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Markets » 什么样的电动车企,上市一年就破产?

Markets

什么样的电动车企,上市一年就破产?

2022-06-21 Markets
唱衰一切的特斯拉CEO马斯克在6月初说“我对经济有一种超级糟糕的感觉”后,特斯拉一下子少了10%的员工。近日,马斯克又在采访中公然唱衰美国新造车企业RIVIAN和Lucid,称他们正走向破产……这让本就陷入钱荒的美国新造……

唱衰一切的特斯拉CEO马斯克在6月初说“我对经济有一种超级糟糕的感觉”后,特斯拉一下子少了10%的员工。近日,马斯克又在采访中公然唱衰美国新造车企业RIVIAN和Lucid,称他们正走向破产……这让本就陷入钱荒的美国新造车们集体恐慌。只不过,应声倒下的,是一家不起眼的电动商用车初创企业——Electric Last Mile Solutions(以下简称ELMS)。

ELMS近日在特拉华州申请破产保护,成为第一家以SPAC方式上市后申请破产的电动汽车初创公司。光速上市又光速破产的ELMS,在有200多家电动车初创企业的美国,犹如“昙花一现”。

2019年6月在美国注册成立的ELMS,在第二年的12月就通过SPAC在纳达斯克上市。完成上市后,ELMS巅峰市值到14亿美元。上市没多久,ELMS的状况急转直下,在今年5月份宣布公司现金即将耗尽,股价跌至1美元以内,几乎一文不值。

什么样的电动车企,上市一年就破产?

Shauna McIntyre近日在社交网络上宣布ELMS关门大吉

破产的烂摊子留给了公司的临时CEO—ELMS的董事会成员Shauna McIntyre。因为,今年2月份,时任首席执行官的James Taylor和董事长兼创始人的罗冠宏(Jason Luo)在公司董事会对他们的股票交易行为展开调查后双双辞职。ELMS此前曾表示,董事会一个特别委员会进行的调查显示,两人在公司上市前不久,在没有获得独立估值的情况下,以远低于市场价值的价格购买了该公司的股票。

回过头来,ELMS的商业模式并无任何创新与精妙之处,其破产来得并不让人意外。可这并不妨碍这盘棋局的精彩程度,因为创始人罗冠宏仅用了一辆在中国售价不到15万元的重庆小康 “换标车”,就点燃了投资者的热情。

“中学西用” 罗冠

ELMS的创立首先要从其“灵魂人物”——ELMS创始人团队中唯一一位来自中国的罗冠宏说起。

创立ELMS之前,罗冠宏曾在2017年出任福特汽车中国公司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又在上任不到5个月后辞职。离开福特中国后,罗冠宏的职业轨迹主要在美国。2018年至今,罗冠宏在一家私募股权机构AJ Capital担任创始人&CEO。

罗冠宏在资本圈的资源,为后面ELMS的快速上市埋下了伏笔。2020年12月,ELMS通过SPAC在纳达斯克上市。一辆车没上市的ELMS作价14亿美元,带来了3.79亿美元的总收益,峰值股价达14美元。那一年,特斯拉的股价暴涨了730%,投资者对电动初创企业的热情空前高涨。

什么样的电动车企,上市一年就破产?

罗冠宏图片来源:crestview官网

谈到创立ELMS的契机,另一位创始人James Taylor曾在2020年接受采访时这样描述:2019年,在美国经营不顺的SF MOTORS(后改名为赛力斯SERES)找到罗冠宏,希望他为公司物色一位合适的CEO。于是,罗冠宏想到了自己的老熟人James Taylor。经过罗冠宏的引荐,James Taylor在2019年的5月出任SF MOTORS的CEO。

James Taylor接手后的SERES正在出售它的美国工厂。这个工厂是SF Motors在2017年收购的的位于印第安纳州南本德的AM General商用车辆工厂。AM General曾在这座EVAP工厂为通用汽车生产悍马H2等民用车型。

“得知赛力斯正在出售工厂,Jason(罗冠宏)有了一个主意。他说‘为什么我们不试试用这个工厂去经营自己的事业’。”James Taylor讲道,ELMS的创业正是从这座工厂开始。

与James Taylor一拍即合后,罗冠宏解决了创业最重要的先决条件:人才。

混迹过中国汽车市场,见证过中国新势力崛起的罗冠宏深知,投资者有多看重核心高管团队,如果是传统车企出身,就更靠谱了。正因如此,新势力在成立之处疯狂挖角传统车企的高管。

什么样的电动车企,上市一年就破产?

ELMS管理团队图片来源:招股书

再翻看ELMS的高管团队,不可不谓豪华。多位核心成员拥有通用、福特的工作背景,且担任过高级管理者的角色。总之,这群平均年龄超过半百的“老汽车人”怎么看都不像骗子。

James Taylor也曾在采访中透露,由于自己在通用、凯迪拉克、悍马等多家车企担任过高管,所以ELMS格外吸引老同事的加入。一位长安福特的员工向车市物语透露,罗冠宏的这次创业,带过去了一些曾经在福特中国与长安福特工作过的高级技术人员。其中,曾任ELMS工程制造的副总裁Praveen Cheiran就曾在长安福特工作过。

一个愿打 一个愿挨

当时,对于正需要回笼资金发展国内事业的赛力斯母公司—重庆小康工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小康股份”)来说,ELMS的接盘可谓“及时雨”。

2016年,小康股份斥资3000万美元在美国硅谷创立了旗下新能源品牌——SF MOTORS。仅有20多岁的张正萍成为这家美国公司的创始人&CEO,而“小康二代”张正萍正是小康集团董事长、创始人张兴海之子。

什么样的电动车企,上市一年就破产?

