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职场 » 最冷春招:大厂缩编,岗位内卷,百万求职人emo

职场

最冷春招:大厂缩编,岗位内卷,百万求职人emo

2022-02-28 职场
这可能是互联网行业,经历的最冷也最内卷的一次春招。  职场上两大求职招聘高峰:金三银四,金九银十。如今,2月临近结尾,原本该是人才市场最为活跃的时间节点,却变得异常冷清。尽管地铁、电梯、电视成了智……

这可能是互联网行业,经历的最冷也最内卷的一次春招。 

职场上两大求职招聘高峰:金三银四,金九银十。如今,2月临近结尾,原本该是人才市场最为活跃的时间节点,却变得异常冷清。尽管地铁、电梯、电视成了智联招聘、Boss直聘、脉脉、猎聘等招聘平台的角斗场,大家争相押注全渠道广告位,一个比一个热闹,但依然无法改变互联网大厂春节后招聘寒冬的现实。 

比起春招,现在互联网大厂的关键词依旧是裁员。微博、知乎、字节、滴滴、百度等多家互联网公司先后被曝出裁员的消息。在互联网公司现有业务增速放缓,创新业务增长乏力,普遍处于去肥增瘦,开源节流的大背景下,春招似乎变得越来越冷清。 

互联网行业整体进入下行通道,员工们的优先级有所改变,求稳取代了求变。“互联网的尽头是考公”“宇宙的尽头是编制”,不再是一句简单的调侃。 

数据显示,2022年国家公务员考试报名人数首次突破两百万人,与2020年同期相比增加51.4万人,增幅达34%。不少去年从互联网大厂被动离职的员工反馈,至今没有找到匹配且满意的工作。高薪神话破灭,他们陷入高不成低不就的职场困局。除了被裁,眼下主动离职的员工并不多。 

此外,即使职场人有意向跳槽,往往也会因为没拿到手的年终奖而放缓动作。一位资深猎头告诉Tech星球,很多互联网大厂年终奖大都还没发放,阿里是3月底发,快手是4月底,还有很多大厂处于晋升答辩阶段。人员流动比例并不大。 

互联网大厂岗位数量有限,在职的员工暂时没有变动,反倒是即将毕业的学生,成了春招里一个个努力的卷王。 

大厂岗位收缩,互联网、电商招聘需求跌落

招聘平台疯狂烘托春招气氛,内推官们积极向求职人推介内推码,快手等短视频平台加入视频招聘大战,只有决定岗位数量释放多少的上游用人单位,一边在裁员一边在招人。 

上游用人单位可释放的岗位正在变少。智联招聘发布的市场行情周报显示,春节后第一周企业招聘规模小幅收缩,招聘职位数同比减少4.5%;平均每个岗位收到约11份简历,却是上年同期的2倍左右。 

前程无忧发布《2022年春节后才市供需行情》显示,2月7日-2月16日期间,平台上日均社招岗位超过400万个。电子技术/半导体/集成电路、计算机软件行业、机械/设备/重工、互联网/电子商务、建筑/建材/工程,分别居春节后新增职位发布量前五行业。其中,2021年同期用人需求量第一位的互联网/电子商务行业,跌落至今年的第四位,教育/培训/院校行业则跌出前十。 

互联网公司增速放缓,往年企业极速扩张中释放几乎没有上限的岗位,今年则开始缩编,预算与重视力度也减少了。今年大厂中最先宣布春招启动的公司字节,释放岗位数量较去年减少1000,只有6000+。 

前程无忧一位内部员工告诉Tech星球,字节春招,游戏业务岗位有新增,大力教育、幸福里项目有所减少,整体预算缩紧,同比去年有减少。据了解,去年单在春招一个项目上,字节便投了前程无忧100多万元。字节一位HR告诉Tech星球,公司岗位,秋招已经招满了,春招没有多少岗位。 

