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科技 » 刚拿下一个270亿IPO,下一个IPO已被高瓴、宁王预定

科技

刚拿下一个270亿IPO,下一个IPO已被高瓴、宁王预定

2022-02-28 科技
在中国激光行业,有一个绕不开的名字:大族激光。背后创始人高云峰,从三尺讲台一路白手起家,造出激光龙头帝国,经历可谓传奇跌宕。 今日,大族激光旗下子公司大族数控分拆上市,登陆创业板,股票发行价为76.56元……

在中国激光行业,有一个绕不开的名字:大族激光。背后创始人高云峰,从三尺讲台一路白手起家,造出激光龙头帝国,经历可谓传奇跌宕。

今日,大族激光旗下子公司大族数控分拆上市,登陆创业板,股票发行价为76.56元/股,市值为273亿元。

从1996年深圳华强北一间公寓里的手工作坊,到2004年中小板首批8家上市公司之一,再到如今市值超500亿元并深受北向资金青睐的激光行业龙头;从带着40万港元的客户定金下海创业的大学教师,到企业上市时仅37岁就成为亿万富豪,再到深圳装备工业创新发展的领军人物之一——大族激光及其创始人高云峰的故事可谓精彩。

01一枚纽扣,造就亿万富豪

1992年,刚刚三十而立的高云峰还在南京航空学院担任教师,殊不知一次南下使他就此远离那三尺讲台。

彼时的高云峰是个机器迷,还是个热衷聊哲学的知识分子。朋友工厂有台在国外买的机器坏了,但由于当时欧美对亚洲市场很不重视,维修需要提前两个月预约。一来二去,和朋友聊着老庄的同时,高云峰也就把机器修好了,也顺便赚些外快。

后来,朋友说这种机器购买流程也是十分繁琐:先需要付40万,等3个月,再付40万才能运回来。“我们俩天天在一块儿讲老子庄子,有信任感”,当即,高云峰一拍板说,“这机器我也可以给你做”。从朋友那里拿到创业第一桶金后,高云峰便独自一人揽下了从机器制造到维修一整套的活儿。

而实际上那时能不能把机器造出来,他心里没底,也不敢对朋友如实说。对软件工程知之甚少的高云峰,在书店买了本类似C语言的书,便回去边学边做。白天采购机器零件,晚上造机器,四天四夜没睡,第五天下午机器就调试成功了。

朋友又立刻打款40万元,随即高云峰便到深圳华强北租了一百多平的房子,创立了大族激光Han’s,上面加个五星,表示是中国人的激光。

然而,接下来半年形势急转直下,没有订单,员工工资都发不出来,眼看就要倒闭。无知无畏的高云峰这才发现,当时市场容量很小,激光打标机全国一年才卖10台,而且被国资垄断,根本没有大族的立足之地。据了解,1996年时,国内激光设备的市场容量估计只有300万元,根本还谈不上“产业”。

这时,高云峰想起一个在一汽做领导的同学。汽车行业应该是激光设备最大的市场,想到这里,高云峰马上背起行囊,飞往东北。结果,很长时间没见上面。“有天我发现,请他吃饭的人多得都要排队。我明白了,这条路不通。我直接就走了,给这位同学留了信,说企业规模比较小,过几年大了再说。”

重新审视自己,高云峰悟到了,作为一个初创的民营企业,“必须找民营企业,找和我们体量差不多的行业企业。”

他把视线投向了浙江温州和福建石狮。过去,江浙一带的纽扣厂卖纽扣是一斤一斤卖的,如果用激光打标机,在扣子上打上花纹和企业商标,就可以一只一只卖扣子,还能卖贵一些,很有想象空间。

抱着两叠传单,高云峰挨家挨户地开始推销他的产品。几个月过去了,没有任何反馈。就在公司准备关门的时候,一个电话改变了他的命运,一家纽扣厂的老板表示愿意出30万买一台。

而试用大族生产的纽扣激光机的纽扣厂商,很快就尝到了甜头。“他买回去,两个月就赚了净利35万。后来他一个亲戚也买了,然后亲戚的邻居也买了,再后来就卖脱销了。“由此,高云峰顺利打开了市场,在温州两年多时间售卖纽扣激光机,做了3亿的销售额。

