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职场 » “血奴”阴影下,互联网招聘还有哪些坑?

职场

“血奴”阴影下,互联网招聘还有哪些坑?

2022-02-25 职场
互联网招聘平台的“病根”在哪? 中国男子李亚明(化名)在轻信招聘网站虚假招工广告后,被诈骗集团胁迫偷渡至柬埔寨,并惨遭拘禁、转卖、抽血的新闻近来引发社会热议。 “极目新闻”等媒体也报道称,自2020年以来,陆……

互联网招聘平台的“病根”在哪?

中国男子李亚明(化名)在轻信招聘网站虚假招工广告后,被诈骗集团胁迫偷渡至柬埔寨,并惨遭拘禁、转卖、抽血的新闻近来引发社会热议。

“极目新闻”等媒体也报道称,自2020年以来,陆续有多名中国人赴柬埔寨金边、西哈努克港(西港)从事诈骗工作,后来因与公司有争议而被限制自由、电击、毒打及绑架勒索等。李亚明的遭遇只是冰山一角。

凤凰网援引柬埔寨血奴救助事件的中柬义工队队长陈宝荣的消息称,柬埔寨确实存在暗网人口交易。“中国人被明码标价,以1.5-3万美元售卖”。而李亚明透露其被转卖三次,最后一次被转卖的价格是18500美元。

被转卖还只是惨剧的一方面,因抵制分配的诈骗任务,无法被榨出钱来,李亚明最终被当成“血奴”。据李亚明介绍,因其为特殊的RhO型,于2021年8月起,每隔一个半月被抽一次血,每次抽血1500毫升,共计被抽血7次

不幸中的万幸是,经内部人士搭救,该男子已经脱离魔抓,并于2月12日在中柬第一医院接受抢救,目前已度过危险期。对此,中央政法委官方微信公号“中央政法委长安剑”就表示:“哪怕本案热度渐退,中国执法司法机关依然会用细致查办、依法严惩为受害者讨回公道。”

血奴事件的舆论发酵后,涉事网站58同城成为众矢之的。

58同城对外表示,对于受害者的遭遇深表同情,同时紧急沟通到相关部门,了解到该案件正在持续调查,目前尚未确定受害者是在58同城查看到的招聘信息,58同城也未查到对应企业发布的招聘信息。

但这一声明似乎并没有消除外界的质疑,招聘网站的漏洞其实由来已久。

不止一次出现问题

截至2022年2月22日,黑猫投诉上关于58同城的投诉量达9660件。而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以“58同城、诈骗”为关键词搜索,也可检索到3886篇文书,有些案件的涉案规模高达百万

与“血奴案”类似,2018年,58同城也被曝出一起匪夷所思的“人体运毒案”。

《中国青年报》报道,生于1994年的小伟,在58同城看到一份“工作地点在云南昆明、保底8000元、包吃住不拖欠工资”的工作,面试后,小伟才知道,该工作是通过人体将缅甸的毒品运至国内。不过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最终,参与运毒的小伟被判刑15年。

耐人寻味的是,58同城的诞生,恰恰起源于“反欺诈”。

2020年,接受人民网采访时,58同城CEO姚劲波曾透露,“2000年,作为万千北漂中的一员,我第一次租房子就遇到了套路满满的黑中介,1200元中介费和中介一同消失”,因而产生了“做一个值得信赖的信息服务平台的想法。”

作为一家靠信息费和会员费存活的平台,高流量和信息的丰富度就成了58同城能否运转的双轮驱动器。58同城美股退市前最后一份年报——2019年财报显示,58同城的营收主要由会员费、网络营销服务、电子商务服务以及其他收入四部分构成,其中会员费和网络营销服务的营收分别为44.71亿元和101.58亿元,占总营收的29.7%和65.2%,二者合计占总营收的94.9%。

“为了吸引流量,58同城需要提升信息的丰富度”,行业分析人士认为,在“劣币驱逐良币”的影响下,58同城内的虚假信息也变得愈发泛滥。

“血奴”阴影下,互联网招聘还有哪些坑?

