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科技 » 阿里的战略性拐点来了吗?

科技

阿里的战略性拐点来了吗?

2022-02-28 科技
增长放缓、利润下降。业绩交流会上,有分析师问阿里巴巴的高管,国内零售消费低迷的趋势,在 2022 年会是 V 字形、L 字形,还是 V 的前一半?张勇说:我们也想知道。 2 月 24 日,阿里巴巴集团公布 2022 财年第三……

阿里的战略性拐点来了吗?

增长放缓、利润下降。业绩交流会上,有分析师问阿里巴巴的高管,国内零售消费低迷的趋势,在 2022 年会是 V 字形、L 字形,还是 V 的前一半?张勇说:我们也想知道。

2 月 24 日,阿里巴巴集团公布 2022 财年第三季度业绩(2021年10月-12月),这是阿里实行“多元化治理”后的第一份财报。季度收入为 2425.80 亿元,同比增长 10%;归母净利润为人民币 204.29 亿元,同比大幅下降 74%。

净利润下降主要由于商誉减值、股权投资公允价值变动等非经常性因素。但即使扣除非经常性因素,阿里巴巴第三财季扣非净利润为 446.24 亿元,依然比 2020 年同期下降了 25%。

所谓的多元化治理,是指在2021年底阿里进行的组织架构调整:戴珊正式负责新设立的中国数字商业板块(含大淘宝、B2C零售、淘菜菜、淘特和国内贸易等)蒋凡则成为海外数字商业板块负责人(含速卖通、国际贸易、Lazada等)。

对于阿里的这份财报,媒体普遍持看衰态度,有文章认为:这份阿里巴巴2014年赴美上市后的最差财报,而且在此时间周期内还涵盖了电商行业最重要的11月。

01 阿里的核心“电商业务”增长到了天花板?

虽然张勇曾经一再宣称,“经过20余年的发展,我们已经成长为一家横跨消费互联网和产业互联网,依靠多个引擎驱动长期增长的公司。”但是电商依然是阿里最显著的标签,也是其收入和利润的主要来源,但是在这一板块,这些年以来,阿里显得“疲态”。

本次财报中,净利润大幅下降,而营收10%的增速,也是创下了阿里2014年在美上市以来的最低增速。阿里在财报中表示,主要由于整体市场状况放缓以及竞争,导致淘宝和天猫线上GMV同比单位数增长。在宏观政策的导向之下,阿里需要进一步关注商户的健康状况,开展“支持商家降费措施”。

来自于商家的收入,阿里称之为“客户管理收入”(CMR),包括电商平台的广告流量收入以及佣金收入,这项收入一直被视为阿里的命脉。该季度,阿里CMR为1000亿元,同比下降1%。这可以解读为在反垄断政策之下,平台被严禁“二选一”,对商户的松绑所致。

收入减少的同时,阿里还表示本季度增加了对新业务板块的投入支出,包括陶特(淘宝特价版)、淘菜菜、LAZADA、饿了么等。这也进一步拉低了阿里的净收益降低。

在去年12月的阿里投资者大会上,副首席财务官徐宏将阿里各个业务分别划到“播种、壮大和盈利”3个不同的发展阶段。很显然,淘宝和天猫处于“盈利阶段”,而淘特、淘菜菜以及海外业务等处于播种阶段。

对阿里来说,在电商板块,淘宝和天猫经过多年的发展已经不再具备迅猛的增长势头,这是普遍的商业规律,而在“下沉市场”以及“本地生活”这两个板块,被阿里寄予厚望的陶特和淘菜菜、饿了么又能否给阿里带来全新的想象空间呢?

阿里的战略性拐点来了吗?

