌。

那时候再大的忧愁,一顿小龙虾都能对付得了。

吃了99元100只的小龙虾,我决定再爱它一次

参考资料:

昔日顶流小龙虾,为何跌落神坛?| 红餐网

从田间地头到餐桌,小龙虾也内卷了 | 红餐网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有意思报告”(ID:youyisi_cn),作者:屈博洋,36氪经授权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