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Markets » 巴菲特最新致股东信:没有意外,平淡赚钱

Markets

巴菲特最新致股东信:没有意外,平淡赚钱

2022-02-28 Markets
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于美国时间2月26日在官网上公布了一年一度的巴菲特致股东公开信,当全球股市被愈演愈烈的俄乌冲突抓住眼球的时候,比起往年,今年似乎有更多投资者希望从股神一年一度的公开信中获取信心和智慧……

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于美国时间2月26日在官网上公布了一年一度的巴菲特致股东公开信,当全球股市被愈演愈烈的俄乌冲突抓住眼球的时候,比起往年,今年似乎有更多投资者希望从股神一年一度的公开信中获取信心和智慧。但是一如既往地,巴菲特的视线掠过了纷乱不堪的当下,他仍然只是在信件中重申着自己那些已经坚持了80年的原则。

巴菲特写道,2021年在股市中“没有什么让我们兴奋的地方”。这主要是因为,长期低利率推动所有生产性投资的价格上涨,无论是股票、公寓、农场,还是油井。“其他因素也会影响估值,但利率始终很重要。”巴菲特写道。

2020年和2021年,伯克希尔在净卖出股票。2021年。伯克希尔归属股东净利润达到897.95亿美元,与2020年的425.21亿美元相比,利润翻番,增幅高达111%。

过去一年, 伯克希尔终于战胜了标普500指数:2021年伯克希尔每股市值增幅达到了29.6%,标普500指数增幅则是28.7%,伯克希尔跑赢了0.9个百分点,它在过去五年和十年都输给了标普500指数,但如果拉到更长时间段来看,从1965-2021年,伯克希尔每股市值的复合年增长率为20.1%,几乎是标普500指数10.5%的一倍。

《巴伦周刊》在巴菲特致股东信公布之前,曾经提出了投资者最为关心的几个看点,比如伯克希尔是否会加大股票回购力度,是否会支付股息,是否会进行新的重大收购,以及巴菲特对伯克希尔企业文化和可能继任者的评论等等,但是这封长达12页的最新信件没有进行任何重大披露,没有加大回购和股息,没有提到新的收购,也没有谈论继任者问题,正如巴菲特所说,2021年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并没有多少“新鲜或有趣的东西”。

从114到7137亿,永不做空美国

正如他在2020年度致股东信(2021年2月发布)中曾说过的那样,巴菲特在今年的信中再次强调了伯克希尔最有价值的四项资产,他称之为“四巨头”(Big Four)。这四巨头分别是财产和意外保险业务,伯灵顿北方铁路圣达菲铁路公司(BNSF),伯克希尔哈撒韦能源公司(BHE)和苹果公司股份,这“四巨头”支撑起了伯克希尔公司的大部分价值。

领头的是伯克希尔100%持有的保险业务。巴菲特写道,保险业务是为伯克希尔公司量身定做的,它永远不会过时,而且业务销量通常会随着经济增长和通货膨胀而不断增长。当然,也有其他一些保险公司拥有优秀的商业模式和前景,然而复制伯克希尔的运营模式几乎是不可能的。

其次则是伯克希尔持有5.55% 股份的苹果公司,它也是以年终市值计算的亚军。在2021年,伯克希尔并没有用自己手中的钱来增持苹果,但是苹果公司的回购让伯克希尔对它的所有权从5.39%上升了0.16个百分点。巴菲特对于苹果的回购行为非常赞赏,他还说,苹果杰出的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将苹果产品的用户视为自己的初恋。

接下来是利润达到了创纪录60亿美元的BNSF,巴菲特认为,它依然是美国商业的头号动脉,是伯克希尔不可或缺的资产。在这里巴菲特还指出,“我们谈论的是我们喜欢的老式算法:扣除利息、税收、折旧、摊销和所有形式计提后的利润,我们采用这种算法也是发出了一个警告,随着股市上涨,对收益的进行欺骗性的“调整”已经变得更加频繁,也更加不切实际,恕我直言,牛市让大家越来越膨胀了……”

最后一个巨头是2021年盈利同样创下历史记录40亿美元的BHE。BHE的社会成就与其财务业绩一样引人注目,该公司在2000年还没有风能和太阳能发电,当时它只是被认为是美国庞大的电力事业行业中一个不太起眼的后来参与者,在大卫·索科尔和格雷格·阿贝尔的领导下,BHE成为了一家公用事业公司,以及美国风能、太阳能和输电领域的领军企业。

年逾九旬的巴菲特还在信中回忆了自己人生中首次购买股票的情形,它发生在将近八十年前的1942年3月11日:当时他买入了三股Cities Services优先股,它们的成本是114.75美元,花光了小巴菲特的全部积蓄。他还提醒投资者说,当天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收于99点,这一事实告诉我们:永远不要做空美国——上周五的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收于34058.75点,伯克希尔的市值则达到了大约7137亿美元。