笔者认为,淘特和淘菜菜分别对标拼多多和美团,阿里在这两个板块没有明显优势,想要依靠这两块业务为阿里这头大象带来新的想象,有点捉襟见肘力不从心之感。

在阿里的财报中的,淘特和淘菜菜所体现的亮点,主要在于“活跃用户的增长。”本季度,淘特用户新增3900万,用户规模超2.8亿,支付订单量总体增长100%。而淘菜菜显示的数据则是本季度GMV环比增长30%。

短期内,淘特和淘菜菜对阿里的营收和利润贡献非常有限。

02 海外业务成为“希望的田野”

早在2019年,阿里就给自己的定位是“以内需消费、全球化和高科技三大战略为引擎”。内需消费可以理解为国内电商(包括天猫淘宝陶特以及淘菜菜饿了么等等),全球化就是海外电商,而高科技则是以阿里云为代表。

去年底,被视为阿里进取型干将的蒋凡负责海外业务。对阿里来说,国内电商格局早已固化,国内商业增长乏力,而且自2021年以来,宏观背景下的政策导向对阿里这样的巨头型平台企业并不利好,阿里在国内的发展肉眼可见地到达了增长的天花板,海外业务理所应当地需要被寄于更大的期望。

但是,海外电商这场仗,好打吗?

截至2021年12月31日,阿里的海外市场年度活跃消费者总数首次突破3亿,达到3.01亿,Lazada、速卖通(AliExpress)各自的月活用户也都超过1亿。本财季阿里国际商业营收为164.49亿元,中国商业营收为1722.26亿元,前者还不到后者的1/10。但是,从增量上来看,海外业务确是大有可为:

该季度,阿里年度活跃消费者数量净增加了1600万,总体订单同比增长25%。其中在东南亚市场,Lazada的订单量同比增长52%;在土耳其和中东市场,Trendyol订单同比增长49%。

阿里的战略性拐点来了吗?

阿里的财报电话会议中就菜鸟以及云计算能力对其海外业务的分工赋能及未来发展机会点进行了陈述:通过 Lazada、全球速卖通和 Trendyol 提供的业务场景,菜鸟已经形成了东南亚和欧洲的物流能力,阿里未来也会将菜鸟作为全球化战略的重点继续投入;此外,电话会还提到了云计算也是支持阿里全球化战略的另一个基础保障。数据显示,在2022年财年前三季度,国际商业零售收入占比7%,与阿里云基本持平。

海外业务虽然前景广阔,但是竞争压力也是十分巨大。

据统计,2022年全球电商增速前十的国家或地区为菲律宾、印度尼西亚、巴西等东南亚及南美国家。以东南亚为例,2022年,东南亚的电商销售总额预计达896.7亿美元,同比增速为20.6%。到2023年,该地区将突破1000亿美元大关,远远高于2019年的372.2亿美元。

目前来看,国内互联网企业以电商为业务形式出海的首站都聚集于东南亚市场。这这里也成为竞争最为激烈的“桥头堡”,阿里、腾讯、字节都集中于此。

腾讯旗下的Shopee成立于2015年,和Lazada一样总部同样在新加坡,其母公司电商Sea已在纳斯达克上市,而腾讯持有40%的股份,是Sea的第一大股东。

2020年,Shopee的GMV以142亿美元位居印尼所有电商榜首,达 37%的市场份额。而Lazada的GMV约为45亿美元,约为其三分之一。

另外,字节旗下的Tiktok也频频发力电商。据中国企业家杂志的报道,亚马逊商家迁移至TikTok上做到700多万元的GMV,且毛利超过20%。TikTok在印尼招聘电商方面人才, TikTok Shop(小店)已新增泰国、越南、马来西亚三个站点。

为了开拓海外市场,阿里在这一板块的投入也是不吝巨资。海外电商的亏损幅度从14亿元的亏损拉到了29亿元,其中Lazada亏损更是扩大一倍至30亿。财报电话会中,阿里解释,亏损扩大的主要原因就是 Lazada 用于用户获取和用户粘性的营销推广支出增加。

