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生活 » 超甜宠,轻喜统治市场?

生活

超甜宠,轻喜统治市场?

2022-06-21 生活
最近市场上似乎刮起了一股轻喜风。 《警察荣誉》一反刑侦的激烈紧张,以平民化、烟火化的欢乐在完结后依然有着不错的长尾效应,多个剧集相关话题频繁登上热搜榜。正在热播的《梦华录》不仅让颜粉狂欢,该剧轻松的……

最近市场上似乎刮起了一股轻喜风。

《警察荣誉》一反刑侦的激烈紧张,以平民化、烟火化的欢乐在完结后依然有着不错的长尾效应,多个剧集相关话题频繁登上热搜榜。正在热播的《梦华录》不仅让颜粉狂欢,该剧轻松的气质也成为大家追剧的重要原因。B站也不愿错过,直接和迪士尼联合打造一部沙雕喜剧《正义的算法》。

还不止于此,除已播作品外,包含高伟光、宣璐主演的《只此江湖梦》;辣目洋子、李宏毅主演的《我叫刘金凤》等近20部带有轻喜元素的剧集等待播出。

再往前顺,不难发现,这两年比较火的剧集如《庆余年》《赘婿》都有轻喜元素,黑马作品《爱很美味》也是一部都市爱情轻喜剧。

虽然这几年情景喜剧“消失”了,但轻喜一直存在,并以类型叠加的方式在各大题材中串场。不少业内人士认为,在疫情的大环境下,观众需要一些轻松的、幻想成分高的内容,因此也造就了这类轻喜元素盛行,且占比越来越高。

轻喜剧真的形成一种趋势了吗?是大家都开始关注这些内容了,还是在当下的大环境下,平台选择把这类内容先提上日程?以及在疫情和平台降本增效、批量砍项目的双重背景下,大家都在寻找何种题材?为了寻找到这些问题的答案,骨朵和几位业内人士聊一聊。

轻喜地位:已超甜宠,统治市场?

“原来是各种题材都往里加甜宠,现在是各种题材都往里加轻喜。”作为一种百搭元素,轻喜一直出现在各类剧集里,不过现在变得越来越多、越来越重了。

“轻喜男女老少通吃,每部剧里加一点轻喜,就能让这部剧变得很温暖。”在制片人孙雯姬眼中,温暖是轻喜元素的一大利器。比如它可以和现实主义大剧相结合,让人物、情节变得更加轻松。

孙雯姬非常喜欢刚刚完结不久的《警察荣誉》,她觉得该剧能有口皆碑的原因之一在于,“人情味和烟火气很足,走的不是刑侦剧的紧张刺激感,而是一种温暖、诙谐,同时还带一点励志感动,这在现在比较能让观众买单。”

在剧中,她特别喜欢王景春饰演的派出所所长王守一,“说话腔调像相声,非常幽默。”孙雯姬认为小人物故事+轻喜式表达,能让观众觉得既真实又有力量。

超甜宠,轻喜统治市场?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骨朵,当下轻喜元素越来越普遍,肯定与疫情有很大关系。“现在观众的注意力不容易集中,很容易被各种焦虑情绪困住,而轻喜作为一种直接符号,是吸引一部分观众点进去追剧的重要原因。为什么《亲爱的小孩》的品质很不错,但反响还不够?就是因为这部剧整体比较悲伤、焦虑,观众现在不太能吃得下了。”

超甜宠,轻喜统治市场?

一位业内人士甚至表示,还在被迫居家办公的他,本身就有些烦躁,再加上天气燥热,现在他只能看得进去综艺,连剧都不想看了,即便自己是一位剧集工作者。

制片人蒋翊最近拍的片子都很符合喜剧基调,不仅是单纯的甜宠向。但他表示,自己并没有刻意增加轻喜的占比,而是不自觉地就加入了。他甚至认为,原来各种能加甜宠元素的项目都会往里撒几把糖,但现在轻喜的元素可能超过了甜宠,像亲亲抱抱举高高这样纯甜宠向的内容肯定是不会做了。蒋翊粗略计算,一集45分钟时长里,轻喜元素的占比至少可以达到10~15%。

