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Markets » 熄火的人造肉市场还有未来吗?

Markets

熄火的人造肉市场还有未来吗?

2022-06-20 Markets
罗斯·麦凯 (Ross Mackay) 和艾略特·凯萨斯 (Eliott Kessas) 是怀揣着梦想从苏格兰移民到美国的。这两位长期的纯素食主义者创立了人造鸡肉初创公司Daring Foods,旨在减少不健康的肉类消费,并创造更多的气候友好型……

罗斯·麦凯 (Ross Mackay) 和艾略特·凯萨斯 (Eliott Kessas) 是怀揣着梦想从苏格兰移民到美国的。这两位长期的纯素食主义者创立了人造鸡肉初创公司Daring Foods,旨在减少不健康的肉类消费,并创造更多的气候友好型食品。

一开始,它很受欢迎,Daring Foods的人造鸡肉在Sprouts、全食超市和一些艾伯森和塔吉特门店都有上架。

热钱也随之而来。2021年10月,这个总部位于洛杉矶、成立还不到两年的品牌就筹集了6,500万美元,估值超过3亿美元,投资者包括对冲基金D1 Capital Partners (该基金还投资了Instacart等公司) ,以及知名DJ史蒂夫·青木 (Steve Aoki) 和网球巨星大阪直美 (Naomi Osaka) 。总的算来,Daring Foods一共筹集了超过1.2亿美元。

然而,不到一年之后,市场的基础就开始坍塌。在目前的市场上,有100多家以植物为基础的人造鸡肉公司,但其中许多公司的产品在味道和质地上都很相似。为了脱颖而出,Daring Foods请来了刚结婚不久的名人夫妇考特尼·卡戴珊 (Kourtney Kardashian) 和特拉维斯·巴克 (Travis Barker) 为其做推广,并拍摄了他们穿着内衣吃人造鸡肉的照片。

目前还不清楚这么做是否足以刺激销量,但卡戴珊的帖子获得了120万个赞,而Daring上传的一段视频收获了500万个赞。有太多的人造肉品牌在超市货架上争夺空间,而少数采用人造肉的厨师也不愿意在菜单上保留不受欢迎的菜品。消费者们正在无情地做出选择,而投资者则小心翼翼,因为现在的钱比过去10年来都要值钱。

熄火的人造肉市场还有未来吗?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资本几乎是免费的,而现在它非常、非常昂贵。”Daring的CEO麦凯在接受《福布斯》采访时表示,“我们意识到了这种情况,因此我们必须尽可能地高效和节省。”

植物人造肉这一潮流似乎在它真正火起来之前就已经失败了。在疫情爆发的最初几周,人造肉产品在零售店的销量增长了约200%,而围绕它们的炒作也帮助该行业获得了逾20亿美元的资金。然而,除了2020年的短暂上涨外,这些食品后续的销量并不好。

根据美国植物性食品协会 (Plant-Based Foods Association) 的最新数据,2021年,美国的人造肉产品销售停滞不前,其在全球范围的年度零售额增长也在放缓。在2020年增长33%之后,去年该领域的销售额仅增长了17%,至56亿美元。

根据该协会的数据,估计有7,900万美国家庭正在购买植物性的肉类替代品,与2020年相比几乎没有变化。但问题在于,购买类似产品的消费者是否只是尝鲜,还是会再次购买。不过到目前为止,有零售数据显示,这类产品的复购率已经上升,从2020年的78%上升到2021年的79%。

植物性肉制品还没有破解的一个密码就是复购率。”投资者卡萨·格鲁特 (Catha Groot) 说。他是亿万富豪汤姆·斯蒂尔 (Tom Steyer) 的妻子凯特·泰勒 (Kat Taylor) 共同创立的基金Radicle Impact的合伙人,“植物性乳制品在这方面就做得好得多。”

这在数据上的体现就是:牛奶和其他乳制品的替代品已经占据了奶制品总销售额的15%左右,而植物性肉制品的销售额仅占总肉类销量的一小部分,占美国所有肉类消费的1%不到。

格鲁特说,尽管面临挑战,但她仍然看好人造肉。“紧迫的环境和社会挑战需要我们采取这种迫切的社会行动。如果我们认为可以以同样的方式继续维持现状,那就是在做梦。”

但事情本不应该是这样。消费者本应该非常接受人造肉产品,不仅因为它们的味道和口感和真正的肉类不相上下,而且它们比真正的肉类对身体和环境更好。人造肉产品的销售本应该火起来的毕竟在过去十年中,人造肉初创企业为食品行业筹集了创纪录的资金。Pitchbook的数据显示,去年这类公司筹集了40亿美元,而全球的人造肉创业公司估计达到了800家。

然而,其中的许多初创公司现在正面临着撤销投资或重新估值的风险,像投资者就不再关注该行业的明星企业Beyond Meat的股价。虽然该公司此前的市盈率与特斯拉相当,但今年其股价已跌至最高点的十分之一左右。

过去,许多科技投资者带着准备好的新资金涌入食品科技市场,他们对一些食品初创公司的估值与对科技公司的估值一样高。但现在,这些估值正在回归现实,投资基金们对这些公司的定价更接近食品品牌的历史价格,而这在很多情况下会让它们的估值缩水一半。