一位对接理想汽车、普源精电、富途集团、搜狐畅游等大厂春招的内推官称,几家大厂春招的岗位明显比秋招少了很多。 

进大厂的难度陡然上升,面试周期变长,对人才的隐性要求也被抬高。 

宋翊是在快手去年裁员潮时被动离职的,产品经理岗,目前还在找工作。离职后他便开始积极给字节、B站投简历,与此同时还跟猎头沟通工作意向,增加找工作的机会。宋翊称,去年12月份,猎头一边不断向他推送岗位,一边跟他反馈,大厂岗位已经锁了,很多要了简历没下文。原以为年后大厂岗位会增多,但年后回来发现,一条面试消息都没有。 

从事运营岗位的人,好多也陷入求职焦虑。脉脉上不少“运营”人员表示,已经躺了几个月。有人在一边找工作,一边准备考公务员。去不了大厂,他们的求职预期开始下调,目标开始向中小公司转移。 

机会流向中小企业。猎头冯远称,他们一般不喜欢跟大厂合作,因为大厂通常采取批量招聘批量裁员的模式,会造成猎头公司一会儿业务量不足一会儿应急,反而成长性很好的科技创业公司可以持续的带来收益,所以他们重点合作成长期公司的招聘交付。 

冯远表示,今年开年他们的订单就很火爆,主要是芯片、EDA、3D工具类领域的人才招聘。今年会有一些新的热点方向出现,比如图形工具、元宇宙内容生产,但新消费应该还是在走下坡路。 

人才市场总会出现齿轮无法咬合的情况。一方面是人才端感慨工作难找,一方面则是用人单位端抱怨人才太少。一位媒体行业HR称,人才市场上流动人群少了,没有想象中那么多人出来看机会,现有投简历的人好多并不匹配。 

求职内卷,从毕业生开始

比起秋招,春招显得丝毫没有存在感。去年秋招,阿里开启史上最大规模招聘,华为号称启动史上最大一波扩招,多家企业都声称该场校招是“史上最大规模校招”,上演了一场激烈的“人才争夺战”。 

然而,自去年下半年开始,形势急转直下,整个互联网行业进入寒冬。最直观的结果就是,应届生进大厂的门槛被抬高,毕业生求职被迫变成内卷王。 

校园大使鲁越明显感觉到,今年春招的岗位比去年秋招大幅缩减,包括岗位类型以及名额均有所收缩。鲁越是广州某知名度颇高学校的学生,去年秋招时机缘巧合成为该校校园大使。校园大使主要职责就是作为企业在高校的联络人,协助企业开展校园招聘工作。今年1月底,鲁越报名参选成为字节校园大使。 

大厂校园大使的吸引力,不止在于一笔劳务费。它背后对应的福利是,一个可以直接通向字节北京总部HR的直通车,这意味着,更短的求职路径。 

鲁越目前共担任7家公司的校园大使,包括字节、华为、理想汽车、蓝月亮以及其他几家企业。7家企业中,鲁越认为字节校招体系最为完善。普通企业选完的校园大使,一般合作一次就结束了,字节有清晰的大使招募流程,线上线下宣传工作都比较清晰,还有老带新制度。担任一年大使之后可以选择留任,也可以选择成为片区经理,直接对接总部HR。 

跟其他企业支付的劳务费相比,字节校园大使劳务费并不高,但成为字节校园大使难度系数却很高。如果之前没有相关的大使经验,一般很难被选上。字节面向全球招募校园大使300多位,主要在三类院校:全球范围内,海外知名顶尖高校;国内则大多是瞄准985、211学校;还有一类是设计类院校,即知名院校学生才在字节人才目标范围之内。具体分配到每个重点学校的校园大使名额只有3-4个。 

