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创新 » 在线招聘二十年,依旧是困局

创新

在线招聘二十年,依旧是困局

2022-02-28 创新
很难想象,一个已经拥有近三十年发展史的互联网细分赛道,却还处于急剧的变化中。在线招聘便是其中的代表之一。 在线招聘的上半场,诞生了中华英才网、智联招聘、前程无忧三巨头,如今坐次已经改变,中华英才网消……

很难想象,一个已经拥有近三十年发展史的互联网细分赛道,却还处于急剧的变化中。在线招聘便是其中的代表之一。

在线招聘的上半场,诞生了中华英才网、智联招聘、前程无忧三巨头,如今坐次已经改变,中华英才网消失在历史长河中,智联招聘、前程无忧经历了辉煌上市如今已经黯然退市。

头部玩家中仅有前程无忧还稳住了市场份额,在线招聘的下半场,拉勾网掀起过一些水花,Boss直聘、猎聘 高调弄潮,而更多新玩家还在涌入。

职场社交软件“脉脉”早已开通招聘求职功能,近期更是玩出“企业点评”大招,目测要做在线招聘的“美团点评”,携八卦以令江湖;

今年1月,短视频平台“快手”也推出蓝领招聘平台“快招工”;同月58同城将旗下赶集网改为专注招聘市场的“赶集直招”,并主打直播招聘。

在线招聘行业打了这么多年的营销战,也依然在进行着。

刚刚过去的冬奥会,恰逢2020年春招,Boss直聘拿下官方人力资源服务独家供应商的合作权益。同期,前程无忧在上海、南京、广州、深圳等各地地铁站铺设巨幅广告。

曾有媒体报道发现,仅北京望京地铁站就同时存在BOSS直聘、智联招聘、猎聘、前程无忧和脉脉五家招聘平台的广告。

但就在春招如此重要的节点,在线招聘再次出现数据安全问题。近期,据说一名李姓中国男子因某网站上的虚假招工广告,被网赌集团非法拘留、大剂量抽血,导致生命垂危。

互联网是有记忆的,这一事件再次引起了大众对在线招聘平台的质疑。在过去数年中,情色交易、传销信息曾出现在在线招聘平台上,甚至有应聘者命丧天津,引发求职者的安全问题关注。

而求职者个人信息被平台泄露的问题,也屡屡发生。

看起来繁荣的市场里,许多痛点依然存在。2022年,在线招聘何去何从?

01、三十年城头变幻大王旗

在线招聘经历了近三十年的发展,最早的网站可以追溯到中华英才网、智联招聘,前程无忧三巨头的时代。

中华英才网成立于1997,由张杰贤创立。

2004年,原华为人力资源负责人张建国,受今日资本徐新邀请,接手中华英才网,在他的带领下中华英才网拥有最强的销售团队和惊人的市场营收,被誉为中国认知度最高的全国性专业网络招聘企业之一,90%的全球500强企业都使用过中华英才网的服务。

2008年,中华英才网被当时的全球在线招聘巨头Monster全资收购。

在线招聘二十年,依旧是困局

(中华英才网CEO张建国)

两年后,前程无忧(51JOB)和智联招聘也相继成立。

前程无忧的创始人甄荣辉是中国香港人,基于他对人力资源服务的理解,51JOB是从在报纸上刊登招聘小广告起步,并首先实现上市。

在互联网时代,前程无忧并没有一味遵循早期的战略,往后数年,它从一家传统报纸招聘的巨头,成功转向为网络招聘。

基于报纸招聘的历史惯性,51JOB的岗位比较传统低端,一如后来的58同城。

在线招聘二十年,依旧是困局

(前程无忧创始人甄荣辉)

就在前程无忧成立的同年,郭盛创立了智联招聘。

智联招聘的业务立足于纯粹的互联网招聘,另外还保持了传统猎头业务。

猎头业务是互联网企业最受欢迎的服务之一,中华英才网也有强大的猎头部门,比如本文作者张栋伟,就是该部门介绍进了中华英才网,担任市场总监。

未来,猎头业务还将支撑起“猎聘”的成立和发展。

在线招聘这些玩家进入互联网行业的时间甚至早于BAT,在很长一段时间,在线招聘市场都被这三家占领,它们用大笔的资金,将来自于报纸、招聘会、人才市场的的招聘信息搬到网站上,完成了一个传统的行业互联网化。

