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科技 » 这家无所不知的公司,内部却悄悄被邪教渗透了……谷歌:这不能怪我

科技

这家无所不知的公司,内部却悄悄被邪教渗透了……谷歌:这不能怪我

2022-06-21 科技
在硅谷的大公司,升值加薪历来都是不容易的事儿,不仅仅要额外努力做好工作打理好人际关系,还要运气好被分派到“ Impact(影响力) 大”的项目;然而可能很多人都没想到,还真存在“歪门邪道”,有的人竟然仅仅因为和……

在硅谷的大公司,升值加薪历来都是不容易的事儿,不仅仅要额外努力做好工作打理好人际关系,还要运气好被分派到“ Impact(影响力) 大”的项目;然而可能很多人都没想到,还真存在“歪门邪道”,有的人竟然仅仅因为和部门老板同属一个邪教,就能轻松入职、还连升几级……

近日,一桩诉讼,把谷歌内部某部门被邪教给渗透的事儿给抖了出来,一时,看者哗然。谁也没想到,看起来很正常甚至不起眼的一个部门,竟然有这么多秘密:

在这里,一位总监,同时也是邪教“朋友联谊会”(the Fellowship of Friends)的资深成员之一,将自己的教友安插进团队,给他们开启升职加薪快车道;

不仅如此,这位总监还利用自己职权,用谷歌的钱来支付给自己的妻子和两个儿子;

并且,他还在各种谷歌活动的场合,安插教友作为供应商,明明存在严重的利益冲突,却从未向谷歌如实汇报;

一切本来都在暗中进行,直到 该部门 一位合同 工 发现了其中端倪,他刚准备上报 ,就突然被所属的外包公司开除 。 一怒之下,这位前员工 以职场歧视、非法终止合同、职场报复等为由,将谷歌 和外 包公司告上了法庭 。

这家无所不知的公司,内部却悄悄被邪教渗透了……谷歌:这不能怪我

教友升职开快车道,非教友转全职关上大门

上世纪90年代,荷兰人 Peter Lubbers 移民来了美国。为了拓展工作机会,当时只会做些木工活、修理院墙的他,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自学编程。

2012年,他成功通过了谷歌面试,加入了这家公司。根据他的 LinkedIn 页面,他于2014年在谷歌内部参与创办了 Google Developers Studio,一个专门协助公司其它团队制作产品宣传片的团队。

随着谷歌业务的扩张,各种内外部渠道对于视频的需求与日俱增,GDS 团队也不断扩大,Lubbers 也升到了总监 (Director) 级别。一切似乎都进展得很顺利。

然而,根据GDS 的一位前员工,在2021年2月被开除的制片人 Kevin Lloyd 的说法,Lubbers 其实是一个邪教组织渗透进谷歌总部、已知的最高级别员工。

这家无所不知的公司,内部却悄悄被邪教渗透了……谷歌:这不能怪我

Peter Lubbers图片来源: Udacity

而且,他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为教会输送了大笔的资金:

任人唯亲的他,已经在 GDS 团队内部安插了大量的教友,并且为他们大开升职加薪快车道;

不仅如此,他还安排了家属进入谷歌,赚公司的钱,还让教友成为谷歌活动的供应商。

揭发者 Lloyd 在2017年通过外包公司 Advanced Systems Group(简称ASG)来到谷歌,在 GDS 部门上班。 他的工作是制作视频,服务的团队包括谷歌的 Firebase DevRel、Flutter、TensorFlow 等。

在一次闲聊中,直属上司 Gabe Pannell 告诉 Lloyd,自己和团队老大 Lubbers 是一起长大的发小。

在那之后,Lloyd 和很多新来团队的同事打交道的时候,都惊讶地发现,这帮人的老家怎么全都在同一个地方:加州的 Oregon House 地区。

Lloyd 开始感觉到异样:这绝对不是巧合。更别提有一位同事告诉他,Oregon House 是某个“邪教”的聚集地,这更加让他感觉到事态不对劲。

他开始搜索和 Oregon House 有关的资料,果不其然就找到了“朋友联谊会”(the Fellowship of Friends),一个号称崇拜高雅艺术,希望开启全新能力,以期在地球毁灭之时能够存活下来,成为人类火种的诡异教派。

Lloyd 发现,在自己任职期间的25位长期同事当中,有至少12人可以确定是朋友联谊会的成员。并且,很多教友最初都是通过 ASG 的外包途径进入到谷歌的。

他们甚至根本不匹配这些职位:比如,对于本地化相关的业务,职位通常会要求候选人了解多种语言,然而 GDS 本地化负责人 Hillary Pierce却只会说英语;另一位教友 Sean Searle 之前是搞园艺的,却因为跟 Lubbers 熟络,被招募到 GDS 担任项目经理,尽管没有任何项目管理经验。

这家无所不知的公司,内部却悄悄被邪教渗透了……谷歌:这不能怪我

Lloyd 感觉事情不对,必须要跟公司举报,但是自己又对法律不了解,有点担心如果站出来质疑的话,会被当成宗教歧视,所以就先忍了下来。

但是,接下来的事情,让他完全出离愤怒了:这些教友同事没用多久,都成功转职为谷歌全职员工了,自己的雇佣关系却一直留在外包公司。

Lloyd 在诉状中表示,自己工作勤勤恳恳,也收到了长期合作的 Firebase、Flutter 等团队协作者的表扬,在各种公开场合也经常被称为 “Googler”。

自己在公司工作三年多时间,却只升了一次职位(加了两次薪),而且雇佣关系一直在外包公司 ASG;与此同时,某些其它同事却能不到一两年就转职成功。

这家无所不知的公司,内部却悄悄被邪教渗透了……谷歌:这不能怪我

Lloyd 刚加入公司的时候向刚才提到的 Gabe Pannell 汇报——这个关系本身就比较奇怪,因为据 Lloyd 观察,自己和 Pannell 做的工作是完全一模一样的。

