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其他 » 马斯克Neuralink被曝“虐杀实验猴”,140万元美金项目遭谴责

其他

马斯克Neuralink被曝“虐杀实验猴”,140万元美金项目遭谴责

2022-02-25 其他
2021 年 4 月,马斯克公布了一段猴子用意念玩乒乓球游戏的视频,一时间为他旗下的脑机接口公司 Neuralink 赚足了眼球。然而最近,这些被用来做脑机接口实验的猴子的经历,引发了外媒的大讨论。 美国时间 2 月 10 ……

2021 年 4 月,马斯克公布了一段猴子用意念玩乒乓球游戏的视频,一时间为他旗下的脑机接口公司 Neuralink 赚足了眼球。然而最近,这些被用来做脑机接口实验的猴子的经历,引发了外媒的大讨论。

美国时间 2 月 10 日,拥有 1.7 万成员的非营利组织“负责任药物医师委员会”(Physicians Committee for Responsible Medicine,PCRM),正式向美国农业部动植物卫生检验局(USDA/APHIS/Animal Care)提出行政诉讼,称 Neuralink 和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UC Davis)在“恒河猴大规模脑机接口开发”(Development of a Large-Scale Brain-Machine Interface in Rhesus Macaques)项目中违反美国联邦《动物福利法》(Animal Welfare Act),导致23只实验恒河猴中的 15 只在备受折磨后死亡。

马斯克Neuralink被曝“虐杀实验猴”,140万元美金项目遭谴责

图 | 行政诉讼文件首页(来源:PCRM)

这份长达 716 页的法律文件包含了 Neuralink 和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双方所签订的商业合同,费用明细以及所有猴子的兽医检查和尸检报告。

从 2017 年到 2020 年,Neuralink 陆续向位于戴维斯校园内的“加州国家灵长类动物研究中心”(California National Primate Research Center,CNPRC) 提供了约 140 万美元,目的是要将一个“大约 25 美分硬币大小”的植入物固定在猕猴的头骨上。经进一步查证,CNPRC 是一家由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资助的国家级研究机构。

马斯克Neuralink被曝“虐杀实验猴”,140万元美金项目遭谴责

图 | 关于 CNPRC 的介绍(来源:NIH 官网)

对 Neuralink 来说,这是一个有着明确回报的投资项目。

双方在 2017 年 6 月至 2018 年 6 月的协议中写道,Neuralink 分三次向 CNPRC 提供 79.6 万美元。作为交换,Neuralink 将可以接触到 CNPRC 的技术人员(出场费按标准收取),也可以将自己的员工和合同商带到 CNPRC 使用其设备。

马斯克Neuralink被曝“虐杀实验猴”,140万元美金项目遭谴责

图 | Neuralink 在 2017-2018 年度向 CNPRC 支付的费用(来源:双方签订的合同)

作为国家级的研究机构,CNPRC 应该有着完善的实验流程和标准。但 PCRM 获取的记录却显示,参与实验的恒河猴遭到了囚禁,虐待,和非“猴”的待遇。它们大多因开颅手术而引发了全身感染,遭受到极度痛苦。作为回复,Neuralink 承认对 8 只实验用猴实施了安乐死,但主要原因是同伴之间的冲突, 植入物及设备故障、医疗器械风险、BioGlue 生物胶水产生并发症等。Neuralink 还强调,自己 “绝对致力于以最人道和最道德的方式对动物进行实验。”

戴维斯分校发言人则指出,该校与 Neuralink 的合作关系已于 2020 年结束。他补充说,戴维斯分校的实验动物照护和使用委员会“详尽审查并批准”了 Neuralink 合作项目的研究方案。

Neuralink 实验猴子的死亡之路

记录显示,名为“动物 6 号”的恒河猴享年 6 岁,它在 2018 年 10 月 10 日接受了高侵入性的开颅手术,头骨上被钻了一个孔。

之后机器人在它的大脑内植入了电极,并“用钛螺钉将植入物固定在了猴子的头骨上”。2 个月后,这只猴子头部植入部位发生严重感染,实验室工作人员不得不频繁清洁植入电极,包括用“大量”抗生素冲洗。在电极“边缘很锋利”的地方,猴子的脑部正在被腐蚀。有时,工作人员观察到电极周围感染区域产生了“大量分泌物”。2019 年 1 月 14 日,电极“透过皮肤边缘显露出来”,而且是血淋淋的,部分原因是这只猴子正在试图把自己脑子里的异物“摘”出来。两天后,工作人员对“动物 6 号”实施了安乐死。

马斯克Neuralink被曝“虐杀实验猴”,140万元美金项目遭谴责

图 | 恒河猴(来源:PCRM)

名为“动物 11 号”的恒河猴享年 11 岁。2018 年 12 月 3 日,研究人员对它进行了开颅手术并将植入电极放入大脑内。事实上早在 10 月,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的工作人员就发现这只猴子很可能因为自残而“双手、右脚都少了几个手指”。

然而这并未妨碍实验的进行。2018 年 12 月 18 日,工作人员在观察到电极周围“皮肤被侵蚀”后,决定对这只猴子“预防性或保守性地开始[抗生素治疗]”。在接下来的数月里,这只恒河猴的头部一直有一个血淋淋的、被感染的伤口。2019 年 3 月 15 日,这只恒河猴抱着残缺的身体和“血淋淋的头部…”被实施了“终结程序”。

