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汽车 » 大众CEO:我崇拜马斯克,但我做了一个违背马斯克的决定

汽车

大众CEO:我崇拜马斯克,但我做了一个违背马斯克的决定

2022-02-25 汽车
你以为堂堂欧洲汽车工业老大哥的掌门,真就是马斯克后援会会长? 不,大众CEO赫伯特迪斯刚刚做了一个违背马斯克的决定! 对于马斯克嗤之以鼻的激光雷达,迪斯明确表示激光雷达很重要,不能没有。 而且,大众未来……

你以为堂堂欧洲汽车工业老大哥的掌门,真就是马斯克后援会会长?

不,大众CEO赫伯特迪斯刚刚做了一个违背马斯克的决定!

大众CEO:我崇拜马斯克,但我做了一个违背马斯克的决定

对于马斯克嗤之以鼻的激光雷达,迪斯明确表示激光雷达很重要,不能没有。

而且,大众未来的新旗舰车型,一定会用激光雷达。

不能没有激光雷达,很重视特斯拉和小鹏

迪斯前两天在Reddit论坛上举办了个人问答专场,与全球网友直接对线。

而网友对这个体量庞大的传统汽车巨头的转型充满兴趣,对迪斯本人这个不同于任何传统车厂高管的掌门人也感到新鲜。

从大众未来定位,到技术路线选择,甚至迪斯个人喜好都问了一遍。

迪斯本人也是知无不答。

大众CEO:我崇拜马斯克,但我做了一个违背马斯克的决定

我们先从最重要最尖锐的问题看起。

你的朋友马斯克不喜欢激光雷达,你怎么看这项技术?大众集团有什么相关的消息吗?

答:激光雷达很昂贵,但如今仍然是为纯视觉系统提供冗余感知的唯一方法。安全对于自动驾驶来说很重要,尤其是L3,冗余感知是必须的。

大众下一代旗舰车型Trinity,将具备L3级自动驾驶能力,所以必然会用激光雷达。

谈谈大众详细的自动驾驶研发计划,如何与奔驰竞争?如何避免特斯拉已经踩过的坑?

答:自动驾驶是汽车工业最大的游戏规则改变者。但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也是一个长期的竞争过程。大众正在建立相应能力,成为这场竞赛赛中的重要玩家。

大众能玩转汽车软件吗?CARIAD(大众新成立的软件部门,由迪斯直接领导)似乎还没发挥什么作用。不同团队、部门、子品牌之间有协作共享吗?

答:大众正在努力建立汽车软件自给自足的能力。比如去年大众雇佣了大约 1000 名软件工程师。为了获得IP授权,还与博世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为了提高图像识别能力,大众收购了 Hella Aglaia 团队。

目前,大众每年为软件投资 20 亿美元。

大众集团如何优化生产、管理流程?如何能做到特斯拉那样降本增效?

答:大众本质是一家拥有很多子品牌的公司,涉足业务众多。不可否认在某些领域,供应链管理仍然过于复杂。

但为了降低复杂性,目前我们将重点放在平台能力构建上。

大众CEO:我崇拜马斯克,但我做了一个违背马斯克的决定

比如硬件平台 SSP、统一的电池单元和与 CARIAD 共享的软件堆栈…这些工具将确保大众将供应链、生产流程的规模效应最大化利用。

另外,纯电MEB平台,使得奥迪、斯柯达、Cupra和大众汽车已经共享了70%的供应链。

特斯拉在搞售价16万(2.5万美元)的车型,大众呢?

答:成本确实是一个很大挑战。目前大众正在研发一款2万欧元(14万人民币)的入门级电动汽车。

大众与Mobileye的合作情况?

答:Travel Assist 是 Mobileye 和大众汽车公司的联合项目,提供高速路段全速域的驾驶辅助功能。

另外,Mobileye的Swarm数据管理不仅适用于 ID.4车型,所有MEB平台的产品都能使用。

特斯拉和小鹏在智能驾驶方面做的很出色,大众是否担心落后于中国和美国公司?

答:没错,我们非常重视美国和中国的竞争对手。不过美国客户也对 ID.4 非常满意,大众的Travel Assist给他们的体验也很不错。

大众CEO:我崇拜马斯克,但我做了一个违背马斯克的决定

大众汽车的智能交互,以后会不会和Siri、Alexa这些其他供应商的语音助手联通?