随着国内高校扩招,高学历人才的供应逐渐超出了需求,求职者越来越依靠招聘网站完成就业。

另一边,基于科技和金融的大发展,B端的企业雇主数量极速上升,买单的金主数量充足。

供需两旺,短短几年的发展,玩家长成巨头、走向上市。

2004年9月,成立仅5年的前程无忧登陆纳斯达克,成为首家在美股上市的在线招聘企业,也被认为是中国互联网公司第三波上市浪潮中的典型代表。

十年后,智联招聘也同样前往纳斯达克上市。与此同时,在聚焦综合招聘的同时,智联还通过投资布局了社交属性和专业细分领域。

在线招聘二十年,依旧是困局

(智联招聘创始人郭盛)

但互联网也是残酷的,这些老牌巨头很快也迎来了转型期。

2009年开始,移动互联网开始起步,用户从PC端向移动端转移,社交招聘、垂直招聘等新型招聘模式也开始兴起,Boss直聘、猎聘等新玩家受到瞩目,对老牌巨头形成挑战。

一个小插曲是,2010年,智联招聘爆发高管内斗,原CEO赵鹏出局。

赵鹏离开智联后其先是创办以公司点评和招聘为主的看准网,其后又创办了Boss直聘。

Boss直聘在移动端主打“双线匹配”,“找工作,要跟老板谈!上BOSS直聘”的广告随处可见,这种新颖的模式也让其迎来了资本、市场的关注,赵鹏职业生涯也迎来了“第二春”。

在线招聘二十年,依旧是困局

(Boss直聘CEO赵鹏)

另一边,老牌巨头的日子也不好过。经历了复杂而跌宕的发展,中国英才网、智联招聘、前程无忧三家老牌巨头在短暂的辉煌后、新老交替的角逐中,逐渐走向没落,相继黯然退市。

2015年5月8日,58同城正式对外宣布收购中华英才网,当时这家曾经的巨头已经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多年,陷入长期亏损、多次裁员的境地。

从中国互联网大局看,外企在本地化都不成功。当中华英才网全资卖身给Monster那一天起,陨落就是宿命。

前程无忧上市后股价一直不温不火。2021年6月21日,前程宣布将被一个由德弘资本牵头、私募股权投资公司鸥翎投资和前程无忧CEO甄荣辉组成的投资者财团收购,同年,前程无忧从纳斯达克退市,成为一家私人控股的公司。

股价同样低迷的智联招聘,早在2017年便选择退市私有化。涉足招聘业务的58同城也于2020年完成私有化。自此,我国招聘行业仅余两家上市公司——Boss直聘、猎聘。

在线招聘行业市场集中度较高,根据前瞻经济学人报告,2020年,三家头部公司的市场份额占据了整个在线招聘行业的70%。其中,前程无忧、Boss直聘、猎聘三家的市场份额分别为:34.2%、18.0%、17.3%。

但这种优势也许无法保持太久。Boss直聘、猎聘的攻城略地,抢走了老牌巨头不少用户和市场。根据前程无忧招股书,自2018年起公司服务的企业逐年减少、营收下滑,同时股价滑落。

同时在线招聘赛道还在出现更多颠覆者。除了以智能招聘系统企业moka为代表的SaaS等新细分领域的崛起,职场社交平台脉脉等其他赛道的玩家,也在瓜分招聘平台的市场。

在线招聘二十年,依旧是困局

(脉脉创始人林凡)

以脉脉为例,尽管其身处职场社交赛道,但其已经笼络了一大波职场人,B站员工猝死事件、字节跳动员工猝死事件等舆论风波,都是先从脉脉上开始形成。

脉脉上周已开辟了“企业点评”版块,以“美团点评”的模式抢起了招聘的蛋糕。以职场社交为起点,脉脉也试图去颠覆招聘行业的格局。

如今在线招聘领域的王座之争,已经聚焦于Boss直聘、猎聘、脉脉、58招聘等玩家之间,但这个赛道目前还未分出胜负,玩家之间并没有形成绝对差距、更没有核心壁垒,格局之间还有不少变数。

