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生活 » 巴菲特小试“非价值投资”,亏了3亿美元

生活

巴菲特小试“非价值投资”,亏了3亿美元

2022-02-26 生活
2022年以来科技股大跳水,就连一向对科技公司不太感冒的巴菲特也中招了。被称为“印度版支付宝”、上市前是印度最大的独角兽的Paytm,已经成了伯克希尔·哈撒韦在科技领域最大的投资败笔。 2022年2月24日,Paytm母公……

2022年以来科技股大跳水,就连一向对科技公司不太感冒的巴菲特也中招了。被称为“印度版支付宝”、上市前是印度最大的独角兽的Paytm,已经成了伯克希尔·哈撒韦在科技领域最大的投资败笔。

2022年2月24日,Paytm母公司、在印度交易所上市的One97 Communications股价再次大跌,股价来到793.75印度卢比的新低,市值仅剩5150亿印度卢比(约合68亿美元)。

2018年伯克希尔·哈撒韦独家投资了Paytm的F轮,以3亿美元收购了其2.6%的股份,折合每股收购价格为1279印度卢比。2021年11月One97 Communications Ltd上市时发行价高达2150卢比,伯克希尔·哈撒韦少量套现了1600万美元。但此后其股价即开启了剧烈下跌模式,目前已累计下跌了63%,伯克希尔·哈撒韦也浮亏了38%。

巧的是,伯克希尔·哈撒韦在2018年还投资了另一家金融科技独角兽、“巴西版支付宝”StoneCo。StoneCo在纳斯达克上市以来,股价已经累计下跌56%,伯克希尔·哈撒韦大约浮亏1.7亿美元。

当然,对总资产超过9000亿美元的伯克希尔·哈撒韦来说,两笔数亿美元的投资暂时的失利并不算什么。Paytm和StoneCo的特殊之处在于,它们称得上是伯克希尔·哈撒韦对科技公司投资最大胆、偏离巴菲特价值投资理念最远的一次尝试。

巴菲特最离经叛道的投资

Paytm和StoneCo都不是伯克希尔·哈撒韦传统上会投资的公司。

作为价值投资教父,巴菲特一向强调盈利和确定性,就如他的名言所说的:“永远不要把一个正在增长的行业与一个盈利的行业混为一谈。”早在1997年,巴菲特在回应为什么不投资微软时表示,尽管微软看起来有望长期增长,但计算长达20年的确定性是一件愚蠢的事。另一个例子是巴菲特对特斯拉的一贯看衰。据埃隆·马斯克在twitter上透露,2009年他与芒格共进午餐,芒格当面跟他预言了特斯拉未来失败的所有方式,这让他非常伤心。

而对Paytm和StoneCo的投资,看起来与价值投资的理念简直背道而驰。

2022年2月5日,Paytm发布了2021财年三季报(以2021年12月31日止),季度亏损高达77.8亿印度卢比,亏损额相比上一季度扩大了64%。自2019年至2021年的三年,Paytm已经累计亏损了872亿印度卢比(约12亿美元)。至于何时能盈利,刚刚给出看多研报的高盛和摩根士丹利(它们也是Paytm IPO的主承销商)认为,到2024财年将实现“收支平衡”。

这样一家公司,伯克希尔·哈撒韦在2018年慷慨的给出了百亿美元的估值,接的还是孙正义的盘,当时就让价值投资的徒子徒孙们大跌眼镜。

StoneCo的情况也类似。虽然StoneCo在2021年之前维持着盈利,但在2021年却突然出现了巨亏。2021年前三季度净亏损5.76亿巴西雷亚尔(1.11 亿美元)。StoneCo尚未披露四季报,但分析师预计第四季度亏损可能会继续扩大。分析认为,StoneCo的业绩波动与巴西去年糟糕的经济有关,尤其是StoneCo的主要客户中小型企业们深受新冠疫情冲击。

一定程度上,伯克希尔·哈撒韦对Paytm和StoneCo的投资是有迹可循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在2011年投资了Mastercard和Visa两家支付巨头,它们的股价此后都涨了十多倍。顺着这条线继续投资数字支付也是顺理成章。

