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Markets » 在撼动Twitter、AT&T和三星后,华尔街最令人生畏的激进投资人改变了策略

Markets

在撼动Twitter、AT&T和三星后,华尔街最令人生畏的激进投资人改变了策略

2022-03-01 Markets
2017年春天,激进对冲基金埃利奥特管理公司(Elliott Management)认为,它已经制定出了拯救医疗健康技术提供商Athenahealth的完美计划。 Athenahealth是一家提供患者就医记录软件的公司,但其价值在过去几年里已……

2017年春天,激进对冲基金埃利奥特管理公司(Elliott Management)认为,它已经制定出了拯救医疗健康技术提供商Athenahealth的完美计划。

Athenahealth是一家提供患者就医记录软件的公司,但其价值在过去几年里已缩水近一半。在累积了约9%的股份后,埃利奥特向Athenahealth的高管们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但有一个问题:该公司的高管们不同意。

在联合创始人、长期担任首席执行官的乔纳森•布什(Jonathan Bush,小布什的堂弟)的领导下,Athenahealth试图用自己的方式赢得埃利奥特公司的支持,比如裁员和削减成本。但埃利奥特有其他想法,比如换掉乔纳森本人。在这家对冲基金看来,Athenahealth是一个因领导层无能而误入歧途的好公司。当然,该公司的领导层对此有不同的看法。

这种情况持续了一年多。最终,埃利奥特改主意了:如果Athenahealth不想执行他们的计划,那么埃利奥特就会尝试自己执行这些计划。

埃利奥特于2018年5月对Athenahealth提交了正式收购要约。一个月后,彭博社发表了一篇报道,详细描述了乔纳森过去面临的家庭暴力指控和最新的工作场所不当行为指控,随后乔纳森从Athenahealth辞职,后者的股价继续下跌,而股东们纷纷选择站在埃利奥特一边。去年11月,埃利奥特与私募股权公司Veritas Capital达成合作协议,以57亿美元收购了Athena。

在撼动Twitter、AT&T和三星后,华尔街最令人生畏的激进投资人改变了策略

在过去,埃利奥特持有一家公司的多数股权、而非较小的激进投资方股权的情况非常少见。但如今,该公司正积极进军收购领域,而Athenahealth就是它在这个领域迄今为止最大的成功。仅过了短短三年的所有权掌控时间,埃利奥特和Veritas便在上周以170亿美元的价格完成了对Athenahealth的出售。埃利奥特从中的获利估计约50亿美元,这证明了私募股权的好处和埃利奥特扭亏为盈的能力。

在过去,埃利奥特的激进投资一直依赖于大量的研究和详细的公司转型计划。不过,作为一个小股东,如果这些详细的计划得以实施,财务上的好处也是有限的。因此,埃利奥特在过去几年里一直在组建自己的收购团队,以期在这块蛋糕上分得更大的一杯羹。

“我认为我们这样做的结果已经不言自明了,”该公司北美私募股权主管David Kerko表示。

在撼动Twitter、AT&T和三星后,华尔街最令人生畏的激进投资人改变了策略

保罗·辛格(Paul Singer)

埃利奥特公司由保罗•辛格于1977年创立,是世界上历史最悠久的对冲基金之一。起初,辛格专注于可转换债券套利,然后是不良资产投资。进入21世纪后,他转向了激进投资。那时,埃利奥特已经成为华尔街的巨头,并且为自己赢得了一个不容小觑的声誉——它是一个敢于批评公司高管、公开呼吁出售、更换首席执行官或展开其他重大战略转型的对冲基金。该公司最著名的一场官司是与阿根廷政府的拉锯战,这场长达15年的法律诉讼围绕逾期债务展开,其中包括扣押一艘阿根廷船只,而阿根廷政府最终为埃利奥特支付了24亿美元,其他债券持有人则以很低的价格达成了和解。去年,彭博社称埃利奥特是“华尔街最令人生畏的基金”。

