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职场 » 36氪独家 | 百度多个业务线人员精简,涉及核心技术部门

职场

36氪独家 | 百度多个业务线人员精简,涉及核心技术部门

2022-02-25 职场
作者 | 王与桐 编辑 | 杨轩 从百度各部门多位员工处获悉,进入2022年1月,百度AIG(ACG、TPG、INF)、MEG等多条业务线正在进行人员精简。本次减员涉及百度多个部门,各部门认领减员KPI。 结合百度离职员工描述和脉……

作者 | 王与桐

编辑 | 杨轩

从百度各部门多位员工处获悉,进入2022年1月,百度AIG(ACG、TPG、INF)、MEG等多条业务线正在进行人员精简。本次减员涉及百度多个部门,各部门认领减员KPI。

结合百度离职员工描述和脉脉上公开消息,第二轮减员开始于2022年1月,本轮人员精简,百度多个部门在进行裁撤之列。根据一些员工的估计,自己部门减员比例在10%~15%,基层员工、中层、高层都有涉及。

百度回应,百度并没有进行“裁员”:“正如其他大厂,我们在年后会进行员工的绩效优化。优化人数没有10%。”至于具体“绩效优化”的比例,百度没有给出回应。

此前,新浪曾报道,百度第一轮裁员从在2021年12月开始:MEG(移动生态事业群)总体裁员比例在50%;游戏部门300多人几乎全部被裁,直播业务被裁员90%;教育等业务也有裁员,具体比例不详。百度副总裁、移动生态用户增长部总负责人、互动文娱平台总负责人曹晓冬的确要从百度离开。曹晓冬是百度的老兵,今年2月百度在完成对YY总计36亿美元的的收购后,他被任命为YY的负责人。

而此次,“裁员”消息最初由TPG的INF部门即百度基础架构部传出。多名百度员工对证实,该部门某员工被裁,不满百度“不给N+1”的方案,将谈判录音发进INF的部门大群中,大群被紧急解散。有TPG技术中台群组被裁员工告诉,该部门减员比例10%左右,给员工两个选择,要么2月底离职,赔偿N,要么3月底离职,无赔偿。

与此同时,多位百度员工表示,AIG人工智能部正在进行10%~15%的减员。其中,ACG百度智能云事业群也在进行人员精简,有百度员工表示:“ACG只是极个别私有化(云)业务、看不到营收希望的砍了,还有例行优化”,意味着并不是大规模裁撤。据百度第三季度财报,百度智能云三季度营收同比增长73%。

有MEG员工告知,2月,MEG事业群正在开启第二轮人员精简。脉脉上,有人提出本次MEG减员比例为10%。

目前IDG智能驾驶事业群组尚未有减员消息,但有员工对称,在2022年将有商业化目标。新浪曾报道称,早在去年12月之前,百度智能驾驶事业群就发生组织架构及高层人事变动,相关业务部员工与资产已陆续由百度集团相关主体公司,转入百度全资子公司。其中,一些商业化部门开始需要制定并完成年度营收指标。

多位百度离职员工提到,百度某些部门行动速度很快,上午通知,下午的部门会议就不允许参加。脉脉上有人发帖称,刚被通知被裁,如流(百度内部协作软件)就无法使用。

多位被裁员工对表示,百度本次裁员,部分部门给N补偿,也有部门直接表示不赔偿,同时存在股票清零的情况。一名INF员工表示:“HR策略不断变。”

究竟是“裁员”还是“正常淘汰绩效不佳员工”,目前似乎存在较大争议。一名AIG的员工告诉,他于2020年入职,以往的OKR绩效是基本满意,即中等,下面还有两个等级,并且在入职的一年半内没有出现工作失误。他认为他不应该被评为最差,并被要求自主离开、不给单方(单方指公司单方面解除劳动关系书,被视为“裁员”的标志)。在交涉了四轮后,因为不是“被裁”,百度依旧不愿意给他赔偿。