之前这样的片子太多了,观众吃糖吃腻了,什么样的新东西能够刺激大家?我觉得喜剧这一元素是大家比较能接受的,因为快乐最能迅速拉近观众。”悬疑+轻喜、现实+轻喜、爱情+轻喜……不管是电影还是剧集领域,轻喜元素都有很多成功案例。

为什么这两年抖音快手发展得那么快?蒋翊觉得,归根结底它们贩卖的还是轻松快乐。甚至新东方的授课模式也是如此,以一种轻松诙谐的方式吸引学生来听课,以及脱口秀大火、喜剧类综艺大行其道都与受众追求快乐有关。”

社会发展稳定、经济上行的时候,大家会看一些有长久战略性、发人深省的内容。可如今全民处在极大的不确定性中,甚至连每天思考的问题都变成了明天要吃什么、会不会失业这样最基本的生活需求,贩卖快乐肯定是对的方向。大家一致认为,对剧集内容做一些喜剧元素的融合,只要融合得好,观众是一定会买单的。

不仅长内容,蒋翊更是觉得,轻喜天然与微短剧相契合。“在长剧中,轻喜更多是作为一种元素,比如某一个桥段或者一两个角色负责搞笑,而微短剧时长短,通过宽松的表演或者直给的出球方式就可以让观众发笑。”现在市场上更是流行不少段子剧。

可以与大剧结合给观众带来温暖,同时也与中低成本剧适配度颇高,轻喜正在超过甜宠,“统治”剧集市场。

轻喜占比:做得了辣酱,做不了主料

虽然轻喜无孔不入,但大家都普遍认为,轻喜更多是以一种类型叠加元素的形式出现,非作为单独一种题材。

在各大类型中,喜剧元素的占比不同,像周星驰喜剧,就可能是火锅,喜剧基底较重,而蒋翊把轻喜比作辣酱,属于日常调味剂,不是剧集主料。“轻喜本身的滋味是够的,但和别的类型融合在一起时会有更大效果。”

各种题材叠加轻喜元素可以很好地丰富人物和故事情节,不过,孙雯姬从戏剧逻辑上分析,认为轻喜剧目前很难成为一个核心元素存在,当然情景喜剧除外。

超甜宠,轻喜统治市场?

年初爱奇艺小逗剧场露面,这也是继迷雾剧场、恋恋剧场后,爱奇艺用剧场化方式开辟的另一赛道。小逗剧场中的内容涵盖了职场喜剧、古装情景喜剧、东北喜剧等各种喜剧类型。爱奇艺副总裁、芝麻荚工作室负责人钮继新曾表示,喜剧的长尾效应往往强于它的头部效应,许多经典喜剧都是在首播中期或者二轮播出开始爬坡、发酵,小逗剧场想做的就是重新激活这一品类。

换句话说,喜剧不好赚钱,而且创作更难。

众所周知,没有大场面的情景喜剧创作起来很难,需要有大量的创意和段子。一位编剧直接表示自己不敢创作纯喜剧,甚至在其他类型里叠加轻喜元素,他都觉得不好写,“轻喜在感情剧本里会好点,但轻喜剧的度也很难把控,现在的剧,又要剧情不要太烧脑,又要体现一些价值观。”

不好写并不代表观众的审美需求会因此降低,相反大家对喜剧的要求越来越高,不喜欢重复和高度模仿的喜剧元素。过去《我爱我家》《编剧部的故事》《武林外传》《家有儿女》等一部部情景喜剧陪伴了一代人成长,而现在,国产情景喜剧已死的声音越喊越大。

超甜宠,轻喜统治市场?