答:在某些市场中也许可以。但大众的目标是开发自己独特的语音助手,比如“你好,ID!你好奥迪!…”

大众未来的定位,车厂还是出行公司?

答:共享汽车前景十分诱人。它需要自动驾驶技术以及用于共享、租赁和拼车、车队管理的软件平台。大众目前在这些领域已经积极开始探索。

25年后,所有汽车都将是自动驾驶

大众在充电基础设施方面有什么布局?

答:在美国,大众成立了Electrify America公司,计划将超充网络覆盖美国所有主要路线。

ID.4什么时候OTA?

答:今年夏天将对对 ID.4 进行重大 OTA 更新,将新增Plug&Charge(反向充电)和 AutoHold 等功能,以及更高效率的充电功能。

求求你们复产大众甲壳虫吧,做成纯电驱动的。

答:大众最受欢迎的车型其实是MiniVan,电动MiniVan是大众现在的首要任务。不过大众MEB纯电平台扩展性很好,任何车型都是有可能的。

大众CEO:我崇拜马斯克,但我做了一个违背马斯克的决定

25年后汽车什么样?

答:25年很难预测。技术进步正在迅速发展。我的猜测是,所有汽车都将能够自动驾驶,非常安全,可能再也不会发生事故了,而且无排放,非常舒适。

大众会不会像奔驰那样开发豪华纯电车型,比如电动的辉腾?

答:当然会。而且已经在做了,可以期待奥迪和宾利的新车。

你为什么热爱汽车行业?又是怎么进入这一行的?

答:火柴盒。

大众CEO:我崇拜马斯克,但我做了一个违背马斯克的决定

(Matchbox是一个玩具品牌,他们最知名的产品就是火柴盒大小的玩具汽车模型。)

迪斯何许人也?

今年全球新能源汽车销量的排名,紧随特斯拉身后排第二的,就是大众汽车。

这一点不免令人吃惊,因为一年前,大众的新能源还是不见经传。

而这一切,没有赫伯特迪斯就不会发生。

迪斯何许人也?

1958 年 10 月 24 日出生于慕尼黑,1987年获慕尼黑工业大学博士学位。

大众CEO:我崇拜马斯克,但我做了一个违背马斯克的决定

1989 年-1996年,迪斯就职于博世,走技术总监路线,一直做到工厂负责人。

1996 年,迪斯加入宝马公司,依然就职工厂主管。2007 年开始,他进入宝马管理层,负责采购、供应链。

自 2015 年 7 月 1 日起,迪斯进入大众,开始了对这个汽车工业巨头大刀阔斧的改革。

迪斯推崇马斯克对科技、AI的理念,同样也欣赏特斯拉工厂超高的生产管理效率。

大众CEO:我崇拜马斯克,但我做了一个违背马斯克的决定

公共场合中从不吝啬对马斯克、特斯拉的赞美之词,除了自己常与马斯克直接交流,前不久还请马斯克当面给大众管理层授课。

大众CEO:我崇拜马斯克,但我做了一个违背马斯克的决定

所以迪斯也赢得了车圈老“特吹”、马斯克头号迷弟的title。

毫无疑问,正是迪斯推进的改革举措,才让大众能迅速摆脱油改电,拿出真正有竞争力的新能源汽车。

大众CEO:我崇拜马斯克,但我做了一个违背马斯克的决定

而且从销量成绩看,大众在所有苦求转型的传统车企中,已经赢了一大截。

但这样的成绩,却不是轻易取得,大众的改革经历了数不清的波折和磨难。

迪斯效仿特斯拉模式力推改革,自然触动了大众内部各方利益,几次被董事会弹劾,差点丢掉饭碗。

在最近的一次风波中,迪斯想要延长工人工作时间,并且解雇一批效率不高的雇员,但遭到工会强烈反击。

大众CEO:我崇拜马斯克,但我做了一个违背马斯克的决定

一番斗争过后,迪斯尽管还留任大众集团CEO,但丢掉了大众汽车品牌的控制权,目前也只能负责新成立的软件部门。

这对于转型关键期的大众来说,当然不是好消息,前途命运也多了一层不确定。

不久前的采访中,有记者问迪斯“当年马斯克邀请你出任特斯拉CEO一事是否属实?”

迪斯马上笑着回答:“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经历了在大众的一系列风波后,这位被夺了权的CEO,会不会真的加入特斯拉呢?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智能车参考”(ID:AI4Auto),作者:贾浩楠,经授权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