右三:James Taylor,右四:罗冠宏,右五:张正萍

2017-2018年,小康股份累计斥资了1.6亿美元,对EVAP工厂进行了收购与改造。随着赛力斯在美国的经营陷入困难,张兴海父子决定出售美国工厂。

今年2月,小康股份发布消息称,旗下美国分公司SERES已经与ELMS签订意向协议,将EVAP工厂以1.45亿美元的低价出售给ELMS。其中规定,ELMS向SF MOTORS支付3000万美元的现金、4362.07万美元的本票;ELMS向SF MOTORS发行500万股普通股股票。

什么样的电动车企,上市一年就破产?

ELMS接盘的美国SERES工厂—EVAP图片来源:招股书

工厂的落定,让罗冠宏的商业故事离逻辑闭环更近了一步。因为,赛力斯此前已经花了2000万美元对这个原本生产燃油车的工厂进行了电动化的改造。James Taylor形容这座工厂对他们来说几乎是无缝衔接、拎包入住。

在这场交易中,罗冠宏占的便宜有多大,小康股份如今就落得有多被动。

什么样的电动车企,上市一年就破产?

图片来源:小康股份公告

小康股份在近日发布的公告信息显示,“公司接到控股子公司SF MOTORS通知,其自ELMS官网及美国SEC网站上获悉,ELMS于当地时间2022年6月12日公告计划按照《美国破产法》第7章申请破产。”待ELMS正式提出破产申请后,SF MOTORS将按照相关法律法规向ELMS托管人申报债权并参与ELMS破产程序。

哪怕是破产这一步,也没等来罗冠宏的亲口通知。小康股份表示,ELMS尚剩余3724.14万美元款项待支付,且SF MOTORS持有的500万股ELMS普通股股票存在减值的风险。

换算下来,这500万股ELMS股票,价值不低于7100万美元,每股价格恰好是ELMS股价的峰值:14美元。对比下ELMS如今30几美分的股价,华尔街看了直呼内行,资本家看了都得流泪。

一个并不动听的资本故事

不难看出,ELMS的每一步,罗冠宏都踩准了节奏。

为了让产品快速上市,他们选择从中国直接进口一辆未装配的面包车,在印第安纳工厂进行组装,然后在美国市场销售,完全符合美国标准和法律法规。

ELMS称,公司计划生产的第一款车为“城市货运商用车(Urban Delivery van)”,也就是电动厢式货车,适用于送货,以及公共事业和其他服务车队。在享受美国政府提供的7500美元退税后,该车的售价为2.5万美元,与同样尺寸汽油动力的货车价格相同。这款车可装载170立方英尺的货物,充电2小时可行驶150-200英里。ELMS认为,它的优势在于电动车的运行成本要小于同级别的汽油车。

什么样的电动车企,上市一年就破产?

左:ELMS电动货车,右:五菱EV50

去年10月,ELMS在社交网络上发布了旗下纯电动物流车从美国工厂下线的官图。明眼人一看就知,这辆挂着ELMS logo的新车,其实就是五菱EV50的换标版本。“魔改”五菱显然还不够,在ELMS上市前的路演PPT中,概念车直接换标了小康股份旗下子公司重庆瑞驰新能源生产的EC35。

反正都是换标,攒谁的不是攒?又或许,车子不是重点,让投资人相信才是重点。

当然,ELMS对这种直接换标的行为,也有着充分的解释。James Taylor,他们在成立之初就与柳州五菱签署了关于零部件的供应协议。此外,ELMS在接盘赛力斯工厂之时,小康股份与ELMS签订了产品授权和供货协议:对于由SERES及其关联公司开发和拥有的EC35和D51型电动汽车产品,除了前10万辆车按照每辆车100美元收取产品许可提成费,还支付500万美元产品许可入门费。

到这里,罗冠宏的商业模式彻底闭环。只不过,小康股份还没赚到任何许可费,ELMS就倒下了。

就靠着这通几乎空手套白狼的操作,罗冠宏与James Taylor在公司破产前“功成身退”。除了支付给小康股份的几千万元美金之外,二人的创业成本,无非就是200多名员工的人力成本。而这200多名员工中,只有不到50人是在工厂车间工作的。

这个没有任何技术创新、产品创新、商业模式创新的PPT造车“忽悠”了投资者一年之久。ELMS好比是2015年之前,国内一批PPT造车的新势力车企。他们对外画饼、夸大产品来获得投资,却迟迟拿不出真正的量产产品。

而罗冠宏深知,这一套PPT在已经被游侠、赛麟、乐视教育过的中国市场,很难行得通了。在还没有初创电动车企业破产的美国,胜算更大。

不管是中国还是美国的“罗冠宏们”,都要面临一个现实的问题:风口正在收紧,SPAC(空白支票公司)市场已经降温,全世界的投资者逐渐清醒过来。最直接的证据:即便是“特斯拉杀手”——当红炸子鸡RIVIAN,股价自今年开年以来也下跌了超过70%。

类似ELMS这样的故事越来越不好讲了,因为ELMS不会是最后一家倒闭的电动车初创公司。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车市物语”(ID:autostinger),作者:张凌霄,经授权发布。原标题:《一家美国新势力的破产,却让小康股份“失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