巴菲特写道,“公平地说,对于我们的政府合作伙伴,我们的股东应该承认——事实上应该大肆宣扬——伯克希尔之所以有这样的繁荣,就是因为公司在美国。如果没有伯克希尔,我们的国家在1965年以来的这些年里依旧可以取得辉煌的成就,然而,如果我们不是在美国,伯克希尔永远不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所以当你看到国旗时,请说声:谢谢”。

仍然没有股息,同时降低回购

尽管《巴伦周刊》和少数投资者曾经敦促伯克希尔支付股息,因为该公司已经拥有近1500亿美元巨额现金储备,同时近年来极少出手进行大笔收购,但显而易见,巴菲特和更多伯克希尔投资者并不喜欢这个主意。

巴菲特写道,伯克希尔有三种方式来提高股东的价值,按重要性排列,它们分别是内部增长和收购、购买股票和股票回购。巴菲特并没有提到股息是向持有者返还现金的一种方式,这表明他在担任首席执行官期间仍然无意支付股息。

一位持有伯克希尔股份的《巴伦周刊》读者在留言中评论道,“正如所料,巴菲特先生没有回应上周的任何评论,没有提到分红,他继续倾听大多数股东的意见,只是在价格合适的时候继续回购股票……在我的一生中,我在投资方面犯过无数错误,但我一生中做过的最明智的事(除了娶妻之外),就是在25年前买入了几股伯克希尔A股”——这把狗粮撒得非常凡尔赛。

巴菲特也再次谈到了伯克希尔的股票回购计划,他指出伯克希尔在2020年和2021年总共回购了517亿美元的股票,占已发行股票的9%,其中2021年回购总额达到了创纪录的270亿美元,略高于2020年的247亿美元。

但巴菲特也强调,伯克希尔会在回购中关注价格,到2022年为止,公司已经开始降低回购速度。值得注意的是,伯克希尔回购活动的减少,很可能意味着巴菲特认为伯克希尔的股票已经不再那么便宜了,伯克希尔的股价今年已经上涨了6%,在过去一年里则上涨了23%。

“我想强调的是,伯克希尔要想实现回购,我们的股票必须提供适当的价值。我们不想为其它公司的股票支付过高的价格,如果我们在收购伯克希尔时支付过高的价格,那将是对公司价值的破坏,”巴菲特写道,“我们的胃口仍然很大,但将始终依赖于价格。”

在2020年致股东的信中巴菲特写道:“我们绝不认为应该以任何价格回购伯克希尔的股票。我之所以强调这一点,是因为美国的首席执行官们有一个令人尴尬的记录:当价格上涨时,他们会投入更多的公司资金用于回购,而不是在股价下跌时。我们的做法恰恰相反。”

不谈继任者,向友人致敬

伯克希尔此前已经确定,副董事长格雷格·阿贝尔(Greg Abel)将可能在未来接替91岁的巴菲特,在母公司担任更广泛的角色之前,阿贝尔曾担任伯克希尔-哈撒韦能源公司的 CEO 多年。在今年的致股东信中,巴菲特没有谈及关于继任者的更多信息,《巴伦周刊》曾经建议巴菲特辞去 CEO 一职,而只保留董事长,但是更多伯克希尔股票的持有者显然更加希望巴菲特在身体健康的情况下继续担任公司CEO。

在今年的信中,巴菲特还用很长篇幅谈到了一位去年逝世的同事与友人:保罗·安德鲁斯(Paul Andrews),他是伯克希尔位于沃斯堡的子公司TTI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巴菲特写道,在他的一生中,无论是在事业上还是在个人追求上,保罗都不声不响地表现出了查理和我所钦佩的所有品质,他的故事应该被讲出来。

1971年,保罗在被通用动力公司解雇后用500美元积蓄创建了德克萨斯电子公司(Tex-Tronic,后来改名为TTI),该公司成立的目标是销售小型电子元器件。2006年,保罗在目睹了一个朋友的早逝,以及随之而来对家庭和生意造成的灾难性后果之后,决定将自己的公司出售,但他并不希望将自己35年苦心经营的结果卖给竞争对手或者中间商,于是他想到了伯克希尔——这几乎是他唯一的选择。

巴菲特写道,“当保罗见到我时,他解释了为什么他把这两个备选买家排除在外,然后他用比这更委婉的措辞总结了他的困境:‘在考虑了一年其他选择后,我想把公司卖给伯克希尔,因为你是唯一剩下的人。’ 所以我提出了报价,保罗答应了。一次会面,一顿午餐,达成了一笔交易。用‘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来形容我俩都不足以表达。 ”

作为一位年逾九旬的老人,巴菲特在这封信中流露出了更多感性,他在致谢中写道,“在伯克希尔,我们找到了自己喜欢做的事情。除了极少数例外,我们现在已经与我们喜欢和信任的人工作了几十年。与保罗·安德鲁斯或我去年告诉过你的伯克希尔大家庭这样的经理人共事,是一种生活乐趣。在我们的总部,我们雇佣正派和有才华的人——没有笨蛋,每年的平均流动率大概是一个人。”

(本文仅供读者参考,并不构成提供或赖以作为投资、会计、法律或税务建议。)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巴伦周刊”(ID:barronschina),作者:彭韧,编辑:康娟,经授权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