离谱的还在后面:Pannell 来谷歌上班之后一路开挂,只用了六个月的时间就从“制片人”、“高级制片人”一路升职为“执行制片人”,并且成功转职为谷歌全职员工。然后没过多久,到了2019年,他又再次被提拔为“执行制片总经理”,在 GDS 内部“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起诉书中还提到,Pannell 这个人有情绪控制问题,经常上班喝酒、嗑药,对同事进行言语攻击。Lloyd 透露自己曾经在拍片过程中看到 Pannell 明显喝醉了,对拍摄工作造成不必要的打断,甚至因为不满意而用东西砸向演员。在2018年的一次公司活动上,Pannell 大声表示某位同事“没用”,“要被开除”,尽管那位当事人就在当场距离 Pannell 不到3米的地方。该同事很快就被解雇了。

为什么 Pannell 升职如此之快,在团队里高独断专行,各种糟糕行为还被老板容忍?原来在私底下,Pannell 和 Lubbers 其实是关系亲密的教友。他们俩和朋友联谊会的教主 Burton 曾经出现在同一张照片里。

这家无所不知的公司,内部却悄悄被邪教渗透了……谷歌:这不能怪我

左二到左四:Lubbers、Pannell、教主 Robert Burton图片来源: Gerald Pannell

掏谷歌的腰包,给教友谋福利

Lloyd 对法庭宣称,Lubbers 不仅在团队内安插教友,还在各种和 GDS 相关的活动上,选择和联谊会关联密切的企业作为供应商,雇佣教友甚至自己的亲属担任工作人员。

比如 Lloyd 发现,谷歌曾经多次选择一座来自 Oregon House 的酒庄,作为活动上的酒品供应商。注意,这些活动不仅限于 GDS 活动,还包括更多的谷歌活动——相当于 Lubbers 多次使用这座酒庄,使其在供应商列表里排位更高,从而让谷歌更有可能在其它活动上选择它。

Lloyd 在起诉书中宣称,Lubbers 各种“牵线搭桥”,在这些谷歌的活动上雇佣了和联谊会关系密切的人士作为工作人员,比如摄影师和调酒师等。甚至,Lubbers 还经常让自己的妻子以工作人员的身份参加谷歌的活动,赚取工资。

妻子并不是 Lubbers 唯一拉进公司的家属。Lloyd 还指控,Lubbers 的两个儿子当中,有一个以自由职业 (freelancer) 的身份为 GDS 工作收取报酬,另一个儿子则经常以专职 DJ 的身份出现在谷歌的活动上……

除了这些严重利益冲突的行为之外,起诉书提到了这么一条信息:一名 GDS 团队的“音响工程师” Peter vanStaten 在自己位于 Oregon House 的家中安装了一套“顶级”的音响系统,可能是由谷歌全额或者部分支付的。

Lubbers 对此矢口否认,表示音响系统是从谷歌淘汰下来的,如果不送给同事的话可能就扔了——那确实挺浪费的,但即便如此,这样做仍然有严重的盗取公家财产的嫌疑。

根据对联谊会的调查,这个邪教会要求成员上交月工资的10%。在前面我们提到,这批因为 Lubber 任人唯亲而加入谷歌的教友,年薪都不低,Lubbers 本人的更是可能达到达几十万,甚至上百万。

再加上 Lubbers 各种牵线搭桥、输送利益,结果就是:谷歌向这些企业,以及最终向联谊会本身,输送了至少上百万美元的资金——这还只是保守估算。

这家无所不知的公司,内部却悄悄被邪教渗透了……谷歌:这不能怪我

朋友联谊会活动照片,中间为曾被指控性侵年轻男性的教主 Robert Burton图片来源:未知,转载于 Valiant Blog

Lloyd 在看了太多事情发生之后,实在忍不住了,找到了一位自己的上司汇报情况,并希望他将此事升级到谷歌高管。

然而没想到,这位上司(有极大可能)又是一位教友,表面上对他表示一定会秉公处理,让他别担心,私底下却给自己的老板以及 ASG 打了小报告。 没过多久,在去年2月,Lloyd 就被 ASG 毫无理由地解雇了。

解雇的消息不仅震惊了 Lloyd 本人,也让谷歌 Firebase 等团队一直和他共事的员工感到非常诧异。 这些同事也在内部要求恢复 Lloyd 的职位,却一直没有结果。

最伤人的是:那些教友们全都升职加薪,转职成功,平步青云,财务自由……自己直到被解雇的前一天,却仍然是个没名没份的“合同工”。

到今天,Lubbers 已经成为了联谊会毋庸置疑的重要成员。但其实,这也不是他第一次坑工作单位了:2008年,联谊会就曾经卷入另一家外包公司 Kelly Services 的职场歧视丑闻中。巧的是,当时 Lubbers 就在这家公司工作。

由于关联企业破产关门,联谊会在明面上处于停运状态。然而一些报道过该邪教的媒体人士表示,这家邪教仍然在正常运作着。

ASG 的总裁 Dave van Hoy 表示, Lloyd 的指控都是无中生有。

谷歌发言人则称,公司内部长期以来一直有专门针对和避免职场歧视和利益冲突的政策存在,并且由于法律禁止,公司不允许在招聘过程中询问求职者的宗教信仰。

“当然,我们会深入调查这些指控。一旦发现违反政策的情况,我们会做出行动。”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硅星人”(ID:guixingren123),作者:杜晨,编辑:VickyXiao,36氪经授权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