03 芒格抄底,浮亏40%

资本市场对阿里的本期财报显然是持悲观态度的。

财报发布当日(2月24日),阿里巴巴美股股价下跌了0.72%,最终报收于108.93美元。这个价格几乎与七年多前阿里巴巴在美刚上市时差不多。2014年9月19日,阿里赴美上市,当时的开盘价为92.7美元。那一年,阿里的营收为708亿元。

一些投资人认为,“近期阿里巴巴股价一路走低,尽管利润大幅降低,营收增幅放缓,但利空出尽,可能正是一个抄底的好时机。”不过也有投资人坚定认为,受反垄断以及国际关系影响,“阿里巴巴的股价依然偏高。”

2021年第一季度,美国著名投资家查理·芒格首次买入阿里股票,被视为抄底。在2月17日Daily Journal股东会上,98岁的芒格表示“阿里巴巴是让我感到舒适的投资机会”。

截至去年末,芒格持有602060股阿里股票,买入成本估算约为1.09亿美元,但是,如今108美元的股价意味着芒格浮亏约40%。 

阿里的战略性拐点来了吗?

查理·芒格

去年高盛、高瓴、淡马锡等均先后卖出甚至清仓阿里巴巴股份。而全球最大对冲基金桥水则选择增持,幅度达到29%。

为提振股价,阿里方面表示股票回购计划仍然推进中。2020年12月28日,阿里巴巴董事会授权回购100亿美元的美国存托股。2021年8月3日,阿里巴巴公布2022财年第一季度财报时,宣布将股份回购计划从100亿美元扩大至150亿美元,这也是阿里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回购计划。

阿里值不值得增持,需要要看三个方面:

第一,在国内商业板块中,阿里的新业务能否得到爆发式增长。在2月23日,有消息爆出,阿里计划大举进入“自营电商”,以自营模式对抗京东的“品质电商”。这不失为电商板块重获高增长的路径之一,但面对的必然是毛利率下降。

第二,在云计算以及大数据板块,是否还有更大的发展空间。本次财报中,云计算增长20%,而且在连续亏损近十年之后,阿里云连续第三个季度获得正收益。这显然是阿里未来重要的发力空间。另外,除了云计算,在大数据、2B端的产业互联网以及芯片的研发等等领域,同样是阿里需要重视的长期机会点。

第三,就是前文所分析的“海外业务”。在巨量投入的同时,海外业务更需要阿里清晰的定位以及独特的模式优势打赢一众国内外竞争对手。

所以,阿里的机会点,短期希望在于国内商业,中期希望在于海外业务,而长期的希望则在于高科技板块。

04 阿里进入U型通道

笔者认为,当下的阿里,进入了一个U型通道的底部,这个U的底部会有多长的时间跨度,需要阿里更加高明的全新业务布局和战略规划。

在此次的电话会议上,阿里的几位高层多次提及一个词,“多引擎”。

多引擎业务,可以视作阿里去年12月推行的“多元化治理”的一项愿景:在各个业务领域用更清晰的战略蓝图、更敏捷的组织面向未来。张勇说“希望通过更多新型治理方式的探索,始终用生产关系的先进性来驱动先进生产力的释放,用组织的创新去驱动业务的创新。”

但是,实际的财务数据需要阿里面对现实而不是自圆其说,以漂亮的概念和冠冕堂皇的逻辑解释描绘阿里的明天毫无意义。

当下的阿里需要更加严酷、谨慎、理智的自我审视,未来三到五年之内,去伪存真之后,真正的着力点应该放在哪个方向上?

参考资料:

1、天下网商,吴羚玮,《阿里第三季度财报后,管理层透露了这些信息》,2022年2月25日;

2、深网腾讯新闻,孙宇,《深网|阿里重启危险游戏》,2022年2月26日;

3、中国企业家杂志,刘哲铭,《阿里安危,系于出海》,2022年2月26日;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首席商业评论”(ID:CHReview),作者:老刀,经授权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