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其他 » 为什么说低碳农业赛道最容易出现伟大的公司?

其他

为什么说低碳农业赛道最容易出现伟大的公司?

2022-02-25 其他
说到碳中和,人们总是率先想到能源电力、交通运输、制造、建筑等高碳行业,而农业给人的第一印象则是天然具有“环保”、“生态”的低碳buff。 事实上,农业生产是重要的碳排放源,占到全球人为总排放的18.4%。要想实现……

说到碳中和,人们总是率先想到能源电力、交通运输、制造、建筑等高碳行业,而农业给人的第一印象则是天然具有“环保”、“生态”的低碳buff。

事实上,农业生产是重要的碳排放源,占到全球人为总排放的18.4%。要想实现低碳农业,就得从源头减量和回收利用两头着手,控制经由农业生产相关活动排放进大气中的温室气体。

农业革命以来,我们的粮食需求似乎常常是以牺牲自然生态为代价来满足的。今天,科技开始大范围地参与到环境保护的努力中,在这个过程里,必将涌现一批伟大的公司。

01农业碳排放,超乎你想象

农业算不算“高碳行业”?一组反常识的数据表明,还真是。

据统计,农业,林业和土地利用的碳排放占全球碳排放的18.4%,如果算上整个食品系统((包括制冷,食品加工,包装和运输),全球有26%的温室气体排放来自我们的食物。

为什么说低碳农业赛道最容易出现伟大的公司?

这可能和我们通常印象中“环保”、“自然”的第一产业形象有些差距。不可否认,土壤固碳的确能抵消一部分碳排放,但和真正的自然生态系统相比,农业系统实在不算做出了多大的贡献

原因就在于,自然生态系统中存在着物种多样性,动植物之间能够达成平衡的内循环,而农业则是将土地间的所有资源集中在粮食生产,“杂草”和“害虫”统统都是要消灭的对象,化肥和农药的使用更是加大了对土壤的消耗和破坏。

如果把地球陆地面积中用来种植作物的10%的土地“退耕还林”,那么碳汇效果将不可同日而语。

人们忽略农业也是高碳行业,或许还有另外一个原因,那就是农业确实不怎么排放二氧化碳,但农业却是人类活动造成的非二氧化碳温室气体——甲烷(CH₄)的主要来源。甲烷的威力比二氧化碳还要强,如果按照二氧化碳排放量来换算,那么甲烷就是二氧化碳的28倍。在中国甲烷排放总量中,农业就占到了44%。

甲烷的主要排放源一方面来自动物性食品生产,牲畜的肠道排气是主要元凶。比尔•盖茨曾撰写文章称假如全球养殖的牛组成一个国家,它们将在所有国家碳排放中名列第三,仅次于中国、美国,比世界上所有使用燃油的交通工具的碳排放总和还高。

为什么说低碳农业赛道最容易出现伟大的公司?

另一方面就是水稻种植。由于淹水的稻田下缺少氧气,很多生产甲烷的微生物便得以安营扎寨,稻田排放的80%-90%的甲烷是由它们产生的,大部分甲烷与水一道被植物的根吸收,随后通过茎和叶逃逸到大气中。

因此想要发展低碳经济,就离不开低碳农业的实现。

02低碳农业,从哪儿下手?

减碳这件事,大致可以从两个方向着手,一个是源头减量,另一个是回收利用。

从源头减量来说,要么就是降低农产品生产过程中排放的温室气体,要么就是直接减少对农畜产品的需求。

目前智慧农业正受到国家大力支持。2005年中央“一号文件”首次提出要“加速农业信息化建设”,此后历年“一号文件”均提及农业信息化。就拿去年来说,2021年“一号文件”就提出,发展智慧农业,建立农业农村大数据体系,推动新一代信息技术与农业生产经营深度融合。

简单来说,智慧农业就是利用大数据、云计算、AI等数字科技,将传统农业“靠天靠地靠简单劳动投入”的落后生产模式转变为“可感知、可控制、可预测”的智能化生产模式,从而实现精准、高效、低碳的效果

为什么说低碳农业赛道最容易出现伟大的公司?

一旦对设施大棚、农田、畜禽圈舍和农业机械等进行数字化改造,帮助农业生产者实时动态地获取生产信息、精准投放生产要素,就能大幅提高农产品的生产效率和质量,减少农药化肥的使用,这样既避免了资源浪费,也降低了土壤污染和温室气体排放。

而说到直接减少对农畜产品需求的办法,可以从近两年大火的消费赛道——植物肉中窥探一二。植物肉通过植物性蛋白加工、调味后模拟出传统肉类食品的营养结构、形态和口味体验,降低了人类对传统肉制品的依赖,因而也就减少了土地使用、用水和温室气体排放

从回收利用角度来讲,可以从生物质能源的循环利用和富碳农业两方面着手。

为什么说低碳农业赛道最容易出现伟大的公司?