02、挣扎于亏损的在线招聘巨头

在线招聘赛道头部玩家的模式各有不同。

Boss直聘的特点在于为职场人和Boss之间提供“直聊”渠道,和智联招聘、前程无忧一样,在关注头部企业的同时,笼络在招聘上弱势的中小企业。

“一定不偏袒更付得起钱的人。”Boss直聘创始人赵鹏曾在接受采访时提到平台要服务更多企业、更多人,“物种繁茂、食物链上每一层种类繁多,它的组成多样化。越这样,生态系统就越稳定。”

相比之下,猎聘等玩家则更着重于中高端人才市场,为职业经理人、猎头构建桥梁。

猎聘创始人戴科彬曾在2015年提到,“大家也有过求职的经历,你要是干得很好,你会投简历吗?压根不需要,找你的人很多。中国互联网里,好的技术手里头有10个offer等着挑,而不是去投简历找工作。”可见,戴科彬对高端人才招聘的看重。

在线招聘二十年,依旧是困局

(猎聘网创始人戴科彬)

如果和中高端市场对比,中小企业所在的市场无疑更加广阔,这里聚集了更庞大的需求,但这并不意味着Boss直聘们更容易变现。

在线招聘玩家的变现方式分为to B和toC两种。通过向企业提供职位发布、简历搜索、广告推广等服务,平台也收取各项费用。同样,求职者为了获取简历曝光度、简历模板等服务,也会给平台支付会员费。

玩家都在试图笼络更多优质、活跃的求职者,但这并不妨碍B端一直是在线招聘平台盈利的主要来源。

尽管前程无忧和猎聘在盈利模式的开发上进行了许多努力,除了在线招聘服务,还有围绕猎头、校招、培训、中低端岗位等各式服务,但结果证明它们的盈利之路还远未成功,依然严重依赖B端。

以猎聘为例,立足于中高端市场,猎聘的利润率一直高于行业水平,但自2017年以来,猎聘的净利润一直徘徊在个位数。根据2021年三季度财报显示,猎聘第三季度营收6.8亿元,经调整经营利润1.4亿元,归母净利润为7472.7万元。

一直强调“有C才有B”的Boss直聘,盈利模式也严重依赖B端的在线招聘服务。

虽然其推出了求职者方面的会员服务,但最新财报显示,B端企业服务为Boss直聘带来了99%的收入,其中,中小企业的占比达到了82.6%。

头部企业愿意为高端人才付出更多成本,中小企业在招聘成本上显得被动,通常生存年限较短,付费能力也存在较大不确定性。

Boss直聘“单条腿”走路,也让盈利这件事变得更加艰难。根据其上市招股书,2019年、2020年净亏损分别为5.02亿元、9.42亿元,累计达14.54亿元;经调整净亏损分别为4.68亿元、2.85亿元。另据其三季度财报,尽管2021年第三季度扭亏为盈,但2021年前三季度净亏损为13.04亿元,相比2020年同期亏损同比扩大216.5%。

长期的亏损或是“微利”状态,让在线招聘玩家急于变现。

Boss直聘更是被曝出“销售轰炸”事件。2021年年底,据IT时报报道,各个企业的招聘负责人遭到了Boss直聘销售的电话轰炸,在电话中销售急于推销Boss直聘的会员、套餐。其中,一位招聘负责人拒绝办理套餐后,Boss直聘的销售竟然连续问他是否要注销账户。

作者张栋伟近年来参与创业,也使用BOSS直聘的服务。一般来说,但凡有个像样的岗位发布,系统都会提示这是“火热竞聘岗位”,需要企业付费数百元才能发布招聘。

这样的情况下,一旦有免费的创新发布招聘模式,中小微企业就会大规模的迁移,BOSS直聘就会受到冲击。

经历了近三十年发展,在线招聘赛道经历了数次淘汰赛以及新旧更替,从老牌巨头到新兴玩家们,它们始终没能解决收入模式单一、难以稳定盈利的痛点,这也给它们未来的发展增加了不确定性。

03、一次次“血案”背后,在线招聘依然“危险”

难以盈利背后,在线招聘平台的商业模式存在许多问题。

走过早期粗粝的行业发展期,如今到了更注重技术等核心竞争力的阶段。在线招聘的技术体现在如何以智能化的匹配为企业、求职者进行准确地双线推荐。同时,招聘市场重视信息的真实性,这也考验玩家的信息审核能力。

越来越多的负面事件,屡屡爆发的数据安全风险,暴露了头部玩家的技术漏洞。

近期,一名李姓中国男子由于轻信网络上的虚假招工广告,被网赌集团圈养充当“血奴”,被多次大剂量抽血,生命垂危。由于中国驻柬埔寨使馆网站公告中提及“同城网”,引发舆论与58同城的讨论。