埃利奥特的激进投资活动还在继续:近年来,它的目标包括Twitter、AT&T和三星。不过,该公司的一次重大变革始于2015年,当时其成立了以私募股权为重点的子公司Evergreen Coast Capital。自那以来,埃利奥特已经进行了大约40笔收购,收购活动大幅增加,收购对象包括LogMeIn、Gigamon、Cubic和Barnes & Noble等公司。

在辛格于2016年写给投资者的一封信中,他详细描述了这一战略转变,并在信中说道:“在某些情况下,在激进投资过程结束时进行私下交易是价值创造的最佳可能性所在。在过去几年里,埃利奥特的结构使得这类交易颇具挑战性。但现在,由于我们对团队进行了补充,情况已有所不同。”

埃利奥特从Athenahealth的退出并不是最近与其有关的唯一头条新闻。该公司在1月的最后一天宣布了其迄今最大的一笔收购,即与Vista Equity Partners合作,以16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思杰公司(Citrix Systems)。思杰将与Vista现有的投资组合之一Tibco Software公司合并,创建一个新的、拥有约40万客户的云软件巨头。

通过单一基金将公共投资和私募投资结合在一起,埃利奥特的这种做法是独一无二的,但也是世界上许多大型投资公司身上所体现的一个更大趋势的组成部分。

近年来,黑石集团(Blackstone)、KKR和阿波罗全球管理公司(Apollo Global Management)等老牌私募股权巨头都通过从收购业务转向多元化实现了爆炸式增长。与此同时,许多对冲基金在买卖未上市公司股份的业务中投入了数十亿美元。像Tiger Global和Coatue这样的公司已成为创投领域的一股新生力量,Point72资产管理公司(Point72 Asset Management)和D.E. Shaw最近也都首次成立了私募股权基金。

界限正变得越来越模糊。随着私募市场在投资人中越来越受欢迎,它们也变得愈发拥挤和竞争激烈。每个人都在寻找一个新的优势、新的角度,希望通过一个新的方式来让自己的专业知识产生巨大的回报。

回头来看,对Athena和思杰的收购交易展示了埃利奥特的私募股权投资这杯“鸡尾酒”中的一些关键成分。

这两笔交易都可以追溯到公开市场。埃利奥特于2015年首次投资思杰,并在尝试收购它之前持股了5年,而在2019年完成收购之前,埃利奥特也持有Athena的部分股权近两年。这种长达数年的合作关系,让埃利奥特对潜在收购目标的了解超过了常规的尽职调查。

另外,这也让该公司能够识别出一些不那么引人注目的收购目标,比如埃利奥特最初接洽思杰时,思杰和Athena都没有开展任何正式的出售程序。

此外,在这两个案例中,埃利奥特都是与另一家私募股权公司合作完成了收购。联合收购可以更容易地筹集到这类大型交易所需的大量资金,也允许合作的投资方之间进行优势互补。

也许,埃利奥特这种收购方法的决定性因素是,其所有投资——不论是在私募市场、公开市场,还是其他任何投资——的资本都来自同一只基金,且所有交易都由同一组投资者评估。这与那些最大的私募股权投资工厂形成了鲜明对比,因为在那些工厂里,有数十只独立的基金由追求专业化战略的不同团队在管理,而埃利奥特的结构则让团队在决定如何投资时更加灵活和自由。

“既有公开市场的投资元素,也有私募股权的投资元素,”埃利奥特进军私募股权的策划者之一、该公司的执行合伙人Jesse Cohn说道。“我们将公司私有化,我们购买公共股份,我们采取积极的行动,而在很多情况下,我们是在同一时间或针对同一目标来做所有这些事情。”

在这一举措背后,一些投资人是埃利奥特的老员工,如Cohn自2004年以来一直在埃利奥特工作,但也有一些人是新加入的,比如Kerko,他在KKR工作了近20年后,于2020年加入埃利奥特。

这种混合促进了埃利奥特内部和外部专业知识的融合。Kerko承认,在当今拥挤的私募股权领域,要想脱颖而出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困难。但困难并非不可能。

Kerko说:“从公共和私人战略的角度来看,我不知道还有谁在做我们正在做的事情。如果你问为什么会是这样,我想原因在于这真的、真的很难做到。”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福布斯”(ID:forbes_china),作者:Kevin Dowd,经授权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