而针对百度给出的“正常比例的PIP”的说法(PIP即“绩效改进计划”),该员工给出了一段他和MEG某员工的聊天记录,其中显示,该部门10人被劝退3人,另一个部门30人劝退4人,比例高于10%。

一名TPG的员工,被问及绩效达标与否如何评判时,答道:“经理说法就是部门有指标,公司裁员。”

2021年12月,百度通知本年度年终奖延迟至3月发放,将在过年时发0.5个月的工资作为奖金。几位员工认为,这是百度“逼迫”员工走人的方式,如果此时离职,就能拿到N,拿不到年终奖;如果要“耗”,就会被绩效判定最差,拿不到年终奖。一般而言,百度是合同中的年终奖是4个月工资。对此,百度方面回应:“年终奖是按照公司经营情况和个人绩效情况发布的,合同里都有写。发年终奖的时候肯定每个人情况都不一样。”

在一个共计两千人的百度裁员QQ群内发现,有人称,其所在部门HR私自登录员工ERP系统,提交离职申请,员工两周后才发现。脉脉上有员工整理,这种情况出现在两类人身上:第一类是,协商一致了终于准备提系统的时候发现已经被发起,并被多轮审批过;另一类是,一直没有协商一致,但是发现被提自动离职了,目前这类人群中个别员工的应对方案是给HR BP发邮件抗议,中止离职进程。

对此,百度方面的回复是:“员工的系统都是自己设置密码的,HR没有那个权限和能力。”

一名MEG员工给提供了一个视频,视频显示,在该员工尚未给单方签字的情况下,百度向该员工邮箱发送一段链接,打开链接,没有任何告知,就显示该员工完成了签字。

TPG的一位员工告诉,根据他的观察,身边有走劳动仲裁的人,能拿到N+3的赔偿;如果不走劳动仲裁,很难拿到应有的N+1赔偿。另一位AIG员工告诉:“这种事都是靠自己仲裁的,现在都是按闹分配。”

不少百度员工认为,百度的本次多部门减员,或与百度在今年2月完成了对YY的收购有关:该笔收购花费36亿美元,“大耗气血”。2月8日晚间,欢聚发布公告称,其 YY Live 业务出售给百度公司的交易已基本完成。自去年正式成立短视频业务部,到收购YY完成,标志着百度内容生态在短视频、直播领域的补齐。

自去年年末开始,传出“裁员”消息的并非百度一家,爱奇艺、滴滴、快手等互联网公司都曾传出裁员消息。从多家上市互联网公司财报来看,广告收入从过去动辄两位数的增速,去年第三、四季度增速明显下滑至个位数。例如在2021年三季度:

阿里巴巴的客户管理收入(主要为广告费和佣金)增速仅为3%;

腾讯的广告收入同比增长为5%;

百度的搜索与信息流广告收入增速也下滑至6%,总收入为195亿元(30.02亿美元),

而百度的主要营收来源就是广告,百度Q3整体营收为319亿元,净利润为50.9亿元,在线营收收入共197亿元,占百度总收入的61%,占百度核心(除去爱奇艺)收入的79%。

独家 | 百度多个业务线人员精简,涉及核心技术部门

图片来源网络

从图中可以看出,2020年Q3百度、腾讯、阿里、拼多多的广告收入增速都还维持在10%以上。而2021年Q3,广告增速集体放缓,据第三方机构QuestMobile的统计,中国互联网广告市场Q3的规模为1582亿元,同比增速仅9.2%。

在这个特殊时期,百度更换了CFO。2021年11月1日,百度发布公告宣布任命罗戎为集团公司首席财务官(CFO),据悉罗戎将全面领导百度的财务体系管理工作,向CEO李彦宏汇报。前任CFO余正钧将轮岗,担任集团公司首席战略官(CSO)。公告介绍,罗戎自2014年11月起担任好未来CFO,现离开加入百度。

对许多百度员工来说,这可能是一个艰难的春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