02时代风口上的豪“赌”

有了稳定的盈利后,高云峰开始谋求公司的跨越式发展。此时,高云峰认识到,激光行业没有技术门槛,必须靠资本推动快速圈地。

早期找不到投资方,高云峰通过黄页寄信,寄了两百多封出去,只等来了两家回信。其中一家便是后来与大族激光的第一任大股东——深圳高新投。为了让其投资,高云峰还让出了控股,且无形资产不作价。此外,当时订单有5000万,净利润1000万,也都不作价。就这样,深圳高新投出438万,占51%。

然而,高云峰并不觉得吃亏,投资进来后,1999年企业就翻了6倍,收入到几亿,企业规范了,上市之路畅通无阻。

2001年,高云峰与深圳高新投注派驻的管理方发生矛盾,为重新拿回控股权,高云峰不牺找高利贷,以30%利息借了880万付了回购股份全款的一半,签了回购协议。其间又涉及国有资产转让,需要公开招拍挂,而拍卖要另交500万保证金,高云峰又向高利贷以30%利息借了500万。最终以拍卖2460万,买回了46%的股份。

随着资本入场,豁得出去的“赌徒”特质开始在高云峰身上越发凸显。伴随着一次次资产抵押,高云峰的野心边界也在一步步延伸。

2004年,大族激光成为首批登陆中小板的上市公司之一,融资2.3亿元。当天涨幅超过400%,让高云峰都大感意外。此后十几年间,虽然难免坎坷起伏,但大族激光也保持了销售收入、净利润30%的复合增长率,市值从当初的10亿元左右,一路壮大到如今的超500亿。

估计也是见证了资本市场的魔力,让高云峰学会依托上市平台不断寻求再融资再发展的套路。期间,在资本市场拿到钱的高云峰,开始深挖大族的“护城河”,一方面巩固技术和市场优势,另一方面,开始了大手笔的布局——并购产业链上下游企业。

高云峰的并购手法相当精彩。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很多企业岌岌可危,对高云峰却是好机会。他一次次出手并购,在拯救处于危机漩涡中下游客户的同时,也打造了一条贯穿上下游产业链的激光航母。包括在全球都有一定地位的东莞粤铭激光,终于在这个时间节点“嫁入”大族。

此后几年,经济持续遭遇危机,高云峰的并购步伐也越来越大。之前他曾经想并购一些国外企业,却因为价码太高而无法控股。到2012年,经济危机终于为他创造了机会,连续收购了多家老牌外国公司,成为一个跨越国界的激光帝国。

这期间, 事业版图的持续拓展也为高云峰带来了无数高光时刻,“胡润百富榜第252名”、“深圳30年30位杰出人物”和“深圳市政府特殊津贴专家”等多重身份加持、曾几何时风光无限。然而,敢豁出去的“赌徒”特质一次次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而他终究成于此,也因此“摔跟头”。

事件的导火索源于2019年7月,有投资者在深交所互动易上询问“欧洲研发运营中心”一事,公司答复:公司自2012年8月开始筹备欧洲运营中心建设,2016年在建工程开始正式施工,预计2020年投入使用。

而实际上上述“欧洲研发运营中心”项目是在2011年提出的,起初预算金额5000万人民币,期间多次增加预算并更改完工进度,建设8年时间预算狂增至10.5亿。与此同时,大族激光此项超过净资产10%的项目没有按照要求完成信息披露,被质疑未履行应尽的信披责任。

随后,有记者实地走访后报道称,大族激光利用在欧洲修建研发运营中心的幌子,打造豪华酒店,从最初的5000万预算直接暴涨到10.5亿元,每平米的建设成本高达3.6万元。每平米高昂的建设成本被质疑怕是要建皇宫。

针对质疑反问,高云峰接到央视财经频道《交易时间》记者电话采访时,一番口无遮拦的回应,“你是什么角色?你有什么资格来质问我?这个是我们自己的资金,我当然有权利做任何经营决策,你管我那么多?“瞬间在网上掀起千层浪。

言论发酵几个小时后,大族激光终于在深交所的声明要求下发了致歉公告并表示,但市场似乎并不买账。当日大族激光股价大幅低开于25.85元,几乎跌停,随后反弹乏力,最终收盘于26.08元,单日跌幅达8.81%。

