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Markets » 天津狗不理包子,要卖咖啡了

Markets

天津狗不理包子,要卖咖啡了

2022-02-25 Markets
你没看错,包子店也要卖咖啡了。 两天前,一家名为高乐雅咖啡食品(天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高乐雅)正式成立,法定代表人系狗不理集团董事长张彦森,经营范围包含了食品销售(仅销售预包装食品)、餐饮管理等……

你没看错,包子店也要卖咖啡了。

两天前,一家名为高乐雅咖啡食品(天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高乐雅)正式成立,法定代表人系狗不理集团董事长张彦森,经营范围包含了食品销售(仅销售预包装食品)、餐饮管理等。而穿透股权图谱,该公司的全资控股方正是老字号——天津狗不理食品股份有限公司。

事实上,狗不理与高乐雅的渊源早从2014年就已经开始。那一年,狗不理斥资3000万元拿下澳洲第一大咖啡连锁品牌——高乐雅在中国的永久使用权,并在天津开出了第一家高乐雅咖啡馆。在随后的多年里,百年历史的狗不理在时代的滚轮中渐渐失去地位,它亲手买下的高乐雅咖啡在中国也未见起色,至今仅开出20来家门店。

这一次正儿八经成立咖啡公司,狗不理掌门人张彦森似运筹帷幄,他的意图鲜明:加入时下最流行的咖啡热潮,分得一杯羹的同时反哺“老字号”。但在已经眼花缭乱的咖啡大战中,大众几近陌生的高乐雅能有多少胜算,还是一个问号。

天津狗不理包子,要卖咖啡了

卖包子的狗不理,进军咖啡界,8年前就已经布局

中国邮政刚刚开出第一家咖啡店,卖包子的狗不理也来了。

时间回到2014年年底,在坊间传闻“狗不理即将收购美国连锁咖啡企业”达到高潮时,天津狗不理集团官宣了与总部位于澳大利亚的高乐雅咖啡的一项交易:狗不理集团旗下的全资子公司天津森永泰餐饮有限公司与高乐雅签下知识产权许可协议,成为后者在中国唯一永久的品牌使用者。

这是一场历时两年的艰苦谈判。据当时的报道称,狗不理团队于2012年与高乐雅搭上线,随后的两年接触中,狗不理团队往返澳洲十余次,过程中一度5次中断谈判,历经变故最终以3000万元的价格完成了这一笔交易。

苦追两年,高乐雅有何来头?公开资料显示,高乐雅咖啡创始人葛莱丽金来自美国芝加哥,因从小家境贫寒,打小受到的教育理念便是“人生在世,干不成一番事业还不如不活”。1979年,她在机缘巧合之下接触到咖啡,一番钻研后在澳大利亚创建了自己的咖啡品牌——高乐雅。多年后,高乐雅挤垮星巴克,成为澳大利亚最大的咖啡连锁品牌,也是全球五大连锁咖啡品牌之一,其门店开遍了包括非洲、亚洲、欧洲、北美、南美和大洋洲在内6大洲的42个国家和地区。

接下高乐雅在中国的特许经营权、烘焙权和国际商标权,狗不理很快就在大本营天津开设了第一家咖啡门店,同时开设了加盟特权,加速布局咖啡业务。卖包子的开始做咖啡,还挺进了北京,这在当时引发了一阵轰动。狗不理掌门人十分兴奋:“我国咖啡消费市场每年增长15%左右,远远高于国际市场每年2%的增长速度。”言语之间都是对中国咖啡前景的期待。为此他设下KPI:一年内开设20家高乐雅咖啡店,五年开出200家连锁门店。

彼时中国咖啡市场尚且冷清,高乐雅有着十足的先发优势。但伴随着“搅局者”瑞幸的诞生,高乐雅的生意日渐惨淡,门店开了又关,在圈子里的存在感微乎其微。强烈对比之下,高乐雅曾自称,其咖啡的经营理念与瑞幸不同,“瑞幸是资本运作,开的多关的也多。我们不着急扩张那么多家店,我们狗不理是一个国民品牌,要做得长久。”

时至今日,狗不理的咖啡梦想计划依然未能实现。投资界从高乐雅咖啡官方微信公众号获悉,进军中国7、8年,高乐雅仅开出了20来家门店,其中天津9家、北京1家、上海3家、武汉2家、广东1家、成都2家,还有贵州、河北、新疆共3家。

而在高乐雅起起伏伏的这8年间,中国咖啡江湖风起云涌,一幕幕魔幻故事上演:瑞幸创造了中国咖啡神话,主打几平米咖啡店Manner传闻单店估值超过1500万美元(近1亿人民币),M Stand估值40亿元,连精品速溶咖啡品牌三顿半的估值也轻松过了45亿元。

这里挤满了投资人和创业者,所有人都在寻找和创造属于中国自己的星巴克,而这个曾经“打败”澳洲星巴克的高乐雅却门前冷清,对于这一品牌,大家都还十分陌生。

落寞一幕:百年老字号,渐渐被时代遗忘

狗不理正式成立咖啡公司的背后,是这家百年老字号走下神坛的心酸往事。

先从掌门人张彦森讲起。1959年,张彦森出生在“杂技之乡”河北吴桥的一户农民家庭,自幼习艺,11岁来到天津,后曾在天津杂技团工作。90年代,下海经商潮滚滚而来,时年快40的张彦森也成为其中一员,先是做出租车生意,后来成立了天津同仁堂,大获成功。

这期间,起源于1858年的天津百年老字号——狗不理包子在千禧之年那届春晚冯巩和郭冬临的相声中走红,狗不理包子的名号开始在全国传了开来,成为天津平民美食的代表。资料显示,2005年之前,狗不理集团是天津国企,资产隶属于天津和平区政府。2003-2004年间,狗不理集团酝酿改制,决定公开转让整体资产以及参控股公司所持股权。

张彦森就在此时出现,2005年2月在天津市产权交易中心,他率队同仁堂斥资1.06亿元拿下狗不理的国有资产产权,正式成为这家百年老字号的新掌门人。也就是说,2000年之后,张彦森陆续接手了三家老字号:天津同仁堂、宏仁堂、狗不理。

易主之后的狗不理进行了一系列改革和转型,门店开始大幅收缩,不再进行新的加盟业务,并转型通过网络渠道售卖速冻食品。新老板张彦森则谋划着狗不理的IPO,在经历了2012年和2014年的意外折戟后,他如愿在2015年敲响了新三板的IPO钟锣。然而5年后,狗不理业务遭遇滑铁卢,中国包子之王的盛名不再,在2020年5月疫情的阴影下黯然退市。

2021年初,张彦森曾向媒体这样总结道:“2020年对于我们这种老字号餐饮企业是一次洗礼。”但很快他又关闭了狗不理在北京的最后一家门店,退守天津。经历了“差评”风波和线下店的萎靡不振,昔日高光的百年老字号逐渐在这日新月异的新消费时代被遗忘,令人唏嘘不已。

“做老品牌,不做老企业,做久不图快,做强不图大。”这是张彦森常常提起的话。只是在今天这般群雄逐鹿的咖啡江湖,他所率队的高乐雅咖啡想要掀起一番风浪,恐怕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野性消费吧”(ID:pelink),作者:方圆,经授权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