每个校园大使都有一个字节内推码,学生通过内推码投简历可以得到优先筛选。有些公司内推码还拥有减少一轮面试流程的特权。 

企业校园大使有可能是进入该企业的捷径之一,但想要进入大厂,学历背景优越已经没有多少竞争优势,实习经历也在成为能否拿到入场券的准入门槛之一。 

大三学生Zoey表示,明显感知到进互联网一年比一年卷,招聘标准也在向金融看齐。她有一个朋友,两段实习生经历,都是很核心的业务部门,像百度搜索、字节商业化。美本美研+CS背景来卷非技术岗位。同辈竞争压力太大,在她看来,研究生学历+两段大厂实习经历已经是入行标配,本科生能够拿到大厂入场券的机率越来越小。 

“大概2018年的时候,好像你有两份大厂实习,就可以在秋招拿到一个不错的offer,但是2022年,好像就算你有三四份大厂实习,也会被刷下去,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你的竞争对手有多牛。” 

作为2023届毕业的她,已经开始加入各种大厂实习群、秋招群、春招群,平时也会投一些日常实习练手。看到JD会第一时间去投递,生怕投晚了失去机会。就算手里有offer,也永不满足。 

大厂神话终结:有人趋之若鹜,有人不屑一顾

有人曾如此总结某大厂招聘原则:全员内推裁试用,疯狂招人养卷王,高薪年包刷应届。“涸泽而渔”式的人才招聘政策,招也匆匆,停也匆匆。 

另一方面,互联网大厂光环不再,年轻人正在逐渐对大厂祛魅,比起大厂高薪,他们更倾向于选择有时间享受生活的工作。最常被拿来佐证的就是考公务员人数,2022年国家公务员考试报名人数,首次突破两百万人。 

然而现实是,虽然就业出现分叉口,有人选择考公务员,有人选择考研,有人选择创业,有人选择逃离一线城市,但大厂依然是年轻人的工作首选。鲁越称,学校计算机专业以及非计算机专业的学生,都非常热衷于入职字节等互联网大厂。大家看重的一是公司知名度,二是福利待遇。 

据鲁越总结,身边很多成功入职互联网大厂的人才普遍具有一种特征,就是学科交叉能力很强。敲代码的人背景或是学自动化的,或是学机械的,还有做硬件的,完全属于降维打击,跨界能力很强。在字节做C++,可能去了华为可以做pass through,去了大疆可以做视觉。 

虽然互联网造富神话早已终结,但互联网行业依然是平均薪资比较高的领域之一。拉勾招聘日前发布《2022年互联网行业春招薪酬报告》报告显示,2022年以来,互联网行业平均薪资为18500元,较去年同期增长7.5%,高于去年6.9%的增幅。 

细分领域2022年的平均薪资,同比去年同期普遍有所上升,其中企业服务、游戏及智能硬件行业增幅最大,分别为33.5%、21.6%、20.9%。 

一线城市同样依旧保持薪资优势。拉勾招聘报告显示,2022年互联网行业平均薪资最高的城市前三位为上海22600元、深圳21800元,及北京20200元。 

但互联网大厂的门槛是越来越高了,投入大量的时间精力可能都变为沉没成本。一位求职的产品经理告诉Tech星球,春节前就开始面试某大厂,前两轮业务面试,第三面hrbp,披荆斩棘到了第四轮,历时近2个月,最后薪资审批没有通过,没能拿到offer,前功尽弃。该产品经理目前在等待另一家互联网公司的offer。 

当然,大厂不再跟绝对的高薪划等号,有人对大厂多趋之若鹜,也有人对大厂都不屑一顾。Zoey称,她有一位学姐也拿到了大厂的offer ,但对方选择去了小厂,因为小厂给的钱更多。 

很多大厂员工属于入职即巅峰。一位曾就职快手的员工告诉Tech星球,面试大厂,薪资尽量往高要,能多要现金就别要期权或股份。不必过分纠结在年终奖跟十几薪,更没必要一定争取到期权。很有可能干几个月就离职了,根本等不到年终奖。当初跟HR谈判总包时,他费时费力争取期权,结果一个月就走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Tech星球”(ID:tech618),作者:翟元元,经授权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