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科技 » 从蒙牛、雀巢到美赞臣、雅培,洞察乳业ESG发展真相

科技

从蒙牛、雀巢到美赞臣、雅培,洞察乳业ESG发展真相

2022-06-21 科技
ESG已成为奶粉行业经常出现的高频词汇。近段时间,越来越多的奶粉企业陆续参与到了环境、社会和治理(ESG)评价之中。有的披露在可持续发展方面的管理和成效,有的展示履行企业社会责任的成果、还有的表明自己推动……

ESG已成为奶粉行业经常出现的高频词汇。近段时间,越来越多的奶粉企业陆续参与到了环境、社会和治理(ESG)评价之中。有的披露在可持续发展方面的管理和成效,有的展示履行企业社会责任的成果、还有的表明自己推动可持续发展的努力。

从蒙牛、雀巢到美赞臣、雅培,洞察乳业ESG发展真相

比如综合性乳企伊利、蒙牛根据最新推出的报告,纷纷宣称自己的ESG指数位列行业第一,三元股份宣称入选乳制品上市公司ESG指数,以69.8分达到四星级水平。雅士利国际也正式发布《2021环境、社会及管治报告》,为什么ESG如此为奶粉企业津津乐道?

ESG:寻找企业“钱景”之外的“前景”

ESG是英文Environmental(环境)、Social(社会)和Governance(公司治理)的缩写。很多不了解ESG的人,认为ESG等同于环保,只要做好环保,ESG层面就不会存在问题,其实这种观点有些片面。

本质上来说,ESG关注的是企业的负外部性影响。所谓外部性,即指行为主体的活动对他人和社会所产生的影响。而负外部性是指影响了他人或企业,使之提供了额外的成本,却无法使后者得到相应的补偿。

企业对自然环境的负外部性比较明显,比如工厂排放废气、排放污水等等。不过同样还要关注企业对社会环境的负外部性以及对企业所处产业链上下游各环节的负外部性。比如非法员工侵犯员工合法权益、对供应商拖欠货款等等,不仅会造成社会恶劣影响,还会影响产业健康有序发展。

显然,ESG更加强调企业如何承担责任,或许有人认为,过多强调企业责任,会减少企业的盈利能力,那么为何还要如此关注ESG?这是因为在过去几年里,ESG变得越来越重要,影响力越来越大。

有这样一个案例,曾经某医药巨头的ESG评级从B被下调至最低的CCC,结果半年后,公司就被爆出300亿的天价造假,伤害众多股民,震惊业界。

另外据研究结果显示,优化的ESG投资策略可以实实在在的提高投资回报。对比MSCI新兴市场指数和MSCI新兴市场ESG指数可以发现:2007年开始,MSCI新兴市场指数的涨幅超过MSCI新兴市场ESG指数,并且近几年差距逐渐加大。

从蒙牛、雀巢到美赞臣、雅培,洞察乳业ESG发展真相

在监管层面,证监会于2018年9月修订《上市公司治理准则》,首次确立了ESG信息披露的基本框架。健全企业依法信息披露制度是当前一项重要改革任务。2020年12月,中央深改委审议通过的《环境信息依法披露制度改革方案》提出,到2025年环境信息强制性披露制度基本形成。

奶粉企业对ESG的重视更有其深层次原因。

中国社科院、责任云研究院联合课题组发布的《中国上市公司环境、社会及管治(ESG)蓝皮书》,对中国A股主板上市公司社会环境治理(ESG)风险进行全面评价。据分析,上市公司ESG风险总体较高,且食品行业、房地产、汽车等重点行业ESG风险指数最高。即便龙头奶粉企业仍存在中等甚至中高等风险,ESG管理和风险防范亟待提升。

而且很早之前,奶粉企业就已经尝到了忽视ESG所带来的苦果。2008年,在三鹿奶粉中被发现化工原料三聚氰胺和三聚氰酸。事件迅速恶化,包括蒙牛、光明在内的多个厂家的奶粉都检测出三聚氰胺。结果重创中国乳制品行业,行业、社会和经济都为此付出了代价。这背后,整个乳制品行业在社会责任和企业治理方面长期以来都存在着重大错误。

事实证明,如果忽视ESG很可能带来严重的系统性风险。比如瑞幸财务造假,牵连了整个中概股上市公司。

从理性的角度来讲,企业动作基本是为了使自己利益最大化,但是,这种以自身利益最大化的理性策略不一定总能实现自身收益最大化,这种个体理性可能会导致集体非理性的结局。比如奶粉企业为了降低成本添加三聚氰胺,结果大家都添加,不仅在竞争上失去了成本优势反而带来了行业灾难。

另外,奶粉企业发展ESG与我国实现“双碳”目标,推进生产生活方式绿色转型的目标相契合。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在新书《如何避免气候灾难——已有的解决方案和尚需的技术突破》中,将碳排放主要来源分为五大类,其中农业碳排放占比24%,仅次于电力的25%。从碳排放的角度看,畜牧业是农业中碳排放的重要来源,作为奶粉行业上游,减碳任务重大。