名为“动物 21 号”的恒河猴享年 7 岁。2018 年 9 月 10 日,它接受了“电极插入存活”(electrode insertion survivability)程序,同样是由机器人实施的手术。在接下来的两天里,人们观察到这只猴子反复呕吐、喘息,而且“与环境/观察者的互动很少”。9 月 13 日,动物护理人员观察到这只动物脸色苍白,植入物排出黄色分泌物,笼子里有呕吐物。记录写道,这只猴子“似乎是因为精疲力竭而昏倒了。”

在被实施了安乐死之后,病理学家对“动物 21 号”进行了尸检,结果发现脑出血和因反复呕吐引起的“急性食道溃疡…”。最重要的是实验中使用的“Bioglue生物胶覆盖并压迫了左侧大脑的一大片区域”, 从而发生了“急性神经元坏死”。

马斯克Neuralink被曝“虐杀实验猴”,140万元美金项目遭谴责

图 | 某只猴子的尸检报告,上面写着 DEAD(来源:PCRM)

由 CryoLife 公司生产的商用医药产品 Bioglue 推出于 1998 年,并在 2001 年获得了 FDA 的批准。在过去的 15 年里,BioGlue 被称为是全球心血管手术中使用最多的头号粘合剂。但 PCRM 对 Bioglue 的使用提出了质疑。他们认为这种胶水没有在最初方案中被批准,因此是对实验程序的严重背离。2019 年 8 月 19 日,正在给“动物 8 号”实施开颅手术的首席外科医生“担心两个电极之间有空隙,便用 BioGlue 来填补。”后来尸检显示,这只猴子的大脑表面有大量的 BioGlue 生物胶。

“动物 6 号”,“动物 8 号”,“动物 11 号”和“动物 21 号”的经历不是特例。

PCRM 在报告中一共详细阐述了 8 只恒河猴的死亡遭遇。鉴于这些详实的证据,PCRM 认为 Neuralink 和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违反了美国联邦动物福利法(Animal Welfare Act,AWA)里的九项条款,包括未能主动减少动物痛苦、没有接受兽医指导使用麻醉剂、未能每天对动物进行观察,配备兽医等。

让子弹飞一会儿

话说 PCRM 到底是怎么拿到如此多的实验记录的呢?

2021 年时,马斯克在公布了猴子玩乒乓球游戏的视频后引来了大量关注,其中就包括了动物保护组织 PCRM。去年 5 月,PCRM 在加州高等法院对戴维斯分校发起诉讼,指控该校拒绝提供与Neuralink研究相关的动物照护记录,违反了《加州公共记录法案》(The California Public Records Act ,CPRA)。因此,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才不得不提供了将近 700 页的详尽记录。

马斯克Neuralink被曝“虐杀实验猴”,140万元美金项目遭谴责

图 |《加州公共记录法案》(来源:加州总检察长办公室)

然而故事还没有结束。PCRM 声称,戴维斯分校应该还存有猴子的视频、照片和身份编号。于是在 2 月 10 日,PCRM 已经向 Yolo 高级法院( Yolo County Superior Court)提起了第二起公共记录诉讼,要求该大学公布实验中恒河猴的视频和照片。根据《加州公共记录法案》,公民有权申请查阅和公开“州政府或地方机构准备,拥有,使用或保留的与公共业务相关的任何信息,不论其形式或特征如何。”

事实上,早在 2002 年 3 月,来自布朗大学的神经学家们就已经能够成功地让猴子在电脑屏幕上移动光标了。和 Neuralink 的实验一样,他们也使用了植入电极来解码猴子运动皮层中几十个神经元的活动,但在时间上却比 Neuralink 早了将近 20 年。

马斯克Neuralink被曝“虐杀实验猴”,140万元美金项目遭谴责

图 | 猴子移动光标论文(来源:NLM)

如果说这次的虐猴风波引起了人们对于动物实验和动物权益的大讨论的的话,那么讨论的前提和基础应该是与人类健康直接相关的科学实验。

但如今很多情况下,商业利益和科学进步的界限已经被模糊。作为国家级实验机构,CNPRC 所涉及的并不是“是否应该用恒河猴实验”的问题,而是如何遵守行业规范和联邦法律,在专业领域内做到尽可能完善的问题。

针对这一事件,目前 Neuralink 已经在其官方博客进行回应,文章中,Neuralink 一开头就表示:“这些指控来自反对在研究中使用任何动物的人。目前,所有新型医疗设备和治疗方法都必须先在动物身上进行测试,然后才能在人体中进行伦理试验。Neuralink 在这方面并不是特例。在 Neuralink,我们绝对致力于以尽可能人道和道德的方式与动物合作

”Neuralink 称,“我们也期待有一天,医学研究不再需要动物”。

但在那之前,我们能做的还有很多很多。

参考文献:

https://www.dropbox.com/s/kbwap1dj4e51mfe/2022-02-10%20PCRM%20USDA%20Complaint%20Re%20UC%20Davis%20and%20Neuralink%20%28with%20exhibits%29.pdf?dl=0

https://orip.nih.gov/resource-directory/california-national-primate-research-center

https://neuralink.com/blog/animal-welfare/

BioGlue Surgical Adhesive

https://www.oag.ca.gov/sites/all/files/agweb/pdfs/publications/summary_public_records_act.pdf https://pubmed.ncbi.nlm.nih.gov/11894084/#affiliation-1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学术头条”(ID:SciTouTiao),作者:刘芳,经授权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