一般来说,观众对喜剧元素的感知大致可以分为两点,一是这一片段是不是曾出现过,对于这种“模仿”,观众肯定不容易吃两次。第二是台词,这主要体现在大量网络流行语的加入。

“前两年的老梗现在讲出来就很干了,喜剧有时效性,如果生硬地往里加,观众肯定是接受不了的。现在甜宠剧硬撒糖,观众也不太吃工业糖精这类的作品了。蒋翊认为,轻喜现在不能走纯段子剧的形式,要从情节设计和人物设置上下功夫,让笑点自然而然地发生

轻喜做得了辣酱,做不了主料,加上创作上的种种难度,这也让平台不愿押宝一部喜剧作品,一位平台的业内人士坦言,当下轻喜剧虽然受欢迎,但大多数制作成本不高,不是头部作品,所以他们也不会关注太多

此刻,轻喜+是一种趋势,但完全意义上的轻喜剧并没有成为趋势,大家都还在等待一部爆款喜剧的诞生。

轻喜之外,市场关注的重点题材是什么?

内容创作者需要跟着创作的风向走,甚至要提前感知,就像以前严肃的古装大剧在当下已经很难受到欢迎了,甜宠更是被轻喜取代,成为剧集的主要佐料。那么在当下大家主要在关注什么类型呢?

在聊天中,大家都向骨朵感慨:现实主义很紧俏,平台急缺现代剧,而且要好的现代剧。

一方面这与审查有关。孙雯姬表示,当下刑侦题材的审查依旧很严格,更偏向于像《警察荣誉》这类反映公安形象的作品,而现实题材很稳,不会出大错。

不过更为重要的是,现实题材的火热更与互联网平台发展到第二阶段有很大关系。在各大平台会员数字破亿的情况下,年轻用户已经被收割得差不多了,而那批曾经看电视剧的观众也慢慢开始接受在视频平台上追剧

“现在平台做剧的类型大致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国民向的大剧,目标受众覆盖全年龄,一种是将垂直细分的类型做到更加极致。而更接近于电视剧的全民大剧的占比会越来越高。”孙雯姬甚至觉得,以前平台的S级项目多是大IP,现在可能是现实题材,而且好的头部剧集制作成本反而比原来还要高

超甜宠,轻喜统治市场?

现在,剧集市场的风向真的变了,大家发现,今年上半年取得不错播出热度和口碑的作品,背后都有着优秀成熟的班底,是做电视剧的那批人。

《人世间》是李路导演,《开端》由正午阳光出品,《警察荣誉》则是导演丁黑+编剧赵冬苓,正在热播的《梦华录》也是操刀过《心术》《今夜天使降临》等作品的杨阳导演。“互联网平台对那些曾经为电视台提供内容的资深制作人、导演的关注度,似乎比以往要更高了些,他们手里诞生的作品品质更稳定。”孙雯姬说。

不过,有些人对此也持怀疑态度,认为此举会让更多的中小型制作公司丧失掉这一领地,无法尝试现实主义。“目前能够操盘这种大剧的公司基本格局稳定,就是六大,而且这种剧也非常消耗重量级演员,没一两个戏骨成不了,这就更需要有资历的班底和平台去邀请,倒逼越来越多的中小型公司,要么选择直接放弃,要么就奔向分账剧和微短剧。”一位制片人认为。但究竟会如何发展,还需要慢慢来看。

超甜宠,轻喜统治市场?

即便如此,大家能够达成一致的观点是,国内的影视行业开始卷起来了,而且正在被迫接受正常。“以前烂东西太多了,很多项目开始看着就很烂,但还有人投,现在烂项目基本没法做。就那么点钱,大家只会投看起来最有可能成功的项目。”一位平台方的业内人士认为。

而各大制作公司也表示,归根结底,这个行业不是片方和平台在竞争,而是劣币和良币,平台也不想压榨制作公司,让大家赔钱干活,长时间下去会形成恶性循环。而那些想做好内容的制作公司也愿意自己承担风险制作,比如多去做做分账剧。

此刻,平台和制作方都在新的规则里进行着重塑,处在迷茫中的大家面临着更高的要求,毕竟国民向大剧操作难度高,而什么是更垂直、极致的黑马剧目前也还没有找到方向。迎合当下社会情绪、并取得了不错成绩的轻喜更多也是作为一种元素叠加在各大剧集中,想要单独成为爆款题材,实力远远不够。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像过去大IP+大流量、甜宠这些直白的爆款公式和流量密码,真的已经不复存在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骨朵网络影视”(ID:guduowlj),作者:星星,36氪经授权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