虽然58同城表示并未查到该企业发布的招聘信息,但舆论还是深度关注58同城、Boss直聘等平台上经常出现的的虚假信息。

实际上,在线招聘平台由于信息审核漏洞被推上风口浪尖并不少见。早在2017年,轰动全国的“大学生李文星之死”事件,便直指Boss直聘对于传销组织的审核不够严密,对平台的注册会员未进行基本的审查。

这些年,在线招聘平台也推出不少整改措施,包括成立信息质量审核组、欺诈企业黑名单、出台举报机制等,进一步加强了审核机制。

但直到如今,舆论的讨伐、数次整改也并没有让在线招聘的灰色地带消失。

一方面,招聘平台上充斥着许多非法信息。2020年11月23日,Boss直聘上被曝存在很多“情色交易”;12月,智联招聘也被报道存在“皮肉招聘”。

另一方面,求职者投递的简历屡屡被招聘平台泄露。

2020年11月,据新京报报道,前程无忧上,求职者投递的简历被泄露;同年12月,央视晚间新闻报道,在线招聘成为简历泄露的源头,一份简历可卖四块五;次年315晚会,又有多家招聘软件因“个人信息泄露”问题被点名;次年7月,网络安全审查办公室对多家企业实施网络安全审查,BOSS直聘位列其中,不久后便停止了新用户注册。

这也让外界不断提出质疑,究竟是头部玩家的技术实力赶不上企业发展的速度,还是为了盈利,赚取更多企业的服务费,头部玩家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从而造成了“血案”的发生。也许只有当负面事件不再频繁发生时,质疑声才会消失。

除了频频出现的数据安全问题,另一方面,直到如今,在线招聘玩家依然依赖于烧钱营销——铺广告、换代言人、冠名综艺等,营销费用过高已经成为在线招聘行业的通病,这也加剧了玩家的亏损。

在线招聘二十年,依旧是困局

(曾经的中华英才网十分热衷于重金砸广告)

为了摆脱亏损,在线招聘玩家也在推出直播、视频等新型招聘方式。2020年,疫情让远程面试的需求激增,这也使得不少在线招聘玩家开始完善无接触招聘的流程,疫情也让直播用户变得更多,在线招聘平台为了留住更多用户、赚取更多服务费,不得不求变。。

不过,无接触面试对人力资源数字化提出更高要求,钉钉、飞书等企业服务平台以更稳定的视频技术抢到了这波红利,在线招聘平台短时间内需要支付更多成本去搭建服务。

除了把握风口,在线招聘平台也在努力抓住新一代求职者。Z世代群体成为主流求职者后,对对线上服务水平十分挑剔,也有更多个性化的需求。

此前Boss直聘曾针对年轻人推出“一对一直聊”功能,在营销推广上也更偏向于年轻化的定位。

此外,人力资源服务平台,一直被认为是行业的未来发展方向。从前程无忧等玩家的宣传中也可以看到这一点,在招聘业务的基础上,扩展包括人事代理、员工服务、劳务派遣、灵活用工等多项业务,在线招聘企业才能进一步规模化。

目前前程无忧、猎聘等玩家已经开始加速这种的业务转型,不过就目前来看,转型还没有到可以验收成果的阶段。

尾声:

招聘作为一个古老的行业,经历了从传统的线下招聘,到PC端、移动端的发展轨迹,从中也诞生了不少上市企业。未来,招聘这个刚需市场还将保持较高速度的规模增长,这也意味着玩家们还有更多的成长空间。

比如前文提到的,我的老领导张建国,在中华英才网功成名退以后,又创办了“人瑞人才”,专注于劳务派遣和灵活用工,已经于2019年上市。

但一次次负面事件过后,每一个发展瓶颈面前,玩家都需要去思考,究竟求职者和企业雇主需要怎样的在线招聘平台。

同时,Z世代的崛起将带来新的招聘风潮,无接触面试、视频化的趋势下也将考验玩家的技术实力,在线招聘玩家需要不断迎接新的趋势、经历艰难的转型,继续升级打怪。

你,用过哪家的招聘服务呢?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张栋伟”(ID:zhangdongwei19750613),作者:张栋伟,经授权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