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汽车 » 焦点分析|蔚小理联手增资欣旺达,车企的电池焦虑比想象中严重

汽车

焦点分析|蔚小理联手增资欣旺达,车企的电池焦虑比想象中严重

2022-02-26 汽车
文 | 李安琪 编辑 | 苏建勋 动力电池的供应已成为车企的头等大事,蔚小理正在出手加码电池企业。 2月24日晚,欣旺达发布公告,公司董事会审议通过了相关增资议案,同意19家企业以24.3亿元人民币对其子公司欣旺达电……

文 | 李安琪

编辑 | 苏建勋

动力电池的供应已成为车企的头等大事,蔚小理正在出手加码电池企业。

2月24日晚,欣旺达发布公告,公司董事会审议通过了相关增资议案,同意19家企业以24.3亿元人民币对其子公司欣旺达电动汽车电池增资,认购欣旺达汽车电池12.37亿元人民币的新增注册资本,对应本次增资完成后欣旺达汽车电池约19.55%的股权。

其中,理想汽车关联公司江苏车和家、蔚来汽车关联公司蔚瑞投资分别增资4亿、2.5亿元,分别持有欣旺达汽车电池3.21%和2.01%股权股。同时独家获悉,第二位投资方Sky Top LLC的公司背后实际是小鹏汽车,同样出资4亿元,获得3.21%股份。至此,蔚小理全员到齐。

有业内人士向表示:蔚来资本参与应该是以财务动作为主,而理想汽车和小鹏汽车则是战略层面的考虑居多。

除三大造车新势力之外,欣旺达汽车电池的投资方中还有上汽、东风等传统车企的关联公司身影。这意味着,欣旺达在动力电池领域的发展获得了新造车势力和传统车企的认可,未来该公司不排除和这些车企达成合作。

增资完成后,欣旺达汽车电池的注册资本将由50.87亿元增至63.25亿元。欣旺达表示,本轮投资方的增资款应全部用于日常运营资金。

从消费电子到动力电池

从3C消费电池起家,欣旺达1997年成立于深圳。经过十余年的耕耘,欣旺达在手机电池领域获得不错成绩,华为、小米、OPPO等都是其客户。

不过,最早欣旺达的主业是电池PACK(模组封装),这在电池行业也被视为最脏最累的环节,利润远远比不上电池电芯制造。意识到这一点,欣旺达开始逐步提升其产品附加值。

从2008年开始,欣旺达着手布局动力电池,不过直到2014年,凭借收购东莞锂威、成立电动汽车电池公司等动作,欣旺达才算正式踏入动力电池领域。

随后几年,欣旺达成立了动力电芯研究院、动力电芯公司、投资动力电芯产线,不断修炼内功。2018年欣旺达开始实现电芯自产自给。

目前,欣旺达在3C消费类电池、智能硬件、电动汽车电池、储能系统与能源互联网等产业群均有布局。

欣旺达副总裁梁锐曾在公开采访中所言,目前公司动力电池收入占比还比较小。其在国内动力电池的市场份额也不算高。据中国汽车动力电池产业创新联盟数据,2021年欣旺达在国内市场份额排名第十,全年装车量为2.06GWh,市场份额为1.3%。单月成绩有时能排到七、八名。

当下,欣旺达与吉利汽车、东风柳汽、雷诺日产、VOLVO、广汽、易捷特、上通五菱等车企达成合作。此外还和吉利、柳州五菱分别成立合资公司,布局产能扩张。

不过欣旺达的野心不算小,梁锐曾在采访中表示,未来的目标是做到国内动力电池排名前三。

近段时间,欣旺达确实在加快产业布局的脚步。2021年12月,欣旺达宣布拟在山东枣庄建设年产能30GWh动力电池、储能电池生产线等项目,投资200亿元。更早之前,欣旺达还拟在南昌经开区建设50GWh的动力电池生产基地项目,投资200亿元。