只不过,伯克希尔·哈撒韦以专注于蓝筹股和更可预测、更稳定的公司而闻名,投资两家未经考验的金融科技独角兽,显然不是巴菲特典型的投资方式。

巴菲特又一次笑到了最后

历史悠久的价值投资流派,似乎一直无法兼容对科技公司的投资。

2016年伯克希尔·哈撒韦开始建仓苹果公司,这是巴菲特改变对科技公司态度的开始。自那时以来,苹果的股价已累计上涨了7倍之多,目前苹果已经成为伯克希尔·哈撒韦的第一大重仓股,几乎占据总仓位的半壁江山。

在2018年的股东大会上,巴菲特罕见的反思自己对科技公司的态度,他谈到自己之前不投资苹果,因为它“归根结底是一只科技股”。而他后来又决定投资苹果,是因为看到了它的生态系统的价值,以及这个生态系统的持久性。在这年的股东大会上,巴菲特还承认自己不擅长科技公司投资,表示后悔错过了谷歌。

然后,伯克希尔·哈撒韦就出手了对paytm和StoneCo的大胆投资。主导这两笔投资的都是伯克希尔·哈撒韦的新生代投资经理托德·康姆斯。托德·康姆斯毕业于哥伦比亚大学,2010年加入伯克希尔·哈撒韦,目前管理着伯克希尔·哈撒韦5%的资金,被认为是在伯克希尔·哈撒韦内部推动科技投资的主要人物。巴菲特今年就将92岁,退休问题当然备受关注,目前在外界推测的巴菲特接班人候选名单上托德·康姆斯名列前茅。

无论是对苹果的投资,还是抄底阿里巴巴,某种程度上都可以用价值投资的理论解释:它们都具备宽广的护城河、极高的确定性以及“公平”的价格。伯克希尔·哈撒韦的转型,也是适应时代的变革。巴菲特在接受CNBC采访提及投资苹果,谈到一件让他触动很大的事:有一次他带着曾孙们出去玩,结果这些孩子都全神贯注在自己的iPhone手机上,对冰激凌却没什么兴趣。新一代的生活方式发生了永久性的变化,价值投资的范围自然也会跟着改变。

相比之下,paytm和StoneCo的投机性要强得多,更像是“女巴菲特”、人称“木头姐”的Cathie Wood会选择的标的。在2022年之前,由于科技股屡创新高,伯克希尔·哈撒韦的业绩被重仓特斯拉等科技股的Cathie Wood远远甩在后面,价值投资派承受着巨大压力,被批评“过时”、“保守”。市场热议价值投资应不应该转型、如何转型的问题。从苹果到paytm和StoneCo,可以看到伯克希尔·哈撒韦在科技投资上已经走的多么远。

这两笔投资在初期也的确业绩斐然。StoneCo在2021年2月的最高点时股价超过90美元,与伯克希尔·哈撒韦的成本价相比上涨了320%。paytm在2021年11月上市时的发行价2150卢比,也让伯克希尔·哈撒韦赚了68%。

而有意思的是,随着2022年以来科技股大跳水,伯克希尔·哈撒韦却又一次凭着价值投资组合实现了对Cathie Wood的方舟基金的反超。如果以2020年初为基点,在2021年2月市场最疯狂的时候,伯克希尔·哈撒韦的涨幅落后于方舟基金20个百分点。而到2022年2月,伯克希尔·哈撒韦的股价上涨了35%,已经反超方舟基金4个基点。巴菲特笑到了最后,价值投资再次展现了自己穿越周期的能力。

目前来看,伯克希尔·哈撒韦对paytm和StoneCo数亿美元的投资,不过是9000亿美元的庞大投资组合中的小小异类而已。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投中网”(ID:China-Venture),作者:陶辉东,经授权发布。


Warning: Use of undefined constant _REFERER_ - assumed '_REFERER_' (this will throw an Error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in /www/wwwroot/vboj.cn/wp-content/plugins/wp-autopost-pro/wp-autopost-function.php on line 3396

Warning: file_get_contents(https://36kr.com/information/innovate/): failed to open stream: HTTP request failed! HTTP/1.1 405 Not Allowed in /www/wwwroot/vboj.cn/wp-content/plugins/wp-autopost-pro/wp-autopost-function.php on line 34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