03连环拆分上市引来高瓴、宁王入局

大概也是从这时起,这位在商场叱诧风云的人物渐渐开始隐居幕后,鲜少出现在媒体公众场合。但在低调的作风下,高云峰在资本市场的操作仍然是“大刀阔斧“。

2019年12月,证监会出台《上市公司分拆所属子公司境内上市试点若干规定》,为A股分拆上市提供了政策支持后,分拆上市日渐风靡,就连跌宕近30年的本土巨无霸比亚迪也加入了分拆上市的大军。

在资本市场的激流涌动下,2020年11月,大族激光发布公告称,公司拟分拆所属子公司深圳市大族数控科技有限公司(简称“大族数控”)至深交所创业板上市。本次分拆完成后,公司的股权结构不会发生变化,且仍拥有对大族数控的控股权。

大族数控最早成立于2002年,主营业务为印制电路板(PCB)专用设备的研发、生产和销售。此次谋求在深交所创业板上市,拟公开发行新股数量不超过4200万股,募集资金约17.07亿元,用于PCB专用设备生产改扩建项目和PCB专用设备技术研发中心建设项目。

招股书披露,2018年至2020年,大族数控营业收入分别为17.23亿元、13.23亿元、22.10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3.73亿元、2.28亿元、3.04亿元。公司客户已覆盖“2019年全球百强PCB企业榜单”中的89家及“中国综合PCB百强排行榜”中的95家,其中包括臻鼎科技、欣兴电子、东山精密(002384.SZ)、深南电路(002916.SZ)、建滔集团(0148.HK)、沪电股份(002463.SZ)等国内外行业知名PCB制造商。

而就在确定旗下PCB业务大族数控分拆上市后,大族激光随即又筹划旗下半导体封装设备业务的上市计划。

2月22日晚间,大族激光发布公告称,大族激光员工持股平台以及控股子公司大族光电员工持股平台拟对大族光电进行增资,投资总额不超过1.41亿元。同时,大族光电拟通过增资扩股方式引进高瓴裕润、高新投创业、高新投致远、小禾创业、中证投资五方战略投资者,投资总额不超过1.41亿元。入股价格约为9.86元/股,增资总金额合计不超过2.82亿元。按照增资协议,大族光电计划在2026年12月31日前实现合格上市。

值得一提的是,本次出资0.64亿元、最终将持有大族光电5%股份的北京高瓴裕润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为宁德时代旗下的投资基金,宁德时代持有其21.3%的股份。

此前,大族激光和宁德时代的合作由来已久。早在2018年8月20日及8月27日,大族激光公告了中标宁德时代订单的情况,中标金额累计5.46亿元人民币,中标项目主要包括激光模切设备、焊接设备、成形设备等,以上设备主要用于新能源电池的生产加工。

连环操作,不得不让人佩服高云峰对于资本运作的娴熟。然而,市场是否接着买账,其实市场上也早有质疑的声音出现。

以此次拆分上市的大族数控为例,首先是,营收波动剧烈,大客户每年都在变。大族数控前五大客户除了深南电路集团外,其余大客户几乎每年都在变化。对此公司解释称,因为客户PCB生产线一旦建成,其设备再次更新换代需要较长的周期。这也意味着大族数控客户结构缺乏稳定性,每年需要不断拓展新客户。

还有专业人士指出,大族数控存在多项经营风险,包括存货余额较大、应收款高企、现金流紧张等。另外,2020年大族激光经营性现金流净额为-5097万元,经营性收入无法覆盖经营性支出,说明公司存在较大的资金压力。公司表示,如果不能及时回笼资金,或者不能及时获取融资,可能导致业务运营资金不足,进而对公司的财务状况和生产经营带来不利影响。在现金流紧张的同时,大族数控的负债猛增。2020年,大族数控负债合计达到11.63亿元,较2019年的5.67亿元直接翻倍。其中,流动负债达11.29亿元,占总负债比例的97%。

由此可见,此番拆分上市,究竟是随着新能源汽车等行业大热对PCB需求量激增趋势下, 分拆有利于大族继续深耕激光设备领域,为大族数控更好发展,还是只为上市圈钱?还有待后续深度观察。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融中财经”(ID:thecapital),作者:若风,经授权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