受生产、生活方式的影响,我国的秸秆回收利用率低,有相当大的一部分秸秆以废弃或者焚烧的形式被处理,造成大量温室气体的排放和资源浪费。2020年中国秸秆产量达到8亿吨左右,如果能将秸秆转化为燃料、燃气来替代传统能源,不仅能减少碳排放,还能缓解我国的能源短缺问题,可谓一举两得。

富碳农业则是将工业或者其他部门生产所造成的二氧化碳排放进行收集,将其作为碳肥用于农作物,同时实现提高作物产量和减少向大气排放二氧化碳的效果。这就涉及到碳捕集、利用与封存技术(CCUS),目前我国CCUS技术在生物利用方面大致处于中试阶段。

03农业碳中和,哪里存在好生意?

说了这么多,哪些领域是才是投资逻辑顺溜的好生意呢?

由于中国资本市场在投资上习惯先看看国外在发生什么,我们先来看看国外的农业科技公司都在做啥。

  • 垂直农业

垂直农业这一词汇最早由哥大教授Dickson Despommier提出,他的设想是采用无土栽培的方式,在室内采用多层结构生产,实现资源循环利用的同时也减少环境污染。

Infarm、Square Roots和Plenty或许是这类项目中最令人瞩目的几家公司。

为什么说低碳农业赛道最容易出现伟大的公司?

来源:TechCrunch

去年12月,Infarm刚完成2亿美元的D轮融资。通过使用温室模块,Infarm开发出来的室内垂直农业系统能在超市和餐厅等场景下种植植物,消费者可以自行采摘草药和蔬菜。这种方式与传统土壤种植相比少占99.5%的空间,少用水95%,运输减少90%,而且不需要任何的化学农药,90%的用电都是来源于可再生能源。在最新一轮融资后,Infarm的估值远超10亿美元并成为欧洲第一家垂直农业独角兽公司。

Square Roots利用集装箱在城市中打造可持续的、分布式的、有弹性的食物系统。其创始人正是埃隆•马斯克的弟弟Kimbal Musk,最新融资进展是21年完成的2500万美元B轮融资。而赫赫有名的Plenty则是因为孙正义在初次见面后就为其砸下2亿美元而名声大噪。

  • FaaS

FaaS顾名思义就是农业即服务,一般可分为数据驱动的农场管理决策软件、管理物资和存货等生产过程的软件,以及将生产者、消费者、采购商等多环相连接的市场服务类平台三大类。

刚完成1.亿美元C轮融资的Green Labs提供利用人工智能收集可靠数据的应用程序“Farm Morning”,可以让50多万名农民了解农作物的生命周期,同时面向1万多家企业买家提供一个B2B生鲜市场“Sinsun Market”。据悉,Green Labs的投资前估值约为7亿美元,其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Charlie Sanghoon Shin也在本轮融资中表示,将在成立后5年内成为独角兽企业。

为什么说低碳农业赛道最容易出现伟大的公司?

来源:Green Labs官网

加拿大农业大数据公司Semios也是一家提供农作物种植与管理解决方案的公司,在20年筹集7500万美元融资,主要通过专有的模型结合实时收集的气候、土壤和植物数据,为农业实践提供指导。

目前,垂直农场和FaaS在国内的发展都还处于早期阶段。但综合来看,智慧农业有着极大概率成为下一条热门赛道,原因有2点:

  • 消费、科技、TMT等“传统”热门赛道红利逐渐消失,好的投资标的普遍稀缺,而农业尚且还处于蓝海市场。

  • 双减之后,国家政策导向对资本市场的影响提升,投资机构将更加倾向不容易“行差踏错”的赛道。

不难预见,处于碳中和、数字经济、共同富裕的交叉点,农业科技赛道受到大环境利好助攻,未来会吸引大量资本布局。

虽然潜力无限,但在真正落地时,农业科技公司还需要克服不少挑战。

首当其冲的就是行业规模集中度低的问题。“大国小农”是我国基本国情,全国小农户数量占到农业经营主体98%以上,小农户经营耕地面积占总耕地面积的70%,因此农业产业智能化的演进方式更多只能以单点技术在细分领域进化突破。

其次农业商业化程度低,商业模式普遍落后,农业生产者对新技术新模式的应用能力相对较差,高学历、高技术能力的科技创业者需克服“气场不和”以及技术门槛过高导致农户接受意愿低的问题。

最后是周期长的问题。农业数字化需要多学科(数学、生物、气象、地理等)Know how,且农业大数据积累薄弱,研发和生产周期都较长,生产经营绩效具有更大不确定性,一定程度上面临更大的投入风险。

不过,伟大事业的第一步,总是困难的。农业革命发生后的一万多年来,人类终于学会了喂饱自己的同时不再对地球予取予求,环境保护和低碳发展也不在停留于公益口号和环保组织的呼吁层面,科技和商业的力量将以一种更快速、广泛、有效的方式推动世界成为一个更好的家园。

为这一愿景做出努力的公司,就是当之无愧的“伟大的公司”。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元一资本”(ID:yonecapital),作者:专注企业服务赛道,经授权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