从投资者角度来看,除了第三方ESG评级机构之外,一些资管机构也会自建ESG评级体系并把ESG评级融入到投研体系全流程,随着可持续发展日益深入人心,ESG评级将会越来越受到关注并影响到奶粉企业在资本市场的表现。

如果观察奶粉企业ESG方面的行动,可以发现奶粉行业对ESG呼声较高的其实大都是国产奶粉企业。实际上,由于此前三聚氰胺事件,产业监管压力已经释放很大一部分,企业责任落实比较到位,减轻了奶粉企业发展ESG的压力。只不过市场还未充分认识到奶粉企业的ESG优势,如今国产奶粉企业更多的是把它展现出来。

最后,在三聚氰胺事件之后,奶粉品牌已成为消费者选购时的重要参考维度。而ESG帮助奶粉企业从逐利转向承担社会责任前提下可持续发展,实际上也成为奶粉品牌软实力的重要组成部分。

ESG的本质:企业外部性的内在化

在向善财经看来,ESG本质上是对企业外部性的内在化,即将外部费用引进到价格中,从而激励企业放弃以自身利益最大化的理性策略,而是选择社会整体利益最优策略,从而纠正外部性的效率偏差。

庇古税是解决这方面问题的教科书级案例。

庇古税是由福利经济学家庇古所提出的控制环境污染这种负外部性行为的经济手段。按照庇古的观点,导致市场配置资源失效的原因是经济当事人的私人成本与社会成本不一致,从而私人的最优导致社会的非最优。因此,可以根据污染所造成的危害程度对排污者征税,用税收来弥补排污者生产的私人成本和社会成本之间的差距。

作为一个全新课题,目前海外ESG评价体系发展已较为成熟,但国内ESG发展状况仍处于起步阶段,奶粉行业仍存在部分问题。

比如近期影响广泛的奶粉香兰素污染事件,雅培、美赞臣、多美滋等多家奶粉企业品牌中招,并被巨额罚款。事件起因则大多是由于工厂人员未严格遵守生产操作规范,导致奶粉生产过程中误混入少量香兰素,背后反应的其实是公司治理方面存在的问题,最终带来经营隐患。

还有此前雀巢工厂藏毒事件,此前#雀巢工厂查获逾500公斤毒品#一事登上热搜,引起了社会热议。在产业链愈发复杂的背景下,企业对供应链社会责任的管理也需要得到进一步加强,这样才能更好地实施社会责任。

至于ESG的评价体系和方法,从政策方面来说,国内仍然处于鼓励企业进行自主披露的阶段。

由于尚未有统一的ESG信息披露标准,目前奶粉企业对于ESG的披露形式多样,水平参差不齐,缺乏有价值信息。而且披露的信息缺乏一定的客观性,正面信息内容居多,负面信息较少。也少有阐述如何管理改进以及ESG议题管理的承诺,与投资者预期存在差距。

比如在奶粉营销层面,新华社曾发布文章《专家提醒警惕配方奶粉营销影响母乳喂养》称,多名专家表示,配方奶粉营销是影响孕产妇选择母乳喂养的一大原因,需要加强对母乳代用品营销行为的规范。文章中,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华办事处营养专家常素英的话表示,婴儿配方奶粉市场营销活动对母乳喂养会产生负面影响,孕产妇接触婴幼儿配方奶粉营销活动越频繁,对配方奶粉的态度就越积极。

某国产奶粉龙头企业尽管在众多披露的ESG报告中排行名列前茅,但在营销层面,每年的营销费用投入却节节攀升,愈演愈烈。且品牌宣传中也大力宣扬自身如何致力于母乳研究,奶粉成分更接近母乳成分等等。

还有雅士利,在披露的ESG报告中多表示绿色低碳方面的成果。然而据天眼查专业版APP显示,今年3月30日,广东省广州市黄埔区市场监管局通报,雅士利国际婴幼儿营养品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雅士利公司)发布违法广告,被行政处罚20万元。其原因就包含亲乳宣传。

从蒙牛、雀巢到美赞臣、雅培,洞察乳业ESG发展真相

不管是上述的国产奶粉龙头企业,还是雅士利,这些实际上都是社会责任意识薄弱的体现。

最后需要提醒大家的是,ESG带来的不仅仅是企业责任,责任的量化、显化同样是一种企业竞争力的体现。相对高质量发展的企业一定程度上可以通过ESG反映出来,ESG也将成为优秀企业的新标志。

未来投资人会更多的思考投资的企业的“ESG含量”,短期对产业的影响体现为情绪扰动,长期来看甚至可能影响对行业和公司的基本面认知,也希望奶粉行业能够在后疫情时代探索出一条高质量的ESG发展之路。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向善财经”(ID:IPOxscj),作者:向善财经,36氪经授权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