此外,其广东惠州基地项目规划产能4GWh,投资24.1亿元;江苏南京基地项目规划产能30GWh,总投资135亿元。预计到2025年,欣旺达产能将达到140GWh。

虽然总产能规划跟其他友商相比还有一定差距。据了解,到2025年宁德时代产能规划预计在600GWh,比亚迪电池产能达到430 GWh,国轩高科预计达到300GWh,中创新航则是要达500GWh,亿纬锂能预计达到200GWh。

不过,眼下主机厂们电池焦虑严重,会更注重近期的产能交付。有消息显示,欣旺达南昌电池基地项目(一期)预计能在今年一季度建成投产。其在2022年内可能还有陆续的产能释放。这或许是欣旺达能够得到蔚小理等19家企业增资的一大原因。

车企的电池焦虑严重

动力电池这颗“心脏”的跳动,对车企躯壳的良好运转来说至关重要。

不过随着上游碳酸锂等原材料价格的不断攀升,且新能源汽车需求骤增,主机厂们的焦虑也日益严重。

据了解,2021年我国新能源汽车销售完成352.1万辆,同比增长1.6倍,且2022年1月新能源汽车销量达到43.1万台,同比增长1.4倍。

但猛烈的需求背后,是动力电池的供不应求,上游原材料价格暴涨。电池级碳酸锂(动力电池核心原料)价格目前已经涨至46.75万元/吨,而一年前的价格仅为5、6万/吨,翻了9倍不止。

目前上游原材料企业如赣锋锂业和天齐锂业等都在密集出海买矿,甚至连产业中游的宁德时代、亿纬锂能等电池企业也加入了这场资源抢夺战。欣旺达此前也获得了青海东台吉乃尔盐湖的探矿权,不过目前探矿工作还在进行中。

从采矿到冶炼,到加工成为电池,需要一定的生产周期。有业内人士告诉,“动力电池荒”可能短期内无法缓解,供需矛盾会长期存在。且压力已经向下游传导,车企和消费者承担了电池供需不平衡的结果。

例如,长城汽车旗下欧拉品牌就因“缺芯少电”,停止接受黑猫和欧拉白猫两款车型的新订单。两款车为欧拉旗下入门车型,售价区间分别为6.98-8.48万元和7.18-8.88万元,销量累计17.3万台。

长城汽车欧拉品牌CEO董玉东在官方App中表示:停止接单实属无奈之举。“以黑猫车型为例,2022年原材料价格大幅上涨后,单台车型亏损超万元。”

更多车企也已不同程度地上调产品价格,包括小鹏、比亚迪、特斯拉、哪吒、上汽荣威、蔚来等。加之新能源汽车补贴退坡,车企头上的压力无疑会更大。

如此看来,车企们加码动力电池公司实属合情合理。

于财务投资,新能源汽车空间广阔、盘子还在快速增长,腰部电池公司有机会获得高速发展。于电池战略投资,入股电池企业也能更大程度地保证自身电池产品供应的稳定性。

目前,理想汽车的电池仍是由宁德时代独家供应,不过此前理想也传出了与比亚迪电池合作的传闻。此次理想领投欣旺达,双方的项目合作也可能正在路上。

同样,蔚来汽车的独家电池供应商也是宁德时代,不过蔚来汽车CEO李斌在去年第三季度财报会议中表示,即便与宁德时代建立独家供应,电池依然是交付量的一个很大约束。

至于小鹏汽车,此前已有消息传出:欣旺达有望成为小鹏汽车即将交付的G9车型的A供,且供应份额超过50%。该车型预计今年第三季度启动交付。

如果能与上述三家造车势力达成合作,于欣旺达的市场份额或是行业地位来说都是一次跃进。

虽然在电池领域,宁德时代的地位仍然不可撼动,但随着腰部玩家比亚迪、中创新航、国轩高科、蜂巢能源、亿纬锂能、欣旺达等玩家的跃进,“一超多强”的局面有望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