“血奴”阴影下,互联网招聘还有哪些坑?

图源:新浪科技

新浪科技此前采访58 同城员工,对方透露有人奉劝姚劲波改变商业模式,减少虚假信息,但姚劲波却拒绝此提议,因为他认为即使因为虚假信息被处罚, 58同城也能保证利润,然而一旦严打,则可能会导致 58 利润下滑。但该说法未经过官方证实。

互联网招聘的通病

事实上,58同城的虚假信息问题并不是个例,几乎是整个互联网招聘行业的通病。

2017年,东北大学毕业生李文星通过某招聘App拿到了科蓝公司的offer,随后独自去公司报到。然而多次失联后,“李文星的尸体在天津市静海区G104国道旁水坑里被发现。”

案发后,天津市静海区公安分局经过周密地调查对外表示,李文星极有可能被“误入传销组织”,并依法控制相关人员。

“血奴”阴影下,互联网招聘还有哪些坑?

“血奴”阴影下,互联网招聘还有哪些坑?

图源:观察者网

李文星事件后,招聘网站乱象被大批揭露。如赶集网被指出现大量认证为“上海迪士尼乐园”、“川沙游乐园”等企业发布的招聘信息,其中包含众多薪酬与工作不符的虚假职位。有求职者面试后被收取了数百元的费用,但结果高薪职位却并不存在。

“血奴”阴影下,互联网招聘还有哪些坑?

“血奴”阴影下,互联网招聘还有哪些坑?

2021年8月,有媒体报道称,有一女生在智联招聘上找工作时,认识了一个网友,后者屡屡诱导前者进行外汇投资。最终,通过“杀猪盘”的方式,该女生被骗51万元。

“血奴”阴影下,互联网招聘还有哪些坑?

“血奴”阴影下,互联网招聘还有哪些坑?

虚假信息是网络招聘通病,也是求职者的痛点。

2019年,艾媒咨询发布的《中国互联网招聘行业市场研究报告》显示,在使用互联网招聘平台的不良体验中,介意企业信息不真实的用户占比达到了34.8%,位列第一。

行业分析人士指出,归根结底,目前互联网招聘行业存在的主要矛盾,主要还是付费的企业与“白嫖”的用户存在信息不对称的矛盾

一方面,在平台上发布信息的企业称得上是“金主”,如果招聘企业的认证体系愈发严格,那么就会把众多的“金主”拒之门外;另一方面,互联网招聘产品向C端付费就等于把流量送给了竞争对手,而C端增值服务带来的营收占比远远不及企业服务费。

为了在资本市场有一个更为理想的市值,互联网招聘平台在增收和严苛的认证体系下,大多会让天平向前者倾斜,这就会使得在招聘市场中,本身就处于弱势的求职者,在信息方面更加不占优

负面舆情频发,互联网招聘企业不能再一味的以企业的需求为重,更应站在求职者的角度主动检验招聘者的信息真伪。

不过好在,考虑到虚假信息泛滥在长线上终究会伤害到自家平台,互联网招聘企业也在不断地调整自家的业务模式。

比如,2017年发生李文星事件以后,BOSS直聘就发布公开信称,“对于在BOSS直聘平台上被虚假招聘伤害的用户,我们承担法律和道义的责任”,通过“机器+人工”审核严格检验招聘者的身份,并同步建设求职安全中心。

2022年1月,赶集网升级为“赶集直招”,大幅提升招聘者的准入门槛,通过短视频探店、AI 面试间等功能,让求职者全面了解企业环境。

在行业从业者痛定思痛,抬高审核门槛的大背景下,但愿“血奴”事件彻底根治互联网招聘行业的“病根”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野马财经”(ID:YMCJ8686),作者:周戎,经授权发布。