数十家已经获得融资的初创公司预计将以失败、破产或因其知识产权而被收购而告终,包括ForA在内的一些公司已经遭遇了这样的结局。

Beyond Meat的早期投资者凯文·博伊兰 (Kevin Boylan) 告诉《福布斯》:“ (该行业) 将会有一次重组和整合。”他的公司Powerplant Ventures已经投资了40家初创公司。

“公司之间正在悄悄进行一些讨论,讨论合并以减少日常开支和减少消耗。”

博伊兰与人共同创立Powerplant以投资人造肉这一概念时还是在8年前,而那一年只有21笔围绕人造肉的投资交易。现在,Powerplant旗下的三个基金管理着共5亿美元的资产,而去年该行业的交易也超过250笔。

我们看到很多真正的科技投资公司在进入我们的领域,但食品和科技领域是非常不同的。”博伊兰说,“这个领域的大多数人都是A型人格,他们很有竞争力,希望达成交易,但我们正在看到一种理性的回归。这些初创公司都是还没有产生营收的公司,但它们都希望获得1亿美元的融资前估值。”

博伊兰说,已经有一些公司的融资情况不太顺利。一些创始人今年收到的收购要约只有他们预期价格的一半;一些公司的估值则下降了三分之一甚至更多。

去年是人造肉初创企业融资额首次下降的一年。根据研究机构Good Food Institute的数据,该行业在2020年共筹集了21亿美元,但在2021年只筹集了19亿美元。2022年,该行业的投资交易速度进一步放缓,越来越多的资金开始投向兜售发酵和栽培肉类的替代蛋白质初创公司,而这些公司在成本、规模生产和足够的生产能力方面面临重大挑战。

资金回撤的部分原因是公开市场对Beyond Meat不再看好。当该公司在2019年首次上市时,它为植物性食品带来了巨大的轰动和数十亿美元的资金,但这种情况并没有持续多久。2019年7月,Beyond Meat的市值接近150亿美元,如今这个数字仅剩下不到20亿美元,而这可能与该公司的销售低迷有关。从毛利率水平来看,公司也几乎没有盈利,而且其目前有超过35%的股票被做空,也是该股有史以来最高的空头份额。

在Beyond Meat上个月最新的销售情况遭遇惨败之后,一些分析师开始担心科技食品的长期商业应用潜力。瑞穗美洲 (Mizuho Americas) 的董事总经理兼高级消费者权益研究分析师约翰•鲍姆加特纳 (John Baumgartner) 告诉《福布斯》:“这个市场需要时间来发展自己,你不能把它强喂到人们嘴里。”

Beyond Meat的一位发言人则表示:“我们相信,在过去几年中推动该类别增长的基本因素是强大的。我们会致力于推进自己的使命,将植物性人造肉及其健康和环境效益带给世界各地的消费者。”

虽然Beyond Meat和它的主要竞争对手Impossible Foods能付得起费用,让零售商把它们的产品放在显眼位置,但年轻的人造肉品牌则手头拮据,而这将继续为前者这等资金最充足的初创公司提供竞争优势。

“这些企业背后有良好的意图,但他们的市场比人们想象的要小。”投资者泰勒·摩根 (Tyler Morgan) 告诉《福布斯》。他是食品公司Boulder Food Group的合伙人,该集团曾经支持过以真菌为基础的人造肉品牌Meati。

市场无法支持100家替代肉类企业。事实上,市场几乎连这么多的动物肉类企业都支持不了,即便这个行业的规模是人造肉的30倍。

此外,Impossible Foods还面临着一场关于其关键成分血红素的专利法律战,此案的结果将决定哪些成分可用于以植物为基础的人造肉行业的其他部分,以及Impossible Foods是否有权主张将从大豆植物根部提取的血红素作为其受保护的知识产权。

Impossible Foods曾经告诉投资者它即将上市,但它迄今还没有。现在的华尔街正处于熊市的阵痛之中,美国经济也即将陷入衰退,所以公司可能已经错过了上市窗口期。在该公司去年11月进行的最新一轮H轮融资时,其估值约为70亿美元,而当时Beyond Meat的股价还在100美元附近徘徊。如今,后者股价已降至原来的五分之一,一些买入的投资者可能正在减持他们的投资组合。

Impossible Foods的一名发言人表示,公司之所以决定继续保持未上市状态,是“一个经过深思熟虑的战略选择”。这位发言人说,去年公司的零售销售额增长了70%,资产负债表也很强劲,没有债务。“IPO当然在考虑范围内,但要按我们的条件进行。”

该发言人还称,在Impossible Foods进入的每一个产品类别中,其都是零售增长最快的品牌,包括肉糜、肉饼、鸡肉块和肉丸。目前,其人造牛肉糜在4万家门店有供应,客户则包括Applebee餐厅、达美航空和美联航。

Almanac的联合创始人、现在是Astanor Ventures合伙人的大卫·巴伯 (David Barber) 告诉《福布斯》,人造肉公司仍然有生存和发展的空间,但其成功将取决于执行力如何。

“那些真正提供差异化服务的公司将会胜出,例如健康、风味、便利或价格等,但他们必须专注于他们所提供的东西,以冲破所有唱衰的噪音,而且这样的噪音是不会少的。”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福布斯”(ID:forbes_china),作者:Chloe Sorvino,经授权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